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將我情傷與悲痛抽離

遭受霸凌而將心門緊閉的我,開悟後心門越來越敞開

(岡山)江雨微

2019-06-09

我是江雨微,目前在三商美邦人壽擔任業務專員,於2012年9月入到 師父座下,迄今已六年多了。 
 
從小患有鼻過敏,每天起床就打噴嚏,常常鼻水流得頭暈腦脹,再加上家住山區,氣溫落差大時,會引發偏頭痛,每次換季就會感冒!很多人都說運動可以讓身體強健、改善體質,可我從打躲避球到打籃球甚至打羽球,身體只因年齡漸長而更差,上高中後,繁重的課業讓偏頭痛越常發生,身上必備面紙跟綠油精,高一時誤傷女同學遭全班霸凌,我開始不愛笑、討厭自己、害怕與女生相處,覺得活在世界上很多餘,負面的情緒也讓身體每況愈下,生理期來時,往往痛到需請假回家休息,然而這些狀況在我入到 師父座下後,透由簡單的每日一禪定,鼻子過敏發作減緩,偏頭痛不見了!身體狀況大幅改善,真的好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過去因為健康不佳,我常在想為什麼要成為人?覺得當人好辛苦,但自從爺爺往生後,幾年內親人們也接連因病離世,我開始感受到生命的無常與脆弱!內心常感到無比的恐慌,我不知道「下一個」會是誰?我總想趕快長大賺錢,對我來說,工作賺錢讓父母有更好的生活就是「孝順」。大學考上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在開學前母親帶著我從家裡搭車到學校,熟識交通與環境後,便一個人南下展開大學生活,隔年妹妹考上水里的高職,父母特地去借車,只為接送將放暑假的妹妹,那畫面讓我更肯定:父母不愛我、只愛妹妹。升大二時,與系上的學長交往,學長對我的好填補了我心中空缺,我不顧一切的陷入愛情,以為盡自己所能地付出就會得到回報,但在大學畢業的當月,我失戀了…
 
自失戀那天起,獨自一人時總感到十分悲傷,我不斷問自己:學長為何不要我?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我開始尋求外在的慰藉,舉凡現在常聽的宗教都試著了解過,但我的內心依舊很悲傷,在眼淚流盡時,我的客戶聯慶師兄,邀約我一同吃飯,在飯後他突然很誠懇的告訴我,他最近去一個地方叫佛教如來宗,他覺得很不錯,希望我也一起去看看,起初心中有點排斥,以前雖然相信靈性的存在,但我更相信科學,不認為世界上有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也沒想過要皈依在哪一門派。礙於客戶的邀請,也很好奇他180度的轉變,於是答應他參加禪行分享會,我不記得分享會的內容,只有拿到報名表時,想到入門要護持300元弘法護持金,我很罣礙,在主談的師姐與聯慶師兄的熱目下,心想: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試,就順利的在高雄共心會所入門了。
 
剛開始只覺得禪行教導會上說的內容跟坊間民俗的呈現落差很大,引起我的好奇心決定給自己三到六個月的時間去實證,秉持著實驗的精神,我每天一禪定、一週一新班同修共心會、一禪行教導會,就這樣兩個禮拜後,我發現心中的悲傷彷彿被抽掉一般,不見了!我開始對 師父感到好奇,入門三個月後,同事突然問我:雨微,妳最近去哪裡?氣色變得好好唷!可不可以也帶我去?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這就是「接引利他」!
 
老師常常在教導會上說:開悟,就是開啟本自俱足的智慧,一旦開悟就跳脫原本的命運定調軌道,我好嚮往開悟,我想跳脫!有一天,有位師兄跟我分享:聽懂佛理可以幫助開悟!我好開心,原來開悟這麼簡單!在當時一週有三場禪行教導會,時間允許下,我每一場都會參加,印象中在我入門四個月多時,我開悟了!我突然間明白什麼似的,開始嚎啕大哭,同時也跟關心我的佩洵老師回報,我跟老師分享:「我終於知道怎麼孝順父母了!那就是好好的依教奉行!將父母交給 師父護佑,我可以不用一天當兩天用了,因為我知道 師父說的都是真的!再多的物質享受也不比上 師父的妙轉,我不再擔心子欲養而親不待了。」我更積極的加入護持團隊,感恩 師父的安排,讓我加入引導組護持,雖然我從事業務的工作,但面對人群還是會怕受傷,可是從簡單的問候與引導,心門越來越敞開,從原本需要被提醒到可以自然微笑,真的無比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工作上也開始不一樣了,開啟智慧讓我更聽懂客戶的話語、心門敞開,更讓人感受到我的真誠,為了可以晚上參加共心會所的活動,內心曾想:那我就去找白天能接觸到的客戶吧!就因為弟子要追隨 師父的心,外境也轉動,現在我的客戶大多注重下班後的休息時間及周末的家庭日,讓我的工作時間逐漸跟上班族無異,效率也大幅提升,這是未入門前的我所想像不到的!
 
