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 師父改造了我這艘破爛不堪的法船,讓我學會珍惜與感恩

多年來盼望能與孩子團圓的願被 師父圓滿了

(屏東)許如慧

2018-12-18


    感恩  師父!感恩老師,讓我有補行無量功德的機會。
 
    我是許如慧,入門七年三個月,在跟大家分享入門經過之前,想先問問大家有沒有拜拜的經驗?未入門前的我,是個拜拜拜很大的人,大小宮廟到處去、到處拜,花非常多時間、花非常多錢在拜拜上。
 
    那為什麼會入到  師父座下呢?我的職業是美容師,有一次我在幫我的客人作臉,聊到我想學打坐,她就逮到機會拼命跟我分享她的  師父,我仗著有太多拜拜的經驗,也繳了很多學費,所以我不但沒接受,反而提醒她小心不要被騙了。半年之後我再次為她服務時,發現她整個身體、肩膀僵硬的問題改善超多,她跟我講:「就是因為來到  師父座下學禪定才改變的,而且不用再推拿囉,省很多錢耶!」聽到這個原因是很吸引我的,因為那時我因職業病也常常肩頸僵硬不舒服,甚至嚴重時手都舉不起來,所以也想給自己一個改變的機會,何況才三百元用一輩子,我拜拜一次都不只三百元,去試試看,應該不會有什麼損失,我就在高雄共心會所入門了。
 
    這位  師父真的很厲害,我入門前長期失眠,從國中開始我每天晚上躺上床,就必須煎魚煎兩、三個小時,才有辦法睡覺,一天平均都只能睡三至四個小時,而且便秘很嚴重,兩三個禮拜才上一次廁所。入門當晚,回家就倒頭大睡,一覺到天亮。我非常訝異,從國中開始我就從來沒睡過這麼好的覺!起床之後,肚子就絞痛,拉肚子拉到馬桶快滿出來,  師父把我一肚子大便給清出來了,從此天天上大號,真是太神奇了!
 
    到第三天宇萍師姐打電話給我,我才驚覺,原來我一入門,雖然沒有求,  師父就給了我最棒的禮物,救了我一命。因為入門前不久,中醫師為我把脈,非常嚴肅的告訴我:「妳怎麼還能活著,妳幾乎完全沒有元氣,都是靠意志力在支撐,再這樣下去會沒命」。慈悲的  師父為我改善失眠、改善體質,改造了我這艘破爛不堪幾乎不能用的法船,  師父也為我們開示,靈性有健康的人身法船時,才能擁有修行的機會,  師父不但給了我一艘能修行的好法船,也讓我學會珍惜自己、珍惜生命!
 
    但當時我有因為這兩個改變就相信  師父嗎?答案是「沒有」,記得入門第三天,共心會所的宇萍師姐打電話來,關心我有沒有禪定?我還回她說:「賺錢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禪定?」當老師的宇萍師姐,還用教學生的口吻跟我說:「這樣不行喔!要打屁股喔!」我大起負面,心想:「向來只有我糾正別人,來這裡禪行,竟然還要接受別人的調教?!」實在很傲慢!幸虧我還算懂得感恩,心裡同時想著:「以前跑宮廟這麼多年,從來沒改變過,我入門才兩三天,  師父就妙轉了我身體的改變,當初想來不就是想要改善家庭、改善身體嗎?」於是我告訴我自己一定要好好依教奉行。
 
    剛有跟大家講到我入門前是個拜很大的信徒,以前去廟宇裡捻香總是跟菩薩說「祈求國泰民安、世界和平,也請菩薩保護我的家人身體健康、一切平安圓滿」,為什麼會祈求健康平安,就是因為家裡長年不平安!
 
    我的爸爸因為經商失敗不得志,於是開始喝酒,心情不好就喝酒、醉酒、鬧酒,我們常常要到警察局把爸爸領回來,回到家就開始吵吵鬧鬧甚至和媽媽吵架、打架,媽媽經常被爸爸打得頭破血流。為了逃避責任,爸爸會一個人去東部或東港海邊海釣,甚至會一個人住在高屏橋的橋墩底下,一住就是過好幾個月不回家,媽媽常常帶著我們去東部、去東港、去海邊、去橋墩下找爸爸,找到了又再無奈的帶著我們姐弟回家,盼不回爸爸,媽媽也只能一肩扛起養家顧家、還有還債的責任,偏偏兩個弟弟又不斷惹麻煩,讓媽媽背負更龐大的債務。
 
    這一切,身為長女的我,都看在眼裡、痛在心裡,我跟自己發誓:等我長大了,一定要扛起這個家,不要再讓媽媽辛苦了。於是從高中我就開始半工半讀分擔家計。在職場上我工作很認真,拚了命的達成公司對績效、對業績的要求,大家都以為我很愛賺錢、很喜歡成功,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是因為我的家裡需要這每一分錢。
 
    在我入門前,爸爸已回到家中,只是他的身體已經是各種病痛纏身,瘦到三十幾公斤,動不動就摔跤,一摔跤就顏面粉碎性骨折、大腿小腿腳踝等等各處骨折、瘀青,才出院又摔跤,沒有一刻能自理,我們必需要有人時時在身邊照顧著爸爸,整個家又更愁雲慘霧。
 
