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家的高牆倒下

家人微弱的情感轉為緊密的連結

 

黃祺桂

 

很感恩 妙禪師父!讚歎 妙禪師父!因為 師父妙轉了祺桂與家人間的相處問題,彼此才能從微弱的情感轉變為緊密的連結。

  祺桂是在2010年11月1日入到佛教如來宗 妙禪師父座下的,接引我的同修是我的二姊。在入門後,祺桂明顯的感受到自己與家人間的距離變得好近好近。

  「最親近的人莫過於家人,家是我們最好的避風港。」這句話對入門前的祺桂來說,是很難體會到的。一直以來覺得最難以親近的,就是自己的家人了!不知道為什麼,從小與家人之間總是隔著一段遙遠的距離。自小身邊就有許多朋友是因為父母離異而成為單親家庭,他們總是羨慕祺桂的家庭很圓滿,因為父母親都陪伴在身邊成長。然而自己的心門卻始終是緊閉著,無法輕易開啟…。

   小時候就非常不喜歡與爸爸相處,因為爸爸總是扮演著比黑臉還黑的角色,十分專制且霸道、難以親近。而記憶中也總是他與媽媽吵架的畫面。也因為自己的個性像爸爸,脾氣不好,所以更容易與爸爸有所衝突,所以最後在他面前總是選擇沉默。國中最叛逆的時期,也有好長一陣子幾乎沒有主動和爸爸說話。在朋友面前也不提起有關爸爸的事,每當聽見同學說起與爸爸的相處模式多麼親密融洽,也總是好生羨慕。

  媽媽與四個孩子的感情一直都較親近。不過媽媽的觀念既開放又保守,願意讓孩子們去接觸新穎的事物,但是杞人憂天的個性總是不斷地煩惱與擔心。每次與媽媽的對話總是在眉開眼笑間開始、在眉頭深鎖間結束。到了外地求學念書,接起電話也總會先聽見一聲嘆息。所以在剛學習獨立生活的那段期間,即使心中有所煩惱或問題,總是不敢也不願讓媽媽知道。

   我與姊姊們的年紀相差較多,彼此間一直都沒有太多話題。也因為高中時期,家裡的孩子都要到外地念書,所以小時候的記憶也只有自己與爺爺在家的印象。即便有機會與姊姊相處,經常也是相看兩瞪眼的尷尬場景。上了高中,與家人的相處時間更少了!心中的那段鴻溝也更深了!就算是難得節日的家庭聚會,大家言語歡笑之間,往往只有自己是不發一語;甚至是獨自跑上樓玩電腦。當時自己是寧願一個人獨處,也不願與家人一起享受天倫之樂。因為對我來說,與家人之間是一道厚重無法推倒的高牆,即便想做些努力也總是徒勞而返…。
 
    因為二姊的接引,所以家中四個姊妹都入到了 師父座下一同禪行。入門後也真的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心中的那道高牆正在崩塌!最開始感受到的改變是與姊姊之間的相處。現在四個姊妹都在北部念書及工作,比起以往更容易相聚,然而一開始祺桂仍舊是那個封閉的自己,獨自在較遠的基隆生活。但是隨著二姊不斷的關心與提醒,祺桂開始依教奉行,漸漸的事情也開始不一樣了…。開始能夠與姊姊對話聊天,起初還是會有所尷尬,然而卻也慢慢發現自己開始能夠主動與姊姊分享近況和心事,在每次聚會中也都能夠自在的相處。
 
    只要好好依教奉行,在無形之中家中的氣氛也會有所改變。在某一天與媽媽通電話,才突然驚覺到媽媽的語氣不再像以前一樣,接起電話先是一聲長嘆,然後再滿腹憂愁的詢問近況。現在也經常與媽媽聯絡,有時問她是否有重要的事情?卻也只是聽見電話那頭充滿愉快的聲音說著:「沒事!只是想打打電話。」
 
   而讓祺桂感受到最大最大的改變,就是與爸爸的關係了!一直到這次春假回家才真正的感受到自己其實是很想念爸爸的!以前祺桂非常討厭回家,因為回家就必須面對爸爸及那不自然的相處狀況。而前一陣子爸爸因為業力引爆,所以開始出現類似躁鬱症的情況,與家人之間的關係又更加薄弱,當時祺桂也因為不明白爸爸的辛苦,經常有非常負面的想法。然而這一次回到家,望著爸爸消瘦的身影,那一刻才真正感受到爸爸的辛苦與寂寞。長久以來家裡的孩子總是與媽媽較親近,很少與爸爸的互動。祺桂也很懺悔自己從沒有主動打破沉默、真正的去關心他。於是那一天開始跨出第一步,主動找爸爸聊天。聊聊他所喜歡的事物,家中農地的管理情況以及關心他的身體是否健康;中午也開始會為爸爸跑腿買便當、幫媽媽送飯。這一些都是在入門後,祺桂才真正學會用心去做。
 
    那道高牆崩塌了!長久以來緊閉的心門如今也完全敞開。不論甚麼時候,總是會在腦中先浮現家人的身影,不再是反鎖在密室的那個自己!很感恩 妙禪師父!讚歎 妙禪師父!因為 師父妙轉了祺桂與家人間的相處問題,彼此才能從微弱的情感轉變為緊密的連結。而爸爸的躁鬱症也已經好轉,不再像之前那樣一接到媽媽的電話,總是害怕聽見兩人會面臨走向離異的結局。也因為能夠在此生遇見 大成就的明師 妙禪師父,祺桂對於「最親近的人莫過於家人,家是我們最好的避風港。」這句話才能夠真正的有所體會與共鳴。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佛子黃祺桂合十感恩
 
佛子黃祺桂以上心得見證,一切屬實,若有不實,願負一切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