一切,都是 師父的佛力

311強震中,   師父一路保護着我回家

 

(板橋)賴毅

 
旅館老闆說,我們是昨天最後一間房,其他房都沒了,她又說,還好我當下決定住下來,不然那麼冷沒地方住就完了,更神奇的是,旅館附近有個車站,她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個車站今天有運轉,而且可以接到新宿,我們可以回家了。
2013-02-05

     在入門的前一刻,是一個脾氣爆燥、惡習成堆、極端主觀、誰都不相信的無神論者,孤單的活著。

 
    在入門後的當下,入門前的一切,發生了轉變。在我無意識下,靜悄悄的不斷的讓我蛻變。
 
     從前的我,待人處事相當的虛假,總是認為世界上的一切都只是交易,就連真心都可以被衡量。在人與人之間能言善道,自認為是個天才的說客,而慢慢的將一切都物化。對人,我沒有溫度;喜怒只是假裝。從別人的角度來看我自已,我像是個魔鬼。我不會佔人便宜,但一但你有求於我,我會和你交易,並要你把你最在意、重要的事、物作為籌碼。
 
【入門前 - 童年、求學、生活與感情】
    小時候,有一段歲月是跟祖父、母及爸爸的兄弟姐妹同住一起。記憶裡,我經常的聽到大家對我父母的抱怨,也常看到父母無奈的表情;加上,叔叔經常的對我戲虐、嘲罵,時常讓我嚇的大哭、時常流淚,當然,我常常哭到睡著。日子久了,我覺得一切都不會有改變,要改變自已,我的心裡對這個家族產生恨意,淚不流了,笑容也少了,嚴重沒有安全感。透過觀察,我開始懂得如何掌握這些大人的情緒,我開始為自己準備了一系列不屬於我的年紀的東西 – 面具。那年,我7歲。
 
    也因為這樣子的成長背景,讓我從小無論是在求學、交友方面都受到很大的影響。例如,小二開始,我知道怎麼讓人喜歡、及相信,所以我會很自然的做到投其所好,最後大家很喜歡我,但我卻也沒有感到很滿足,只是淡淡的跟自已說,事情就是這樣子,現在是,以後長大也是。
 
    求學的過程中更是辛苦,因為我從頭到尾不知道我自己要什麼,只知道這是我的工作,可以讓我被看到的一件事情,達成了,至少沒人找麻煩,但沒做到,我就有得忙了。成績雖然意外的沒太糟,但是到了國二時候,我發現我沒辦法找到我真的想做的事、我也不知道我在幹麻,成天魂不附體似的,相當的恐慌。而且從小就學會戴面具過日子,突然想拿下來但已深深的跟我的原貌緊連一起。真心,離我好遠。
 
    由於我對家人的恨意、隨著成長,讓我的心有嚴重的不安全感、自卑感、沒自信。17歲的時候,因為我正叛逆的妹妹 – 宛妤師姐的一句:「哥,你抽煙簡直酷斃了」,我把煙拿起來了,之後就再也沒放下過。沒多久,酒也來作伴了,髒話也來增添熱鬧,跑夜店,開始了我荒唐的生活,自我放棄,拒絕面對一切。
 
    感情生活非但沒讓這樣子的我得到滿足,反而讓我很受傷。初戀情人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提分手,原來是有別人,我因此而更受傷,從此不相信愛情。後來交往的女友,都因為我的自私而受傷的很重,我也沒有任何的歉意,因為我怕受傷,所以我不敢付出,如同我小時候,真心對家人,但卻不被重視。當兵的時候,第二天就兵變了。我當下對愛情徹底絕望,整個心已變成非常壯觀的城堡。
 
     退伍後,我告訴我的媽媽 – 秋燕師姐,「我要出國唸書!」原本以為到另一個國度,接觸不一樣的人、事、物,一切都會不一樣,於是我去了美國。但命運還是沒放過我,我在美國仍然沒有改變,反而更加的恐慌、擔心、害怕;考試一直過不了以至於學位拿不到,美國的家中,煙灰缸到處都是、冰箱裡都是啤酒,門口還種有鄰居的「可食用植物」,我在台灣的所有的呈現全部翻成英文版。我好怕面對父母、也不太敢照鏡子,我一直逃避著。當時我也正有一段遠距離的感情,而她陪我走過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轉戾點,也是因為她讓我知道我在無聲無息中變成另一個人,她是我的未婚妻 – 佐藤師姐。
 
【入門】
     99年的暑假,我回來台灣,跟家人聊天的時候,媽媽、妹妹跟我分享她們來到一位師父的座下,這位師父不是一般人…,等等的一連串的神蹟,叫我一定要來。我當下直說不要,你們一定被騙了,我可以幫你們報警,大夥看我聽不進就不聊了。後來媽媽不放棄、妹妹不斷的慫恿下,我答應去參加分享會,其實目的也是拆穿一切假象,因為家裡本來是道教,常常要拜拜,我從小就不愛,覺得會迷戀拜雕像的人智商都很「特殊」,況且我拜了也從來沒應驗過,我根本不信。如果人們口中的「神」我都不信了,怎麼會來信一個「人」。後來為了保護家人,我99年12月在台北南京精舍入門。
 