    非常感恩讚歎  師父!當我入門紮實依教奉行後,爸爸再也沒有摔過跤了,氣色好轉,開始能自理生活了,我越是大願大行,爸爸的狀況就越好。如慧無比感恩讚歎  師父!把爸爸保護得好好的,直到爸爸安祥的離開這個不堪再使用的身體,如慧知道  師父將爸爸提昇到美好的法界,不再承受人世間的苦難。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更感恩的是,媽媽阿蘭師姐也入到  師父座下,認識了好多彼此扶持的同修兄弟姊妹。以前總是愁眉苦臉,從來不會笑的媽媽,現在天天都有燦爛的笑容,笑聲比誰都大,這是做女兒的我,再努力都做不到的。過去,即使母女倆坐在一起,都無話可說,上週開車北上和媽媽有說有笑,一路從屏東聊到新竹沒停過,這樣看似簡單的幸福,對過去的我們來說,卻是如此的不簡單,無比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剛才說到,我很小就開始賺錢養家,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就兼差替客人做臉,休假對我來說,根本就是一種奢侈。這樣的長期壓力底下,這種不能對外人說的苦,加上從小家庭的不圓滿,讓我非常渴望家的溫暖,很想要找個厚實的肩膀來依靠,所以在我很年輕的時候就把自己給嫁掉了。在沒有遇  明師之前,家族共業無法被妙轉提升,其實我們都是走在家族共業所形成的同一條命運定調軌道上,所以我跟媽媽走著同樣的路。我的先生對於家庭也是很不負責任的人,也一樣會動手打我,我在我的家庭裡,看到過去爸爸媽媽的影子,家族共業讓我們都在這樣的輪迴裡,重複著同樣的苦。我不想要這樣子一輩子過下去,所以身心俱疲的我最後放棄了這段婚姻,而付出的代價就是失去兩個孩子的監護權,沒想到這才是真正更深重的痛苦的開始。
 
    前夫想盡辦法聯合他的家人、還有學校的老師,不讓我看孩子,甚至恐嚇小孩說:「如果跟媽媽碰面,就要打死他們」。當時一個兩歲、一個六歲的孩子,因為愛媽媽想保護媽媽,所以也不敢跟媽媽碰面、躲著我。十二年來,我總隔著圍牆盼呀盼,知道孩子在圍牆裡,卻見不到孩子,好苦好苦!我怎麼求,前夫就是鐵了心,一面都不准見!
 
    就在如慧入門全力以赴依教奉行一年半後,也就是全力護持屏東共心會所成立之後的二個月,我前夫竟然主動打電話跟我說不再禁止我跟小孩碰面,甚至後來還建議讓小兒子跟我一起住,真是不可思議。有一天晚上,兩個兒子一左一右躺在我身邊呼呼大睡,我心想,這不就是我多年來日日夜夜期盼的嗎?如慧只是簡單的依教奉行照著做,慈悲的  師父就給予如慧這一切的恩典、一切的圓滿。我無法想像,如果當初我沒有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試看,現在的我還能活著嗎?又拿什麼來保護家人、愛家人呢?當我看著孩子們熟睡的臉孔,我熱淚盈眶,心中只有八個字「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今天是屏東共心會所成立滿六年的日子,七年多前我入門的那時候還沒有屏東共心會所,如慧幾乎每天開著車載著同修去高雄參加禪行活動。入門兩個月時,正大量的接引親朋好友,很感恩  師父的慈悲,看見如慧一顆願意的心,便恩賜如慧一同參與找尋屏東共心會所場地,可以大願大行的機會。我心裡常想,要不是當初有行的機會,現在的我會留得下來嗎?要不是有屏東共心會所的成立,我還會在這裡嗎?那時候我們地毯式的找遍了屏東市各個商辦大樓恭呈  師父,就是沒有適合的!其實屏東共心會所這裡當初也有找過,但就是障礙重重,不行就是不行,找了九個月後,暫停、再找、再暫停,還是沒能成願。直到後來,  師父慈悲的先暫停北部多個共心會所的籌備,將有限的經費挹注到南部,讓南台灣距離  師父最遠端的屏東,先成立共心會所,並且派玫琪老師來南部護持我們,凝聚大家要一體共心實踐  師父的悲智願行。玫琪老師帶著我們跑遍各地辦禪行分享會、禪行教導會,南到恆春墾丁、東往台東成功、北到高樹里港…,當成立屏東共心會所不再只是一小群人想要的願,而是全體屏東同修共心一定要的願,屏東共心會所就奇妙的出現了。原來慈悲的  師父早就在法界妙轉準備好了,只等待弟子團結共心,當弟子的心行到位了,結果自然成!當一間間共心會所成立,如慧如實體會,是弟子需要禪堂,是弟子需要  師父。  師父在救眾生的命,救渡每一個苦難家庭和靈性離苦得樂。
 
    鼓勵今天入門的新同修,如慧當初只是以入門三百元沒有什麼損失的心態來入門,  師父就給我這麼多、這麼珍貴的生命大禮。很誠摯邀請大家,既然來了,就別空手而回,將自己心門敞開好好依教奉行,相信您也會跟如慧一樣滿滿的感恩、滿滿的讚歎。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