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開佛曲來聽,房內低層靈性,全都退到門外

感恩 師父把我找了回來,法界靈性佛示現,照顧未入門的親友

 

(岡山)林易萱

2019-07-13

  我是林易萱,目前是醫院裡的個案管理師,感恩 師父把我找了回來,2016年12月5日是我的重生之日。
  
  自小就帶著兩個疑問,第一,還記得5歲那年某天深夜,爸媽吵得不可開交,媽媽著急地跑來我房間跟我說:「妳爸要走了,不會再回來了!」當時的心裡沒有因為即將失去其中一位而難過,卻深刻的明白及不捨媽媽。當時我的本尊靈性清楚知道人不是為了受這些苦難才來投胎的,是有使命而來,但到底是為何而來呢?第二,入門前,長期被靈性干擾,每當到了夜晚就是痛苦的開始,熟睡時靈性會來摸我的手、抓我的腳,在耳邊講我聽不懂的語言,時常聞到屍臭味,鬼壓床更是家常便飯,白天總是昏睡卻睡不飽,這樣的狀況伴隨了我20年,總感到無奈又無能為力,時常像個瘋子一樣半夜對著空氣咆哮、怒罵三字經。
 
      記得有幾次睡到一半腳被靈性拉,我很害怕,希望媽媽能幫我,媽媽卻對我說:「他拉妳,妳不會踢回去嗎?」九歲的我心想連我媽這麼兇的人都沒辦法救我了,那世上還有誰可以?嘗試過收驚,從原本一個月收驚一次,變成每週一次,床頭擺了二、三十個護身符,但始終沒有效果,後來廟婆看不下去,直接拿了一疊厚厚的符給我,跟我說:「受不了就燒一張,燒完再來找我,這個大概可以讓妳撐一個月。」
  
  曾經算過命,算命師從我出生以來的經歷、成長環境、脾氣以及我的父母等等,說的無一不準,但最後對我說我這一生是為了修行而來。當時我覺得修行有很多的戒律,不能吃肉,這應該跟我搭不上邊! 
  
  我的體質敏感,阿公過世後我仍能跟祂聊天,媽媽被同事接引入門後,有一次我又與阿公聊天,阿公告訴我們必須去一個地方,我心中有很多疑問,仔細詢問之下才知道阿公要我們追隨 妙禪師父,但媽媽意識心很強,不願聽他人的話,於是要我再次筊杯問阿公,阿公很堅定的說:「對!」接著我與媽媽都連續擲了十個聖筊。
 
      媽媽入門後,也希望我入門,但我直接跟媽媽說:「妳就好好自己在那邊修行吧。」媽媽多次告訴我要聽佛曲,才不會被靈性干擾,但我都裝作沒聽見,直到有次騎車,我無法控制自己,一直催油門,但同時又有一股力量把我往回拉,感恩 師父!最後僅受點輕傷。因為車禍,於是我點開佛曲來聽,沒想到一點開,原本在我房間的低層靈性,全都退到門外,我觀到在佛曲所及的空間都有 師父的力量保護著,心想都還沒見到 師父, 師父就慈悲的保護我,我一定要在最快的時間來到 師父座下。
 
      於是我主動跟媽媽說要入門,參加完分享會後,原本黑眼圈很深又臉色蒼白的我,變得紅潤有氣色,身體也變得輕盈,肩膀沒有被靈性壓著的感覺。入門當天在接受傳法,教導我們合十禮敬時,我眼前乍現在2014年夢中曾見到自己入門的景象,夢中的我一樣合十禮敬,看見沙鹿共心會所高高的法檯上 師父的法相,以及當天代 師傳法的師姐的相貌都跟夢中一模一樣。原來我早就跟 師父有殊勝的佛緣,我終於被找了回來,內心無比的法喜。
  
  感恩 師父!弟子願意給自己機會入門, 師父就慈悲妙轉渡化弟子的業力,透過扎實依教奉行後我有了多方面的提升,以下是入門後的改變與見證:
 
  健康方面,有長達20年睡眠障礙的我,入門當天一覺睡到天亮,還有手腳冰冷、生理期的問題,透過禪定也改善了。而從小就會腰痛,無法久站,固定每兩個禮拜要到中醫推拿,在加入護持團隊後有次護持時,腰突然非常疼痛,在那之後,我的腰痛幾乎不見了,感恩 師父清淨渡化、暢通我的氣脈,給我一艘健康的法船。
 
  個性方面,因媽媽強勢霸道,總是一句「為了妳好」,從小我就必須服從,讓我面對家人、感情、工作、生活種種一切煩惱時,只能用情緒來抒發,雖然外表柔弱,但內心非常傲慢,脾氣很大,時常說來就來,冷漠又厭世。雖然我和媽媽都很愛彼此,但只要一個不順眼就開始大小聲,就在依教奉行當中,家人間的共業就被 師父妙轉了,有次回到家幫媽媽梳頭髮時才發現,我們好像很久沒有吵架了,且關係變得更加親密,像朋友一樣有說有笑,還時常分享彼此在禪行上的體會。
 
      而 師父給弟子的還不僅如此,阿公是我最牽掛的至親,感恩 師父依弟子的行,慈悲妙轉提升過世親人的靈性,我知道現在阿公也追隨著 師父修行,並和阿祖成為共心會所的護法,一同護持著所有參加共心會的師兄師姐,感恩 師父圓滿弟子的心願!
  
