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門後,明白此生所為何來,不再害怕面對未來及無常

感恩 師父慈悲妙轉爸媽不再為錢煩惱與爭吵,也妙轉弟子一份穩定、單純的工作

(沙鹿)劉雅萍

2019-06-01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感恩 師父讓弟子在此可以有補行功德的機會與大家分享自己來到 師父座下的心得見證與體悟。
 
  回想起禪行的這段日子以來,時間過得特別快,雅萍入門至今已有三年又兩個多月的時間。我是在2014年11月入門,透過妹妹先入門搭起這座橋讓我通往開悟起修之路,追隨 明師禪行。依稀記得妹妹剛入門那時候有一段時間經常騎車從日南前往豐原,好奇心使然下問妹妹最近為何一直去豐原?有甚麼好康嗎?只聽到妹妹輕描淡寫的說”在禪定”。由於家人非常緊張家中最小、最單純的妹妹怎麼突然會去禪定,擔心妹妹會被騙,所以家人商討後決定派雅萍去一探究竟。就在雅萍答應妹妹要去參加分享會的前一天,妹妹為了讓我放心還先帶我去認識郁姍師姐,邀約一起打羽球的過程中郁姍師姐簡單分享自己為何入門等改變,隔天也在自己沒有多想之下入門。回首當時,保護妹妹是契機,但開悟留下後明白,是 師父把雅萍找回來。剛開始即便雅萍在依教奉行上二二六六,但 師父仍慈悲的不斷在跟弟子印心渡化,後來簡單照做的過程逐漸明白聽懂佛理,才真正依教奉行。首先與大家分享雅萍入到 師父座下各方面的提升與見證,很多改變是自己壓根用腦袋也想不到的。
 
  首先發覺開始不一樣的是雅萍在身體及個性各方面的轉變:睡眠對一個人的身體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休息機制,雅萍從以前在睡眠上只要睡著就不容易被吵醒,所以總認為自己睡得很好,然而其實是身在苦中不知苦。舉例來說:睡眠品質上經常會做夢,特別遇到壓力來時難以入眠。有時早早去睡,明明身體很累,但腦袋放不過自己不停運轉。只好透過追劇來紓壓,結果沒有因此紓解,還欲罷不能的一直追下去直到快天亮才睡,反而造成身體更累,後來隨著年齡增長,驚覺這些習慣在身體及生活各方面都深受影響但自己卻不以為意。入門後透過每日一禪定,心安定下來,不再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幾乎不像以前搞抿夢,就連有時會在半夜起床上廁所的狀況,在入門後,幾乎天天一覺到天亮,甚至還會為了要早起禪定所以會讓自己早點睡覺,這些轉變,悄悄的在生活中起了變化,還是在某次聽完一位師姐的體悟後,才讓我去覺察到自己竟然多年的偏頭痛不再常常找上門,經期的不適也得以改善,不僅如此還讓我開始懂得愛惜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就連自己上班時愛賴床的習氣也被 師父妙轉帶走,工作上精神飽滿、活力充沛,這一切真的是在雅萍入門前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在個性想法上的轉變,常聽人家說本性難移,但就在自己入到 師父座下一年多時,某次在跟大姐談話中,竟從原本很反對我禪行的大姐口中說出她覺得我在個性想法上改變很多!雅萍從小生性敏感,還有強烈的直覺性,所以時常杞人憂天,每天總有擔心不完的事,特別是在與他人互動方面,不僅是在與家人間的互動,就連在外面與他人相處也是一門很大的學問與課題。受原生家庭影響,凡事小心翼翼深怕犯錯,求學時期歷經人際問題,讓我開始對人性產生懷疑、關起心房,不想與他人太過親近,國小因搬家關係來到海線大甲居住,面對陌生環境竟遭到同學欺負,想著要是不要搬家就好…自己也很倔強不甘被欺負而武裝起自己,大學時期很用心經營友情關係,然而換來的卻是被要好的好友背叛,這些遭遇讓我開始懷疑自己,試圖找尋他人求助,雖然當下短暫獲得逃離,但很清楚知道我在逃避,漸漸的雖然感到困擾,可是逃避不了那些人,只好不斷告訴自己與他人保持好適當距離就不怕受傷害。
 
