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引利他真的要快,要時時發出真正希望對方能更好的心

開始懂得謙卑與感恩,真心體會家人的付出,不再惡言相向,懂得愛家人

(台北)陳香君

2020-12-13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感恩 師父讓香君補行無量功德,在此分享來到 師父座下六年半,從試著相信到開悟突破的心得見證。
 
我是陳香君,和大多數人一樣我來自小康家庭,爸爸的工作很辛苦從事金屬拋光,媽媽在生下我之後,就辭去工作成為家庭主婦。從小我的脾氣就很火爆和倔強,國中叛逆時期因為好強,別人罵一句我要回罵三句,養成了滿口髒話的壞習慣。畢業後,爆怒個性也呈現在工作上,記得有次和同事意見不合,立即和經理反應和這位同事合作就像滾在爛泥巴中,拒絕和此同事工作,許多同事都曾因為備感壓力而流淚。不僅如此,連外國人也不放過,出國繼續用英文和外國人吵架,吵架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重點是要吵贏!火爆的情緒,讓家人也遭殃,每次和媽媽一有爭執,都是用互吼對罵的方式結束爭吵,媽媽關心的話語,在我耳裡聽起來都在找麻煩,媽媽常問:「要去哪裡 會回家吃飯嗎?」我總是回答:「煩不煩呀,又不是小孩子」有次爸爸很生氣的說:「讓妳唸到研究所,不是讓妳瞧不起父母,真的白養妳了! 」明明很愛家人,不知為何常用犀利的言語傷害他們。
 
不難發現我長時間都在情緒波動很大的狀態,工作上吵完,回家和家人繼續吵,甚至和高中摯友因為小誤會,就切斷和朋友的聯繫。倔強不認輸的個性,也把自己推向傲慢的高牆,如果認輸了還會氣自己怎麼那麼沒骨氣,絕不許自己再犯。很清楚自己的脾氣愈來愈大,開始想要控制脾氣,沒想到壓抑到最後無法忍受時,就像大海嘯一般,所有人都遭殃,從罵人到摔電話、摔東西、到甩門...我真的不知道究竟要怎麼做,才能不受情緒的擺佈。
 
2014年某天,我和鄰居為了車位起爭執,雙方從樓上罵到樓下,我插著腰手指頭指著對方破口大罵,最後大聲嚷嚷著: 「下次再移動我的車,給我試試看! 」當時我也被自己失控的行為嚇到了,接著傳訊給我的接引人訴苦,她問我: 「要試著來禪行嗎?會更心安心定,脾氣也會變得較溫和。」我想都沒想就答應參加。分享會播放佛曲時,當時不明白為何淚流滿面,開悟後才了解,是靈性等了百千萬劫,在這一天終於遇到 大成就明師。 
 
入門後很認真的安排時間參加禪行活動、每日一禪定,半年後,發現自己竟然不再罵髒話,甚至聽到別人講髒話時還會覺得很不舒服。入門後沒多久同事說我不太一樣,發現我用力掛電話的次數變少,也比較少動怒。同事對我的看法改變,才讓我開始試著相信 師父,相信真正的自己是靈性,而這些影響自己的個性與脾氣,就是我們緊抓不放的業力,讓自己在生活工作中苦不堪言而不自知。聽到同事好奇我的改變,便開始分享禪行,僅僅只是每日一禪定和安排參加禪行活動,就感受到心安心定,接著開口邀約同事,同事竟一口答應,當時真的差點大聲歡呼,體會到只要真心分享,接引真的不難。同事入門後也接引全家人,看到同事一家人在依教奉行的過程中不斷脫胎換骨,真的無比法喜。透過每次分享,漸漸體會到每個人都有說不出的苦,更加明白只有 大成就明師才能真正從根本幫助親友離苦得樂;還是眾生的我們,也因為有 明師,才有可以利益眾生的機會。
 
感恩 師父讓我不再自私,打開慈悲心去關心家人。記得從小到大,爸媽咬著牙省吃儉用,給我最好的教育,甚至送我出國進修,媽媽說:「只要是對妳好的,我們再辛苦都沒關係。」但我卻從來沒有打從心裡感恩過爸媽,更沒有體諒媽媽的辛苦,以前聽到媽媽抱怨爸爸時,我總是不耐煩回答: 「反正我們都大了,不然您們離婚吧!」現在聽到媽媽抱怨時,我能夠更同理媽媽的苦心,充滿感恩的和媽媽說:「媽...這些年您辛苦了,香君長大了,以後交給我,您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好嗎?」感恩 師父! 師父沒有和香君說過一句話,在依教奉行過程中,看到了自己總是把家人對我的愛當成理所當然,沒有打從心裡感恩爸媽用盡一生的愛,只希望我更好,現在可以真心體會家人的付出,不再惡言相向,懂得去愛家人。
 
除了火爆脾氣在依教奉行過程中被 師父妙轉渡化,感恩 師父也讓我看到自己對金錢的貪婪與執著。受到省吃儉用的家庭教育影響,我不會亂花錢,任何支出都會貨比三家,會因為買到優惠價格時,覺得很開心;和朋友外出總是各付各的,即使是再好的朋友,也從沒有想過主動請客,單純的不想要有這些所謂的人情交流,打從心底知道自己其實對錢很計較,要有一定的積蓄才有安全感。直到最近把投資多年的房子賣掉,在交屋後,第一個念頭竟然是想和家人一起分享,當我把紅包拿給家人,看到家人都很開心的同時,打從心底體會到知足與付出的法喜。甚至在前陣子和朋友吃飯分享後,主動的和朋友說: 「謝謝妳特地來找我吃飯,我很開心妳想到我,這頓我請客!」回家的路上,充滿法喜回想著接引利他的過程,覺知到請客這件事,在過去是根本不可能發生!才發現過去的我,與其說小氣,其實是自私的,對家人和朋友的付出,也都是基於所謂的禮尚往來。無比感恩讚歎 師父,透過真行實證的過程, 師父不斷的打開我的慈悲心,更內省覺知到如果我連最親近的家人和朋友,都是以自私方式對待,我又怎麼可能慈悲的對待不熟識的人和同修呢?
 
