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圓滿我與家人間的隔閡,心安心定,不再擔心害怕家族遺傳性疾病

感恩 師父一直與我同在,即使身處異鄉,依然妙轉護佑,讓我如獲重生

 

蔡博雅

 
2019-12-02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讓佛弟子蔡博雅有補行功德的機會,與大家分享我來到 師父座下的心得與體悟。
 
       我是蔡博雅,從小生長在重男輕女的家庭中,從我有記憶以來,母親對哥哥總是百般包容與愛護,對我只有打罵,我曾想自己不是這個家親生的,因為我從沒感受過家庭應有的愛與溫暖,這樣環境下的我,從小因自卑而常用堅強來武裝自己,長大後,一心只想逃離這個家。
 
  但就在2013那年,家族業力引爆,1月某天凌晨2點,爸爸因感染肺炎緊急到醫院急診,但媽媽要我照常去上班,沒想到上午10點多就接到醫院的病危通知,還記得當時的我,騎著車一路哭著趕到醫院,最後只能在病床旁看著爸爸的生命一點一滴流逝,直到離開,而我們卻什麼也不能做。4月因工作造成的職業傷害,引發脊椎側彎導致椎間盤擠壓到神經,只要久站,身體就會像是有很多針在扎我的腰,嚴重的話,甚至痛到背部,每當發作會讓我無法繼續工作,5月底只好辭掉工作休息,並進行長達半年的整骨治療。10月又與交往多年準備論及婚嫁的男友分手,頓時失去了依靠,整個人變得消瘦憔悴,當時的我,對於人生已不抱任何希望。
 
  直到某天我的大學同學玲玉師姐,在臉書上看到我的近況,關心及與我分享 妙禪師父,並從台中南下邀約我參加禪行分享會,進入高雄共心會所禪堂內,看到 師父的法相,覺得好像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但頭腦想著,這個 師父是凡人相啊!怎麼會是佛呢?當分享會中一播放佛曲時,心中卻莫名的感動想哭泣。但當時因防備心強,沒有填入門報名表,回程載著接引人去高鐵站的路上,問她相信這是真的嗎?師姐說先給自己三到六個月的時間來實證,她是有所改變才跟我分享,不會騙我的,於是我放下原本的戒心,與師姐約定在下週的新班同修共心會直接入門。入門當天,老師說:業力交給 師父渡,同修儘管依教奉行,只要願意依教奉行的弟子, 師父會慈悲保護絕對依教奉行的金剛弟子及弟子家人。當時想到往生的爸爸,於是願意留下來實證。
 
入門後的改變:
 
一、個性上的改變
  入門前的我,個性孤僻害羞、自尊心強,因此不會主動跟陌生或不熟的人交談,常在與人溝通過程中,無法接受他人意見,認為自己的意見才是對的。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在我願意依教奉行後,原本對他人緊閉的心門,被 師父打開了!還記得,當我一個人在陌生的國家旅行時,我必須主動開口問別人,例如詢問火車搭乘時刻及票價等等,也能和陌生人聊天,不再被防備心障礙了。而過去得失心非常重的我,現在心鬆開了,不再執著事情結果好壞,即便結果不是我要的,心也不再糾結,而是願意內省自己的問題。一直以來脾氣很差的我,從來只有別人的錯,自己永遠是對的,但現在願意去傾聽別人的意見,感恩 師父帶走我的習氣。
 
二、與家人間的隔閡不見了
  從小感受到長輩們重男輕女,對哥哥寬容仁慈,對我卻如仇人,在這個家感受不到愛,長大後的我,只想逃離這個家,從上大學到出社會工作,我都在外租屋,休假才會回家,後來因爸爸過世和脊椎受傷,才搬回家住,但與媽媽生活習慣不同,有很多摩擦,還記得有次受不了媽媽對我發脾氣,憤而在除夕夜離家出走,在2014年5月有機會與朋友一同到國外打工度假,一去就是3年,在國外的那段期間,我覺得自己很快樂,因可不必面對這個家,後來因簽證到期,我才不得不回台灣。
 
  回台灣後一段時間後,因著對於烘培的熱情,讓我有想成立工作室的念頭,然而因媽媽的反對與責罵,讓我們的感情雪上加霜,有天晚上,打開官網看著 師父的法相,並告訴 師父,願將一切的不安與擔心交付給 師父,說完後眼淚就一直掉,心裡突然有個聲音:全然交付,禪行擺第一,一切就隨順圓滿!當下我決定更融入共心會所,原本固定一週只參加一次禪行活動,改為兩到三次,也開始加入護持團隊,當我願意的同時, 師父就慈悲的妙轉我與媽媽之間的關係,原本因反對成立工作室的媽媽變得願意護持我,在做訂單時,材料不夠還幫我跑腿,拿試吃品跟親友們介紹,和媽媽的相處越來越融洽,有次排了兩天假帶媽媽去台東玩,兩人租摩托車輪流騎,一路上有說有笑,現在要出遊時都會邀媽媽一起,和媽媽的感情變好了,並珍惜能和家人相處的時間,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慈悲妙轉了我和家人之間的共業。
 
