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見證,無限感恩

一切的變化與突破,都來自於大成就明師 妙禪師父

 

張恆殷

 
透過 師父的引領,讓我開始懂得感恩、讚歎、覺知、懺悔,重新檢視這個熟悉的自己,才赫然發現卻如此陌生,原來我是一個這樣的人!我開始找到真正的自己,原來自己是靈性的,而且帶滿業力與習氣。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感恩 老師!
    佛弟子張恒殷合十懺悔感恩能有機會在此分享禪行心得。
 
成長背景
    恒殷來自雲林傳統農村大家庭,從小在嚴格的家庭教育下長大,記得國小二年級曾經因為一次月考成績第二名,而遭罰跪在廳堂,更遑論生活上的言行舉止;天生叛逆的我,讓我與母親嚴厲的管教不斷產生衝突,這種衝突與日俱增,但是在這樣的家庭教育下是無法反抗的。直到國中一年級需到不遠的鄰鎮就學,於是毅然爭取離家住校。而母親畢竟是賦予我生命的根源,她教養我們的辛苦歷歷在目,直到長大工作、結婚、生子…,雖說養兒才知父母恩,可是對於和母親那種嚴厲易怒且嘮叨不休的指責,卻仍舊無法壓抑自己的脾氣,因此雖然想家,但是我選擇遠離。
 
    入 師父座下後,不知不覺中,困擾自己的鼻子過敏問題,已經解決,就連感冒都很少,而這些改變還不是讓我最訝異的;透過 師父的引領,讓我開始懂得感恩、讚嘆、覺知、懺悔,重新檢視這個熟悉的自己,才赫然發現卻如此陌生,原來我是一個這樣的人!我開始找到真正的自己,原來自己是靈性的,而且帶滿業力與習氣。
 
入門經過:
    恒殷是於五年多前,96年5月2日入 師父門下,至今已過五年又四個月。當初是參加高中同學會,與二十年沒見過面的燿宇師兄比鄰而坐,高中時與燿宇並沒有太多互動,但是對燿宇的轉變有深刻的印象。
 
    當天以前的班長(林正昌,師大心輔系副教授)聊到他在心理科學領域研究,發現很多無解的問題,他說:例如有兩個人,他們的家庭環境背景相當,成長過程也相仿,而其中的A背景環境又比B好些,但當他們遭遇到相類似打擊時,A自殺了,B卻想得開?雖然科學有很多解釋,但他覺得並不夠說服他。但是要是承認人有「靈性」存在,那一切就都有答案了,所以他自己也熱衷於道教的研究。於是,修行的話題在同學間談了一下,席間燿宇師兄也發表了他的一些看法…坐他旁邊的我問他:「你有在修行?」 他回答:「有在禪修。」我又問:「那我可以去嗎?」
 
    於是約好隔週二(2007/05/01)再聯繫,於是安排熙婷師姐說明精舍禪修概況,讓我入門前先有體認。隔天就這樣順利入門了。
 
首次法會
    入門第一天,當時只當這是「上課」,就好像外面顧問公司的學習課程。當然,所有的學習,自己一定要放空,才學得到東西,我本著恭敬的心跟隨同修師兄姐的導引入席、禮敬、禪定、迴向。看著座上的 師父,只覺得他是一位謙虛和善的長者,聽 師父開示佛理,都很簡單,可是又很究竟,更重要的事是──不管別人怎麼去講去說,那是別人的感受,但是自己不會騙自己。
 
    我找到我的歸屬,我的家。長久以來尋求的原點。當天心中悸動不已,本以為事俗的摧殘已讓自己的真感情躲藏起來,但是那天我永遠記得,整個法會進行過程,多次不自覺掉淚,我知道 師父不一樣!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我遇到 師父以後,我也不一樣了!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感恩接引我的師兄姐!
 
解開心結
    雖然我很不願提起這件事,但是這是我開悟的楔子。
 
    燿宇師兄與熙婷師姐退轉的事,在我心中琢磨了好久,已經變成「折磨」了。幸運的是我有參與廁所的護持工作,讓我在這段期間仍舊必須準時到達,但是最感恩的還是 師父的不離不棄。有一次幸遇 師父上12樓使用化妝室,他以一位大成就者的大智慧,悉知悉見弟子的無明,但是還是慈善的注視我的雙眼,當下感到懺悔不已,那天晚上上課禪定,終於解開自己心中的結。對於燿宇與熙婷的感恩是一樣的,雖然他們選擇退轉。但是自每一位 妙禪師父的弟子入門那一刻起,就是 師父與弟子間引領的開始,我們是來跟隨 師父修行,要明心見性,見性成佛的。
 