      這些事情無法告訴家人,於是我把它藏在心裡,以為久了就會習慣,時間過了就能釋懷,可是出社會後更加讓我明白一件事,我選擇的工作無法讓我離開與人相處,認清事實後為了要融入團體生活,只好虛假迎合,特別是當有委屈或被誤解時又不敢向對方表達,只能捶心肝把自己搞得快內傷。這樣的關係夾雜著矛盾,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因此去參加許多訓練活動課程想幫助自己去突破與他人互動,依舊無法改變自己與他人間的相處,每段關係中雖然看見許多大大小小的問題,然而卻像是顆快沒氣的球,無力感湧上心頭只知道自己想做些什麼但辦不到,多次嘗試,但都覺得這不是自己想要的,不自在感與日俱增,覺得人生好累。
 
      還記得當時入門後,老師護持大家要每週安排來參加教導會,明白為何要禪行,當時會因為妹妹有沒有要到會所而猶豫不決,但不曉得為何接下來的每週下班後自然而然就來會所報到,每次到會所都無比輕鬆自在,既不用花太多時間,也不用特別要與他人維持甚麼樣的關係或表現自己有多少專業能力,只要靜靜地觀察聽著大家的分享就好,個性謹慎的我,在多次的觀察下某次發現每週都來會所的熟面孔同修變得不一樣,臉色發亮,連當初接觸時很沉默不好相處的同修沒幾週再遇到時竟然變得親切友善,就這樣慢慢的持續留下認識大家。之後固定會安排自己參加教導會,起初對於老師都講同樣的佛理感到不耐煩、無趣,還會昏沉。但就在參加幾週後,突然某天像醒過來一樣,聽到老師替同修解答提問單時,明白原來我對於在與人相處關係上的這些狀況都是自己過去所累積的業力與習氣而來,當下想要在這一世要好好面對的課題,也因為好像有點明白自己此生所為何來後,入門沒多久雅萍就主動找那位大學時期,背叛自己的好友出來分享接引,感恩 師父妙轉我們之間的關係,不但化解我與她之間的疙瘩隔閡,反而更親近,體會到原來沒有一個人是故意,只是業力讓自己執著放不下,不夠有智慧,看不見自己真正的問題,所以矛盾困擾。
 
  感恩這三年多在禪行路上,有這麼多像家人的師兄師姐們護持陪伴,讓我懂得如何與他人相處,只要不斷扎實依教奉行,自己的心不斷被 師父給安定下來,真的就如同老師說的心定智慧生,雅萍現在與他人相處時會拿捏關係,不用再迎合討好,也不會無智無明的成天擔心,對未來方向也更加明確踏實。透過接引分享關心親友中, 師父慈悲讓我開始懂得如何愛人與被愛,從一個剛入門不想與他人有互動,開始逐漸打開心「防」,願意留下融入會所,感恩 師父巧妙安排,讓雅萍感受到師兄師姐的真心關心付出,從中反而覺知看見自私不敢付出的自己,就在一次次的內省懺悔中,讓雅萍重新對人生改觀,其實本性純真善良。
 