     入門後的一開始,其實也沒有很依教奉行, 師父給的四個方便法,我沒有很徹底的執行,尤其是禪定,常常幫自己找藉口,就這樣子拖了一年多的時間;一直到有一天,我那有特殊體質的媽媽 – 秋燕師姐告訴我,她差點沒命,因為好幾次半夜裡體溫突然驟降,無論怎麼喝熱水、蓋被子取暖都沒有用,還曾見到疑似小孩的靈來騷擾她,她好幾次都很痛苦,但發不出聲,但她說,她只在心裡想著 師父的樣子,請 師父救助她,幾次半夜失溫的情況都立刻得到好轉,媽媽說她要依教奉行了,過不了多久,媽媽說她很久沒有那麼自在的睡覺了,也沒有靈障來騷擾了、失溫的狀況也沒了、一些身體的病痛也不再有了。聽完她跟我說後,我的心突然一陣酸,突然很怕失去家人、還有我的生命,也突然覺得人很脆弱,我突然有種想跟 師父說聲謝謝的感覺,但又說不出口。在那之後,我開始試著依教奉行。
 
    首先,我的脾氣,本來是全身帶炸藥似的我,竟然讓未婚妻特地打越洋電話來對我說,雖然她不知道我從美國回來台灣的前後發生了什麼事,但她很珍惜現在的我,她覺得很幸福。她已很久不曾為了我的爆躁易怒的個性而感到難過委曲。
 
     其次,是我的工作,後來順利來到一間資產管理顧問公司,工作的過程中竟然能夠好像抽離整個辦公室的高壓、更出奇的得到副總的支持,當下的我整個是受寵若驚,因為我什麼也沒做,只是在工作中想到就觀 師父住位,完全沒有被前輩為難,業績每個月的月初就做完整個月的責任額,甚至讓我輕快的時常等下班,這樣子的情況讓我對 師父啞口無言。
 
    再來是去年311日本地震、核難。地震當下,我人就在日本,跟未婚妻在成田機場一起搭火車準備回東京的路上,車廂在突然的一陣巨晃後停駛,馬上就聽到廣播有地震,我跟未婚妻以為是小地震,但後來慢慢的大到我坐的車廂都感覺的到很大的晃動,她非常緊張、害怕,我也意識到了,嚇到了,但沒有任何的逃生指示,所以我仍待在原地,心中不斷觀 師父住位。大約30分鐘後,電車長透過廣播說可以在原車廂繼續等待,或下車走到上一站去等。我也不知道怎麼了的安定,接下來我的行為都是我自己不能理解的,我拉著未婚妻連行李直接下車,半走半背著她走到下一站。然而,大量的旅客都在等往東京、新宿的車,老婆也著急,但我跟她說跟我走,她說這裡我都沒來過你要去那,我說跟我走就是了,我帶她來到一間餐廳,我似乎不覺得在逃難似的點了一堆,她吃的擔心,我吃的開心。3月的日本還很冷,天不到6點就暗了,我拉著她逃難去。一路上只看路人一直從車站方向跑,救護車、消防車也都來了,我不自覺得帶著她往「反方向」走,走了約40分鐘,來到了一間旅館,我對她說,今晚就住這,她說這裡是小地方萬一災情擴大,我們就回不去了,我只回了她一句「不怕」,就住了。隔天,新聞說昨天的鐵道路線停駛,她直說我真聰明沒有帶她去等車,不然就回不了家了;接著,旅館老闆說,我們是昨天最後一間房,其他房都沒了,她又說,還好我當下決定住下來,不然那麼冷沒地方住就完了,更神奇的是,旅館附近有個車站,她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個車站今天有運轉,而且可以接到新宿,我們可以回家了。我心中不斷的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我很想跟她說這是 師父保護我,因為我有寫請示單,但我想她一定聽不懂,最後放心的回到家裡。在要回台灣的前一天,電視報導說很多機場停飛,成田很多航空都不飛,我的班機並沒有特別說明要不要飛,打去問,竟然跟我說希望我延期,因為照情況看來不飛的機率很高,地震、鐵道癱瘓、天氣不好、計程車都不見的要跑,我跟航空公司的小姐說我考慮,後來來了消息,說會飛,請我準時,但我跟未婚妻說,鐵路不走,我怎麼回去,她就在晚飯新聞的時候看到從某站到某站將會在隔天幾點到幾點的時段中開通,請民眾把握。我就這樣子一路「順利」、「平安」的回到了台灣。沒多久福島核災爆發,我急著去電確認未來岳母、祖母是否安好,沒想到,她們的社區竟然沒有太嚴重的幅射,而且一切安好。未婚妻在東京也是安全無虞。我記得, 師父曾說,只要依教奉行, 師父會將弟子及其家人保護的好好的。我當下明白, 師父是真的!祂沒有騙人!
 
佛弟子賴毅以上心得見證,一切屬實,若有不實我願意負一切責任!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佛弟子 賴毅合十叩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