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兒時的不快樂

不再對母親怨念

 

張齡心

 
齡心在入門前是一個脾氣非常不好,也是個很沒自信的女生。這樣的個性源自於從小的家庭環境,回憶小時候,和母親的感情不和睦,母親總是在忙碌工作下班後,帶著一臉疲倦和不開心回到家中,大部分時間,我和二個妹妹,總是處於被挨罵的狀況。

齡心在入門前是一個脾氣非常不好,也是個很沒自信的女生。這樣的個性源自於從小的家庭環境,回憶小時候,和母親的感情不和睦,母親總是在忙碌工作下班後,帶著一臉疲倦和不開心回到家中,大部分時間,我和二個妹妹,總是處於被挨罵的狀況,舉凡家裡大小事情,母親有時候看不順眼就會開始對小孩發脾氣和動手打小孩,小時後不懂母親什麼時候會生氣,只好躲著母親,由於從小是由外婆帶大的,所以親情的寄託全都放在外婆身上,喜歡賴在外婆身邊,當外婆要回舅舅家時,也百般不願意,害怕外婆離開後,不知道怎麼面對母親,也特別感到寂寞。

   由於母親還是有重男輕女的觀念,對於只能生出三個女兒,會時常懊悔和自責,並且要求我從小學二年級開始,就要每天負責洗碗盤和跪著擦地板等家事,母親說過理由是:「將來妳們嫁出去時,都要讓人家覺得妳們家教好,什麼都會做。」那時的我時常不懂為什麼母親這麼嚴厲、難親近,也不懂為什麼母親常說,生下我們是因為欠我們要來還債的,難道生了兒子就會比較好嗎?
上了國中之後,母親對我們小孩的管教更是嚴苛,除了生活中的許多事情都要獨立完成之外,在課業上也要求需在班上中前段名次,我被安排在學校的重點班,母親希望我能夠考上一個排名較前面的高中,我的國中生活幾乎都是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下成長,而我的課業成績並不如母親的預期,學校名次也都只有維持在中段,而正值青春期的我,臉上開始長了許多的青春痘,不論冬天或夏天,我的皮膚狀況都是處於滿臉通紅發熱,痘痘冒全臉的狀況,也因為長期壓力大,身體開始迅速的發胖,在同儕之間,漸漸變得一個沒有自信的女生,母親並沒有因為這樣的狀況而更在意我的心情,而一樣不斷的督促我的課業不夠好,排名不夠前面,母女之間的衝突也隨著青春期的到來與日俱增,不知道怎麼討好母親,對於始終沒有得到母親的認同,也更加深了沒有自信的個性,對於這樣的生活,齡心非常的不快樂,既不喜歡上學也不喜歡回到家面對母親,也不明白人活著到底為什麼這麼辛苦。
 
從小這樣的家庭生活,讓我感覺到不溫暖,總是羨慕同學能夠和母親手牽手的逛街購物,傾吐心事,而這樣的背景在上了高中、大學之後,齡心把情感寄託在友情和愛情上面,希望能把自信找回來,但齡心深深知道,小時候的家庭環境影響,是沒有辦法在短時間改變的,我開始學會包裝自己,在同學、朋友面前是個熱情活潑喜歡幫助別人的人,在與朋友、同事相處上遇到難過的事情絕對不會說出口,只會先往肚子裡吞,認為只要自己再調整就好了,由於很多情緒無法宣洩,在男朋友面前就像變了一個人樣,既任性也情緒化,脾氣也非常不好,齡心就在這樣的重感情又矛盾複雜的情緒下過著生活。
 
    在97年那年,從大學時就在一起交往6年的男朋友,因決定要到國外去念書,而在相處上開始有許多的爭執與衝突,害怕情感的寄託就要消失了,那種感覺就像小時候外婆要離開自己身邊一樣,既無助又害怕,雖然試過了很多方法,仍然沒有辦法挽回男朋友的心,我的身體也開始出現了狀況,從小就被醫生判定免疫系統過差和失調,在那個時候,更為嚴重,四肢開始會長出大片的紅疹,稍微抓一下就會破皮流血,嘴角慣性會長出帶狀皰疹,也由半年一次變為二到三個月一次,有一次因為帶家中的狗狗去草地上散步,被跳蚤咬了雙腿,初期我以為只要擦擦藥就沒事了,但卻不如預期的開始紅腫發炎,傷口遍佈小腿上,嚴重變成一顆一顆的膿泡,又癢又難看,為了治療這個莫名的症狀,從台北有名的皮膚科診所看到台大醫院皮膚科,仍都沒有效,醫生開的藥越來越重,醫生只說這需要長期抗戰,要我靠吃類固醇維持,身體的不適自然會影響到工作狀況,那時任職中國信託銀行,每天需要處理客戶各式各樣的問題,我的情緒自然沒有好過,時常擺著一張臭臉進公司,在工作上處理客戶問題草草了事,面對公司團康活動也沒有興趣參與,當時我的主管陳玉惠師姐,發現了我的狀況,玉惠師姐那時候關心了我的心情和嚴重皮膚病的狀況,並且跟我說,心情不好的狀況如果一直都沒有好,可以透過打坐的方式來改善,那時候的我一點禪修的概念都沒有,只知道公司有很多同事都在禪修,也好奇禪修到底在做些什麼,於是那時候玉惠師姐約了嬿妮老師與我分享禪修的好處,那一頓晚餐,嬿妮老師分享了很多佛理和修行的重要,並且邀請我入門試試看,我看到玉惠師姐和嬿妮老師都很真心的跟我分享,所以我決定看在他們真心的面子上,在98年的3月3日入門。
 