三、感恩 師父圓滿弟子的工作
  但因工作室生意不穩定又辛苦,只好另外找一份正職的工作,就在我思考是否要繼續從事烘焙工作或轉換跑道時,某天在禪行週報中,看見 師父開示:「一切聽 師父的,行 師父引領的佛道、中道,家庭事業依個人專長與經驗,自在中全力以赴。」心中猶豫不決的事,總算有了方向,當我再回烘焙業,因自己不適合烘焙業責任制的工作型態,我終於看見只要選擇繼續留在烘焙業,就只能在定調的軌道中惡性循環。於是我跟 師父發願,懇請 師父引領我,一切交給 師父!發願後,我開始有了方向,也順利找到新工作,現在的我從事食品研發的工作,可以在辦公室坐著處理表單,也可以在研發廚房做樣品,不會像之前在烘焙業久站又搬重物,雖然轉換跑道壓力大,但能學習更多。到職七個月還是菜鳥的我,已有兩個負責品項上市,感恩 師父的引領,讓我跳脫了一直以來的職場經驗。
 
四、感恩 師父慈悲渡化,不再害怕鬼壓床,身體也越來越健康
  從小體質較為敏感,小時候曾看得見低層靈性,長大後常常被鬼壓床,因此晚上睡覺都睡不好,氣色很差,常莫名這裡痛那裡痛,因此從小睡覺一定要開小夜燈,睡前都會想,希望今晚不要再被壓。為了不被鬼壓床,我會去收驚、求護身符,還記得有次去收驚,當時的法師只說我的體質就是容易被跟,要定時收驚驅趕,但每當收驚後過沒幾天狀況又回來了,就連戴護身符都沒有用,入門後才知道收驚只是驅趕而非渡化,所以才會不斷反覆發生,但就在入門後,某天在國外,晚上租屋處因跳電而停電了,必須要等到天亮才能請人來修,那晚我卻在沒有小夜燈的陪伴下,心安心定地睡著了,也從那天開始我再也不需要開小夜燈睡覺,更感恩 師父的是,入門後不知從何時開始,再也沒被鬼壓床,可以安穩地一覺到天亮。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我從來沒有向 師父求過, 師父卻慈悲的渡化、妙轉多年困擾我的鬼壓床,甚至是多年的脊椎舊傷,當時嚴重到連躺平都痛得無法入睡,只能屈膝彎著身子睡覺,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就在我願意依教奉行後,脊椎的舊傷不藥而癒,現在怎麼躺都怎麼好睡,即使工作久站,也不再腰痛背痛了!
 
五、心安心定,不再擔心害怕家族遺傳性疾病
  因家族有遺傳性小腦萎縮症,家族裡已有多位成員發病,爸爸是其中的一個,一開始因爸爸走路都會偏一邊,開始去醫院檢查,當時的醫學還查不出病因,於是家人開始求神問風水,那時還小的我覺得很奇怪,生病為何要去廟裡問事,跟祖先的墓地有什麼關係呢?但即使尋求各種方式,依然無法救回我的爸爸,看著爸爸到了後期連站著、坐著都會跌倒,甚至無法自理生活,只能隨著病痛的折磨,直到離去,現在才明白這就是業。在2009年我也找了爸爸的主治醫師做檢查,檢查報告結果出來,我也遺傳了小腦萎縮症,這是個多麼殘忍的事實!雖然醫生表示不一定會發病,只要定期回診觀察即可,即便如此,我仍然覺得自己已沒有未來,有長達好幾年的時間都不敢面對現實再回診檢查,直到有天哥哥、嫂嫂因想做試管嬰兒,要我到醫院拿爸爸當年的資料做基因檢測,自己才鼓起勇氣回診,醫生在幫我做簡單的檢查後,對我說狀況很好,當時心裡只有感恩、讚歎 師父!感恩 師父的護佑,這些年來 師父總是把弟子保護得好好的,讓我有健康的身體法船,能夠好好追隨 明師禪行。現在和家人討論此病症時,也不再有心理障礙,因為我清楚明白,我有 師父!
 
  感恩 師父從沒放棄我,一直與我同在,即使無明的我身處異鄉, 師父還是將我保護的好好的,感恩 師父給了我重生般的人生,我願成為 師父的千手千眼,全然交付突破提升,追隨 師父,大願大行,將 師父的佛愛分享給親朋好友。
 
  佛弟子蔡博雅真心向 妙禪師父發願,誓願成為 妙禪師父的真金剛弟子與千手千眼,早日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佛弟子蔡博雅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蔡博雅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佛弟子博雅合十懺悔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