  接下來分享過往我的心常常無法安定,心中有好多疑問,在禪行分享會上時聽到老師說的人生三大問,而雅萍在還未入門前就曾有的疑問,像是人生為何要在這裡受苦,而人死後會去哪裡?會有這疑問是因為雅萍在就讀大二時,班上有一位男同學,為人善良真誠,但沒想到這位同學竟了斷自己的生命離開人間,這件事深深影響著我,讓我無法置信,明明在班上與他人相處良好,人緣佳,明明昨天還跟這位男同學一起上課開心聊天,為什麼一個人的生命會如此無常,說結束就結束,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到了大四時,某天媽媽突然打電話來,在電話那頭媽媽凝重的聲音傳來小舅舅肝癌過世的消息,事隔沒多久二舅舅也相繼過世。在在讓我無法接受為什麼會是他們?經歷身旁親友過世後,沒有誰能告訴我這些疑問,雅萍當時只知道生命無常,而這個體會造成我的心更無法獲得安定,總覺得下一秒不知道會發生什事情,我曾問過我最要好的朋友說:「如果我死了,那麼我會去哪?」朋友誇張大笑的把手放在我額頭說:「你沒事吧?」我那時候只好把這個疑問藏到心底的某個角落,但我卻聽到心裡有個聲音在哭泣,對於生命的瞬息萬變,我只能感到不安,禪行上聽懂佛理才真正明白人生所為何來,過去自己心中的那個疑問又再次被喚醒,才了悟原來當時會如此難過並非我有事,而是靈性在哭泣,靈性的惶恐並不是要到一定年齡才覺知,而是本自俱足佛性,每個靈性都渴望追隨 明師禪行,當靈性一直不斷被提升通過如來法則後獲得大自由、大解脫,才是真正所要的,當心中的疑被解開後的舒暢,真的讓雅萍一身輕,很法喜總算有人懂我!
 
  在家庭方面,我想人人家中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而我家最常上演的戲碼就是爸媽每天為了錢爭吵,父母以前從事建築水泥工作,收入不錯但錢總是留不住,媽媽對於錢也很斤斤計較。自有記憶以來,回到家看見媽媽總是不開心,因為龐大的經濟壓力,在我還在就學期間最擔心害怕的就是會不會哪天看到報導殺人命案會發生在我家人身上。在與家人互動上,我們家人脾氣都很差,當時媽媽與爸爸一起工作時常常意見不合,媽媽不愉快無處可發,就會發洩在小孩身上,喜怒無常,我們小孩一回到家就要皮繃超緊,深怕一個犯錯就要討罵挨打一頓,只要沒有被罵就要謝天謝地。我非常非常愛我的家人,可以為了我的家人付出做任何事,但家人間好的時候很好,吵起架來真的翻臉不認人,明明彼此都是為對方著想,可是每個人總是堅持自己所認為最好的方式,說出來的話字字像把刀,劃破彼此間的感情。
 
      有天印象很深刻,在我準備要去參加禪行教導會前,爸爸和雅萍在一個話題上各持意見,當下自己起嗔念生氣的回嘴後,離開去搭火車,在月台上腦海突然閃過妳要懺悔,在覺知自己態度很不尊重爸爸,真心懺悔後決定拿起電話,打給爸爸向他真心道歉剛剛自己的口氣態度不好下次會留意,爸爸在電話那頭反而傻眼,不知所措的說妳幹嘛講這些。其實,覺知懺悔不難,難在自己的意識心,不願意放下的面子和我執。自從在跟家人相處時,覺知願意從自己開始做起,感恩當自己夠定時,不再用以往的方式去溝通,反而會先靜下心傾聽,相對的會願意說出彼此的想法。禪行上感恩 師父的引領,透過 師父的妙法,讓我練習去跟自己最愛的家人道愛、道歉,雅萍也開始感受到爸媽的愛,雖然他們愛的方式不同,但我很感恩我能有智慧聽出爸媽背後要表達的意思,家裡氣氛也開始不同。就連原本不敢提出不再跟爸爸工作的媽媽,也決定放下與爸爸工作,兩人沒有在一起工作後,爭吵逐漸減少。在未入門的媽媽身上見證,媽媽以前也曾經不跟爸爸一起工作,但為了錢,又回去跟爸爸工作,但每次找的工作總是做不久,不然就是被老闆坳薪資,讓媽媽很痛苦經常抱怨,前年媽媽面臨到中年失業要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其實很難,但媽媽卻可以在離家近又能找到一份福利制度很好,又有很關心員工的老闆上司。
 