   入門之後,我開始固定每一週都會跟著玉惠師姐一起去上法會,起初禪定時身體很不舒服,腳上的膿皰,尤其劇烈的癢和熱痛,禪定到一半總是會很累的睡著,因為身體的不舒服,所以一開始並沒有每日一禪定,有一天在法會中,聽到老師說禪定時會不舒服,是因為 師父透過我們禪定時,會與我們印心和妙轉,把我們的業力渡化掉,並且讓身體的氣脈更通暢,只要試著照做3個月以上,身體一定會有改善,聽到這段話的我,心中想著,從小我的免疫系統就不好,也已經沒有什麼藥可以醫了,如果這是最後的改善方式,那我願意試著照做,之後我試著每日都固定一禪定,禪定完之後才入睡,睡眠狀況慢慢越來越好,半夜也沒有磨牙和說夢話的狀況了,而我維持一年的皮膚病居然在入門二個月後,傷口開始結痂癒合,也不用再吃類固醇的藥了,由於自己身體上有好的轉變,我慢慢得對 師父升起了信心,我開始想把我的小小改變跟身邊的朋友分享,而我的男朋友新助師兄也發現我的情緒不再那麼容易起起伏伏,個性也慢慢沉穩不容易被外界影響,主動的跟我說也想來禪修。另外,從小的個性和家庭環境,我和妹妹的感情並不融洽,從沒有想過要去改善,因為覺得不可能改變的,某一天在參加法會過後,我留在精舍等玉惠師姐一起回家,我獨自坐在某一個角落,看著精舍裡的師兄姐,我發現師兄姐們都散發出開心的笑容,每個人都很貼心的關心彼此,其中有一幕,我看到了呂嘉倩、呂佳穎、呂子君三姐妹師姐,他們手牽著手走到法台前與 師父禮敬,然後有說有笑的一起回家,那時的我心裡非常的激動與羨慕,想著如果是我和妹妹該有多好。
 
   於是那天之後,我開始想著要如何接引妹妹,那時候我的妹妹齡文師姐正準備律師和司法官的考試,但卻常因為落榜而自責痛苦,那時候的我知道只有帶她來到 師父座下,才有可能讓她改變這精神快崩潰的狀況,於是鼓起勇氣、言詞笨拙的邀請妹妹來禪修,而齡文師姐入門之後,個性也慢慢變得開朗正向不悲觀,龜毛神經質的個性也沒有了,而兩姊妹之間也開始會互相說心事,一起解決問題,一起分享自己的突破和改變,看到齡文師姐的改變,齡心知道這一切都是 師父的妙轉與渡化,然而人生總有很多來不及的時候,在齡心入門後的4個月,也就是98年7月份,母親因左半身會不自覺得顫抖,經過醫院的檢查,發現是乳癌移轉到腦癌,壓迫到神經所致,在全家都得知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父親不知所措的提早退休,全心全意的陪伴母親進行大大小小的手術,再經過割除腦瘤手術,母親的狀況雖然有維持住但還是被醫生判定為末期,那時候的我,看著家人不安定的情緒,心中非常的懺悔,母親的身體狀況其實在二年前就開始有異常,但除了母親自己不在意之外,身為女兒的我,卻因為不知道怎麼關心母親,而沒有堅持要母親去做檢查,而在入門之後,心裡從小對母親的不滿也慢慢消失了,但卻沒有積極與母親分享禪修的好處,齡心知道如果提早一點帶母親入門,今天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
 
    看著母親被病痛纏身,整整兩個月的時間都在充斥醫院藥水味的病房渡過,四肢皆是大大小小的注射點滴的瘀青,齡心的心中非常不捨難過,於是我開始積極的與身邊的親朋好友分享,無所畏懼的分享自己來到 師父座下的改變,即使身邊的朋友不願意沒有興趣,我還是處處找機會勇敢的說出口,而我的父親經民師兄,也在母親的病情穩定之後入門,父親總是說會入門的原因,是因為看到我和妹妹的改變,實在是改變太多了,在家裡開始會跟母親開心的聊天,也不再處處頂嘴或擺臭臉,也會幫父親分擔照顧母親的家事,有一天我在幫母親按摩因化療導致水腫又脫皮的雙腳,母親淚流滿面的跟我說:「小時後對妳太嚴厲真得很後悔,看到妳改變這麼多,媽媽覺得很欣慰。」當下的我,心中早已激動不已,如果沒有來到 師父座下,我不會知道原來我可以把小時候的不快樂放下,而開始打開心胸去關心家人,從小深層的沒有自信,也慢慢不見了,相信自己可以做好每一件事,不在猶豫不決,我也找到了人生的目標及方向
 
    現在的齡心,已經明白自己這輩子所為何來, 師父讓我們人生在逆境中得到大圓滿,而更要讓我們知道,我們是要來利益眾生,讓 師父帶領更多有緣的弟子一起回到如來的家,很懺悔,齡心還行的不夠, 師父把我從惡濁的環境拉拔起來,不求任何回報,只求弟子開悟明瞭利益眾生的重要,只為了不要再有一次來不及發生。
 
   齡心非常感恩今生能夠遇到大成就明師,誓願此生此世追隨 妙禪師父,成為 妙禪師父的絕對金剛弟子,追隨 師父弘揚如來正法  早日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佛弟子 張齡心 感恩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