生活中,很自然地跟客戶與家人分享禪行上的體悟,無論他們能否接受,但我知道這是為他們播下佛種。儘管家族長輩各有其信仰,像是姑丈年輕時是乩身、伯父做墓碑生意,還自學風水地理,家庭氛圍看似融洽,實際上卻有諸多問題,這也讓我的父母很排斥修行,剛開始我先與二個妹妹分享 師父,結果她們很反彈,二妹甚至跟我說:妳再跟我分享 師父,我就讓妳找不到我!回報老師後,老師只跟我說:雨微,妳要大願大行!妳的家族就靠妳了!老實說我聽不懂何謂大願大行,只要有機會就跟親友分享我在追隨一位 大成就明師!無論多遠、多晚,我都願意排除萬難,只為將這份大禮散播出去。
 
但弟子懺悔行得太慢,在2014年,某次參加 師父親帶的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快圓滿時,我看見 師父不捨的眼神,隨後就接到母親來電說:三妹在屏東發生嚴重車禍,醫院發出命危通知,妳趕快去看看!當下我慌了,心中浮起:要回報,所以打電話給關心我的佩洵老師回報此事,老師帶著我觀 師父住位,頓時心安定了,在抵達醫院後,醫師跟我說:妳妹妹走了,心裡很難受卻也不敢打電話告訴父母,只跟輔導組長回報此事,我紮實觀 師父住位,心想我不能哭,我還得協助父母處理事情,安頓好後回到租屋處,入睡前的闔眼,我看見 師父帶著妹妹的剪影,我知道 師父慈悲渡化了我的妹妹,心中的大石放下了,隔天我看見父母無助和悲傷,深感人的脆弱及微小,感恩一路有貴人相助,在治喪期間, 師父的力量也安住了未入門家人的心,真的好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那段時間,感恩 師父能讓我挺身而出料理大小事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父親對我的贊同,一切圓滿後便返回高雄,在輔導幹部的鼓勵下,我鼓起勇氣打電話給母親,告訴她我在追隨一位 大成就明師,妹妹會被 師父帶往很好的法界去!電話那一頭的母親哭了…雖然父母終究沒有聆聽過分享會,但我終於為他們播下佛種!
 
入門三年多時,在某次新班同修共心會圓滿後,我看到一位師姐雙眼焦急地尋找女兒師姐,這畫面印在我的腦海裡,突然間浮起父親曾為了幫我買雙新鞋,好聲好氣與我商量的記憶、以及母親關心我第一次打工的電話,那一瞬間我才知道其實父母很愛我,只是不善用言語表達,以前我只聽到他們的情緒,現在可以清楚聽見、看見父母的關愛,好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接下來,我想分享護持弘法護持金的體悟,弘法護持金從原本的2000元,開始有1000元的選項,但對於經濟不穩的我來說,每月1000元有點壓力,在輔導幹部的鼓勵下,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護持,就在隔年報稅,我突然發現去年護持弘法護持金的總額竟然與退稅的金額差不多,我落下眼淚,內心很懺悔自己的小氣,更明白: 師父要的不是我們的金錢,而是我們的真心! 師父給予弟子的一切真的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現在我可以每個月很法喜的護持2000元弘法護持金,真的無比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在2018年的過年,家裡的氛圍不同了,以往長輩小酌完總開始抱怨,不然就是發生小爭執,而今年完全都不一樣了,父親的酒友也變少,每次回家都會感到頭昏腦脹的我,這一次卻十分清醒,好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給雨微一個嶄新的人生,同年中,有段論及婚嫁的感情,從中我才發現原來我還可以愛人,更體會到 師父常開示的:不捨眾生苦!那個苦就是人的種種執著,儘管最終以分開收場,但卻也是我每天真心懺悔、內省的開始!真正的自己是靈性,看見自己的習氣交付給 師父!真的法喜無比!
 
佛弟子江雨微真心向 妙禪師父發願,願以 師願為己願,成為 師父弘法利眾的中流砥柱、透明大法器,誓願一世成佛,以報 師恩!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佛弟子江雨微合十感恩懺悔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