  透過真心真行,弟子的改變和呈現家人都看在眼裡,雅萍從以前對任何事物都非常感興趣,但總是三分鐘熱度,常常參加很多的才藝活動或學其他感興趣事物,例如:手工、烘培、畫畫、語言等,卻又無法持續或專精。在入門持續一段時間,爸爸曾為了阻止我去禪行,突然某天隨口問我:「你之前不是有學什麼什麼嗎?怎麼三分鐘熱度,要不要再繼續去學深入一點?是不是不要去共心會所呢?」當下立刻聽到爸爸說的後面那句才是重點,但當下心很安定的跟爸爸說:「禪行對我幫助很多,會所的師兄師姐們人也都很好,而且我總算找到一樣自己想要持續不斷做的事情就是禪定,你不是應該替我感到高興嗎?我沒有三分鐘熱度耶!」自從那次之後爸爸便不再反對我禪行。
 
  雅萍入門前是從事社工,必須騎車到處家訪,而且都是要到危險性較高的家庭訪視關心,介入各種家庭的問題需協助處理,就在入門一個月後,發現自己每每家訪後都會身體不適、嘔吐感冒等身體反應,當時自己不明白為何以前怎麼家訪都沒事,現在怎麼身體這麼多狀況?於是有把這樣的狀況跟關心我的師兄姐回報,才明白是因為被 師父清淨渡化,好比說原本是一杯汙濁的水,被清淨後,當有一兩滴黑水滴進去時,便會非常明顯看見變化。就在入門兩個多月,我的二姐突然跟我說有看到一份職缺,也就是我目前現任的工作,是在學校工作擔任輔導員,工作性質簡單許多,不需要再到處家訪,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行佛事,感恩 師父慈悲的妙轉,讓我有個穩定且單純的工作環境,雖然從後龍下班後搭火車到沙鹿參加共心會所活動要將近一小時的時間,可是每當我來到共心會所,都感到踏實與法喜。近期在依教奉行過程,覺知到當格局被提升,看待事情的角度不同,所以處理學生的問題時,將禪行融入工作中很快就迎刃而解,尤其是體會到照著 師父慈悲開示共心團結不對立,以靜以定做一個純真善良的修行人,護持自己時時覺知不再用以前的方式對待工作上的人、事、物,工作上開始更有效率完成,還會與同事彼此共心完成各項交辦事項及帶大型活動,當自己在工作當中有困難時,貴人變多自然來相助,更能體悟何謂共心團結。
 
  然而這些體悟見證, 師父開示都只是附加價值,因為來到 師父座下, 師父真正要帶領弟子的目的是成就佛道。透過 師父的妙法,真的很簡單!起初只是照著依教奉行做起,憶起自己入門時,才真正看見自己緊閉的心門,深層看見自己對於人性的不信任,每到共心會所活動圓滿後就只想要第一時間離開,然而,當自己願意來到會所, 師父都早已為弟子安排好好的。感恩那時候因為妹妹家雯師姐有護持任務,所以我只好留下來等妹妹,才讓我有機會更認識大家, 師父便與弟子印心並且派了許多千手千眼護持著我。這一路走來三年多的時間, 師父是我人生的導師-讓我明白此生所為何來, 師父會做最好的安排,清楚知道什麼才是對弟子最適合的,而不是弟子所求所要。 師父就如同我的心靈導師,讓雅萍願意坦然面對自己的不足、願意還原最真實自已不再帶著面具,心安心定面對各種考驗與無常,因為 師父懂我的苦,來到 師父座下不分男女老幼貧富貴賤,每個人都是透過一樣的依教奉行,行中證,行中悟,懂佛理後讓我明白此生能追隨 明師禪行才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福報造化。
 
  最後,鼓勵在座的師兄師姐不管您是剛入門或者入門很久,真的要先給自己三到六個月的時間,試著依教奉行四件事來驗證,相信一定會有屬於您們自己的心得體悟,一定要相信我們每個人都值得過得更好。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