  感情方面,入門三個月後,猶如八點檔般的劇情發生在我身上,當時的男友在與我交往的同時也有很多對象,而其中一位還懷孕了,那位女生在一場車禍中被撞到昏迷,住進了加護病房,肚子裡七個月的胎兒也因此早產,我跟 師父說:「 師父!我好難過,想要趕快圓滿這一切。」在一次禪定中,發覺有幾雙眼睛看著我,和平常遇到的低層靈性不太一樣,他們沒有惡意,隔天那位女生透過他弟弟聯繫我說:「我姊去過妳的房間,看到了妳,醒來一直在問易萱會不會恨她,她好像介入了妳的感情。」
 
      她後來才知道原來她的本尊靈性會自己離開身體,那位女生說:「當時看到一位老爺爺,身穿白色衣服,脖子戴著一串佛珠,好慈祥。」於是我傳了 師父的法相給他們,那位女生說:「對,就是這位,祂是誰?還活著嗎?」我說:「祂還活著,是我的師父 妙禪師父!」她說看到我在打坐, 師父對她說:「妳也要定心!」接著要她趕快回去,不要出來太久,而 師父也跟著她回到醫院,看著她還有寶寶。
 
      我鼓勵她可以恭聆佛曲和恭讀禪行週報,她分享 師父好幾次出現在病房,護祐著她與寶寶,也會摸摸她的頭說:「要乖喔!」在播佛曲時,她說看到了整間房間都是閃亮亮的爆米花,我跟她分享那是在法界下的金黃色法雨,感恩 師父的大慈大悲,即使沒有入門, 師父也一直在護祐著她以及早產的孩子! 
 
  我的母親亞玲師姐2018年8月突然血尿,經檢查後發現腎臟附近有動靜脈血管畸形,是全世界不超過4例的罕見疾病,連醫師都束手無策。媽媽前後經歷了十幾次手術,但她不灰心也不放棄,在病床上都不斷與前來探視的親友分享是 師父的大威德力搶救她的生命。然而在第十一次的手術前,醫生說有生命危險,可能會死在手術台上,媽媽在病房很安定地跟我交代後事。但我心安心定且非常堅定跟媽媽說:「媽!妳的病我救不了,但我們的師父 妙禪師父可以」,很懺悔行得太慢,才讓業力趕上,真心發願要大願大行,一切就交給 師父, 師父會有最好的安排,最後一次的手術非常順利地完成,連醫生都覺得是上帝給的奇蹟,居然長出健康的血管,且沒有再流血了。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若沒有 師父慈悲護祐,媽媽早已不再世上了。
 
  最後我還想與大家分享參加 師父親帶的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時的見證,第一次參加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時,我就聞到花香味,心想怎麼這麼貼心,法會有冷氣就算了,還用香味讓我們放鬆!但就在法會圓滿後,味道就不見了,那時才明白那是殊勝法界的味道!就這樣在下一次參加大法會時,發現在靜心時聞得到,想認真聞時卻又不見了,我體會到,不管聞不聞得到, 師父帶領我們的是佛心印心,印心會接通佛力而不是業力,即便看似是我們提早一小時先至法會現場靜心等待,慈悲的 師父就不斷的與弟子佛心印心,且十方法界的護法以及 師父的靈性佛就已經到現場了,能參加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的我們,都應當要恭敬恭謹,感恩與讚歎。 
  
  感恩 師父!將我全方位的提升,若沒有 師父,我可能還像瘋子一樣,每天對空氣咆哮,以及面對每個夜晚來臨的煎熬,也有可能因放不下感情,一步一步走向無法挽回的結果,致使我在25歲時成為一個未婚懷孕的年輕媽媽,接著失去了我的母親,獨自面對這一切。感恩有 師父慈悲引領,帶領弟子跳脫了原本苦難的定調軌道,而過去的種種疑問,在依教奉行開悟後,終於找到了答案,我明白 師父要帶領我們的是成就靈性永生永世的美好,能夠大自由、大自在、大解脫、大圓滿!
 
      很懺悔讓 師父保護得太好,行著行著就安逸了,做著做著也就麻痺了,不是自己真心想要。透過不斷的內省,覺知到自己的狀態交付後,境就被 師父轉動了,體會到順逆一如,一切逆境都是 師父揹著我們走過來的。鼓勵師兄師姐打開心門給自己三到六個月的時間扎實依教奉行後,必然會有不一樣的心得與體悟。 
 
  佛弟子林易萱在此真心向 妙禪如來發願:願深度的覺知懺悔斷滅累世不成佛的習氣,全然交付,全力以赴,成為 師父弘法透明的大法器,以 師願為己願,實踐 師父的悲智願行。此生誓願追隨 妙禪如來,直至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易萱合十懺悔感恩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