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教奉行後,健康問題一一好轉

癌末的媽媽也受到 師父護祐,現在媽媽體力很好,生活如常

(北屯)林盈岑

2019-09-10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讓盈岑有補功德的機會,與大家分享入門以來的禪行心得體悟。
 
我的名字是林盈岑,爸爸是國小退休老師,媽媽是保母,入門前爸媽情緒容易定不住,常為了一點小事吵架,東西怎麼放、要吃什麼都可以吵架。有時晚上一吵起來,爸爸會大力將門甩上碰的很大聲把全家都嚇醒,不管隔天小孩要段考,還是要上班,都要等到他們吵完大約凌晨2、3點,全部安靜下來才能睡覺。小時候常被嚇到不敢上廁所,也最怕假日父母都在家,因為他們只要待在家就會起口角,姐姐和弟弟一畢業,立刻到外地工作、結婚,再也不搬回台中,只有我還留在台中工作跑不掉。
 
研究所畢業後找了二、三個月找不到工作,最後找到一個薪水低但可學習很多的工作,父母很擔心,一年後開始每天不斷的念我,問我加薪沒?要我換掉低薪工作。與父母的關係因此更是降到冰點,別人下班很開心,我下班則是很沮喪根本不想回家,每天過得很痛苦,常常躲在被窩裡哭。曾經花費上萬元參加心靈成長課程,卻只有短暫的效果無法真正解決問題。
 
有一次參加喜宴時,學姐發現我的左下顎有突起很不正常,而要我趕快看醫生,沒想到,結果開刀檢查出來是唾液腺二期腫瘤,爸媽知道都哭了,因為家族並沒有任何癌症的病史,早期媽媽幫我保了癌症險,那時還很鐵齒的認為,癌症和自己沒有關係,哪知才27歲就得癌症。生病後覺得就是因為父母的壓力害我生病,心中對父母充滿了恨與怨懟。開始會去想人是從哪來的,而死了要去哪裡?內心總會升起莫名的恐懼,我的心生病了,病到再也無法開心的笑了。
 
開刀休養後,不久就被公司通知解雇了。剛到新公司時,在同事瑜歆師姐邀約下參加了禪行分享會。那時還以為是讀書會就來了,進來時看到大門發現是宗教團體,心中負面意識大起,影片中當 師父的手與法相一出現,更是覺得「怎麼會有人自稱是大成就明師呢?」,因此會後沒有填單就離開了。
 
沒想到新公司的同事全部都是師兄師姐,每天都和盈岑分享也都被我拒絕,直到仁猷師兄說了一句話:「你來入門, 師父會保護好依教奉行的弟子和他的家人」,突然想到:萬一爸媽有一天也跟我一樣生病怎麼辦?不然先來看看這個 師父本人,我喜不喜歡,再決定要不要入門好了。記得站在報到處糾結了很久,才決定護持300元弘法護持金,帶著超級臭的臉入門,入門當天卻沒有見到 師父本尊,當下又大起負面,忍到圓滿後才回家。因為想要觀察 師父是不是真的,一入門的目標就是要就見 師父,於是就抱著認真踢館,以及「吃到飽」的心態,每週來一次,每次一定要擠出三個問題問老師。還纏著公司的同事不斷的問佛理,同事峻成師兄很用心,每天中午吃飯時帶著我看週報、心得見證的影片,盈岑從初期的懷疑、不信到後來被師兄姐的真心感動、甚至落淚,也在心門打開,依教奉行過程中,人生開始變得不同。
 
首先健康改善了。入門前因壓力大,背部過敏癢到不行,看了一、二個月的醫生、朋友買很貴的藥給我擦都沒有用,感恩 師父!卻在入門禪定大約二週後,竟然不知不覺好了。還有從專科起因壓力大,長達10年就算沒喝水,晚上睡覺至少會起床上三次廁所的毛病,也在入門約一年後突然發現可以一覺到天亮。過去因長期坐姿不良導致的脊椎側彎,坐著時要翹腳不然會很不舒服、走路駝背的毛病,也透過禪定時背脊打直,全身放鬆的過程,被 師父妙轉帶走。現在不需要翹腳,也不會腰酸背痛了;以前緊張時就會不自覺的抖腳,現在心安心定,腳也不抖了。而之前因為開刀留下了唾液分泌變少的後遺症,吃比較乾的食物一定要配水才吃得下,竟然也不藥而癒,吃麵包不用再配水。感恩 師父讓盈岑明白:人身法船的難得與珍貴,懂得照顧自己。
 