師父給予的還不只這些, 師父開示會保護好願意依教奉行的金剛弟子與他的家人,都是如實的。2017年底,哥哥突然手部、背部發麻導致無法躺著睡覺,核磁共振發現是頸椎椎間盤突出壓迫到神經,並發現主脊髓旁有一個3公分腫瘤,手術最大的風險就是頸椎以下全身癱瘓。記得那時哥哥和我說: 「平常也很健康,怎麼一下子就遇到這麼大的事?」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面對無常,那些自以為是的一切,瞬間變的好渺小。面對無常,不僅是哥哥承受病痛,連帶家人也要一起承擔家族共業。陪同哥哥就醫過程中,不斷地和輔導幹部回報, 師父透過千手千眼,護持香君要更紮實依教奉行,在逆境中更要感恩。感恩 師父安定了我的心,也讓哥哥所有的檢查在二週內順利完成。無比感恩讚歎 師父!手術進行得很順利, 師父還妙轉一位護士師姐,就在哥哥住院的病房值班,給予即時的協助。 師父的大慈大悲不僅如此,在哥哥生病前一年,香君突然主動幫哥哥做保險規劃,讓我們不用擔心醫療費用。還記得獨自推哥哥進手術房時,我一點忙都幫不上忙,業力總是在我們毫無預警的時候出現給予重重一擊,人身法船也有可能在下一刻就沒了,深深覺知到自己利益眾生的心行太慢太慢,總以為還有下一次分享的機會,總以為自己有盡力,沒有真心體會到有身皆苦!感恩 師父讓香君從哥哥生病的境,明白眾生都需要 明師,接引利他真的要快,要時時發出真正希望對方能更好的心。
 
回首六年半的禪行,一直覺得自己是願意的,安排時間護持同修並參加共心活動,自認可以謙卑接受調整,直到今年禪行活動暫停後,並沒有因為多出來的時間而更關心同修,也沒有落實內省懺悔,讓頭腦意識心當主人而不自知。有次輔導組安排兩個線上共心的時間,其中一場因為已經事先安排運動課程,香君只能回報可以參加的場次,但輔導幹部希望我參加另外一場,在共心過程中香君覺得被勉強,還起了對立心:「為什麼不讓我護持時間可以的場次?」最後,更因為自己的負面意識,錯過了原本可以參加的共心場次。隔天輔導幹部電聯香君,我幾乎是拉高音量的說明緣由並感到委屈,直到晚上靜心後,試著內省:「明明很願意 為什麼最後變成負面意識大起?」才看到原來我的禪行一直依著自己的喜好來選擇,當時間有衝突,不願意試著排除萬難,合我意的就依教奉行,不合我意就覺得被勉強,覺知到「我」變好大,沒有大信 師父!甚至驚覺自認為是輔導幹部,知道如何導正負面意識,不需要再共心回報自己負面的部份,這是多大的「傲慢」!無比感恩讚歎 師父!回頭看才體會到是 師父不斷給香君機會,從看似願意護持的心,撥開不夠願意的表象後, 師父引領香君去內省看到不想被調整的習性,讓香君覺知到自己的不足與深層傲慢。香君開始練習端正自己護持的心,生活中紮實觀 師父住位,從生活中的事物內省覺知,時常提醒自己這一世為什麼來修行?禪行不是在做事,而是依著 師父的教導,持續從「行」中去體會有身皆苦;從「行」中不斷淬鍊要成佛的決心。
 
入門至今,感恩 師父慈悲給予香君在家庭、工作、個性各方面的提升,更體會到共心護持弘法護持金,讓 明師正法在各地弘揚的殊勝意義;弟子透過護持的過程,學會感恩、一次次練習交付自私貪婪的習性,無比感恩讚歎 大佛的接納,讓弟子有殊勝的供 佛機會。香君常常在想,如同佛曲的歌詞提到「到底要拿什麼 獻上無盡感恩」懺悔的是弟子哪有什麼能獻給 師父,弟子有的不就是深重的業力嗎? 師父慈悲開示:「依教奉行,成佛利眾,才是對 師父最好的回報」香君懺悔常常在 師父護佑中安逸的過日子,都忘了 師父給予弟子安定的一切,是要讓弟子不要被生活障礙而能夠全力以赴、依教奉行! 
 
佛弟子陳香君真心向 妙禪師父懺悔發願,要珍惜累世的佛因佛緣,才換來今世得遇 明師的佛果;要放下我執我慢,持續修心利他,將 師父的愛傳揚給苦難眾生,與 師同心同行,直至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感恩老師
感恩師兄師姐
香君懺悔合十感恩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