再來是家庭的改變,感恩 師父開啟我的智慧並安住我的心,原本冷漠的家庭關係,在持續依教奉行一段時間後改善。現在會關心父母身體狀況,避過可能與父母衝突的話題,從一開口和家人講話就吵架到二個月一次、三個月一次,至今好幾個月忘了上次吵架是什麼時候。更在加入護持團隊半年後,在家會主動幫忙做家事,媽媽洗好衣服,我會自動拿去曬。感恩 師父讓我擁有不需要被提醒的自覺。而以前每次出遊爸爸很愛拍全家福照,我不想拍,爸爸就會生氣罵人,因此盈岑最討厭照相了。姐姐總指著照片說:「盈岑怎麼都不笑?臉超臭的!」。感恩 師父,也在護持過程中,融入會所,打開心門,而帶走盈岑心中原本對父母的不滿,可以開心地笑出來。
 
2015年3月,家族共業引爆,媽媽因久咳不癒到大醫院檢查,竟然已經是肺腺癌第四期,因為腫瘤佈滿肺部,無法開刀又無法化療,只能先吃標靶藥,生病後的媽媽哭著跟我說:「我不知道還能幫你們煮多久的飯,你爸超怕死只要我煮飯他絕對不進來廚房。」一開始醫生開給媽媽吃很強劑量的標靶藥,負作用使得媽媽臉上長滿難看與破皮化膿的痘痘,很少掉淚的爸爸每天晚上都因媽媽的病而偷偷掉淚。感恩 師父安住了我和姐姐宛欣師姐及姐夫永翔師兄的心,我們知道 師父的力量可以幫助媽媽,姐姐和姐夫特別從台北請假來台中,不斷的跟超鐵齒的弟弟及爸爸分享,最反對我和姐姐去會所的爸媽終於因此而軟化。
 
感恩 師父!弟弟入門隔幾天,媽媽很高興的傳LINE說:醫生照完X光後,發現腫瘤縮小了。二週後爸爸也入門,隔天媽媽又傳LINE:醫生說腫瘤變得模糊了。不久媽媽複診時,醫生說藥效吸收的很好,可以改吃另一種負作用較輕的標靶藥,媽媽臉上的痘痘就此消失。感恩 師父!持續就醫過程,最大顆的腫瘤從3x4cm縮小到1x0.1cm,不用開刀,直接門診用光子刀切除即可,讓媽媽免受開刀之苦。而媽媽保險可以給付,標靶藥健保也有給付,讓我們省下大筆醫療開銷。記得有個朋友當初聽到媽媽生病時,說他朋友的媽媽也是一樣的病,結果一、二個月就過世了。感恩 師父!媽媽從發現生病至今已經3年10個月,雖然仍需化療,但副作用少,體力也很好。白天是三個小孩的保母,晚上還可以去跳排舞,假日和爸爸遊山玩水,最近甚至出國去大陸張家界爬山,到新疆走沙漠絲路。 師父是大成就明師,如實保護依教奉行弟子及未入門的家人。
 
接下來想分享護持弘法護持金的體悟,盈岑對錢非常執著,能用網路就絕不打手機電話,為了省錢吃飯、買東西都是最便宜的,機車油表不到紅色區不加油,而且一次只加50元不加滿,如果家人借車不加油就會在心中計較,入門初期為了省錢,晚餐只吃一顆芭樂。冠妙師姐說:原來她以前常看到一位在會所外啃芭樂,臉很臭的師姐就是我。
 
記得入門初期,因為剛到新公司,有一次仁猷師兄很有勇氣開口問我:要不要護持弘法護持金?當下剛好有事,我就順勢落跑,但是靈性真的清楚明白,心裡開始考慮這件事。幾天後我決定先護持隨喜功德金一千元,其實我長這麼大,從來不曾為別人付出這麼多錢。卻因為看到 師父很辛苦每週北中南坐高鐵來親帶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即便經濟能力有限,還是希望能盡一點心力護持 師父弘法。感恩師兄的堅定,盈岑也開始護持弘法護持金。感恩 師父,就在願意護持的過程中, 師父帶走了盈岑對錢的執著、貪念與自私的習氣,心變得更開闊自在。開始學會感恩家人、朋友,會主動買點心給家人享用,也不再計較家人借車有沒有加油。
 
而工作上也很感恩 師父的妙轉,去年有機會來到現在的公司,不僅薪水終於突破了三萬,行政助理地性質也很適合自己的個性,最棒的是8:30到16:30的上班時間,不用加班見紅就休,別人要補假上班我們卻不用補,而有了更多禪行利益眾生的時間,連中餐都是公司出錢。朋友都問我你是去哪裡找?還有缺嗎?他們也想要。而一直擔心工作不穩定的爸媽,終於沒有再念我了。
 
佛弟子林盈岑真心向  妙禪師父發願,願此生此世成為師父弘法利眾的透明法器,大願大行,全然交付,突破無法見性的障礙,直至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感恩老師
感恩師兄師姐
盈岑合十懺悔感恩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