首次見證
    同週週四,接到趙軒老師的一通來電,提醒我大信大行,這又是一個契機,隨即我約了以前公司總經理,雖然他還未入門,但是即便是這樣小小的心行,都會有所觸動,感恩老師的提醒,那是一個轉捩點。
 
    週六,如同往常忙碌生活,當天晚上哄小朋友上床,自己也睡著了,但到了半夜忽然醒來,因為今天還沒禪定。於是拿了禪坐墊到客廳,開燈靜心。自那天與領受 師父注視後,除了開了層悟之外,總覺得法船敏感許多。夜半兩點,萬籟俱靜,秋意薄涼,但是另有一股涼意襲來,當下想起師兄姐的叮嚀,於是當天禪定持金剛蓮花印,感恩禮敬、恭頌開經偈、觀想 師父住位、但沒有轉結一心大圓滿手印。一下子就從安入定,但是也由於未轉結一心大圓滿手印,當天將注意力上移禪心輪後就入定,沒有通達法眼輪,自在往外觀(隔日 師父才傳內觀法門,但回想當天晚上所見應是內觀體內小宇宙)。
 
    入定當下,其實自己是沒有任何意識的,但對外面所有變化很清楚,突然之間,一種壯闊的景象呈現,我清楚知道自己注意力是在禪心輪,由禪心輪往下看,猶如從太空望向地球一樣廣闊遼大,一股力量正將周匝暗黑的光雲往中間吸引,雖然景象已超出我能想像與理解的,但當下知道那是我明心輪的位置,更重要的是,那不是我自己所為,是住位的 師父,我的靈性當下無比讚歎,但更讓我感恩的是陪在禪心輪的我的身邊,還有一尊 師父的靈性佛。
 
    對於 師父的慈悲安排,當下感恩讚歎,他除了幫我們清淨外,還多一個保護,而更讓我驚歎的事,是那股暗黑的光雲不斷朝 師父明心輪收引妙轉,漸漸由濃轉淡,由淡轉清,由清轉淨,由淨轉亮,讓我更詫異的是那範圍就是我的家!原來不管你有沒有觀到,只要每日一禪定, 師父除了清淨同修的身心法船外,還清淨了整個家園。清淨的過程是如此令人讚歎、感恩。恒殷如實見證。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再次見證
    有過上次的見證後,法船漸開,靈性也更敏感,開始體驗到先前聽聞師兄姐講的「揹很多」的感覺。2008年11月11日星期二那天,自覺不安,好不容易捱到晚上上課,心中企盼能到精舍見到 師父,一如往常護持12樓化妝室,所以較晚進到法會現場,本來應該會坐在後面,但當晚剛好遵循 宜靜老師指示往 師父休息室去,一踏進前門,剛好又接到 師父慈悲的注視,不安的感覺頓失,當天晚上禪定過程,靈性感恩,淚流滿面。
 
    當天課後又上12樓護持,看到化妝室牆上標語結尾都是「如來精舍感恩您的護持」。當下驚覺,「廁所」,這容易被忽略的地方,其實它就是法會現場,也是 師父淨土,對自己原本稍存的漫心不啻當頭棒喝。沒錯!同修使用精舍的任何設施,何嘗不是懷著感恩與護持之心,這種同修護持同修的行為,不就是「禪行」?既是禪行,不就是與法會一般殊勝!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翌日,心中仍然盤旋著感恩 師父與護持的殊勝,但是煩忙的工作一天下來,靈性的那種感受又來了,頭一次覺得在家的每日一禪定如此重要,猶勝對身體急救一樣緊急,一回家,包包一丟,開燈、禪定。心中抽痛頓解,滿懷對 師父的感恩,同時懺悔自己只在感覺到受恩與 師父時才知感恩,這種真心自覺馬上讓自己又開一層心門,原來自己只在自己有「感覺」時才懂感恩、讚歎、懺悔、謙卑。自此突然引發一連串的心門敞開,更殊勝的是如實的觀到開悟時靈性與 師父間的景象,原來開悟不只是一種「感覺」,是有實質意義在的。自己靈性一整天的抽痛鬱結,在禪定時本來只是化一股黯光朝 師父飛去,但忽然顫慄想到帶給自己那麼難受的「東西」朝 師父飛去,當下反射動作伸手要去攔阻,免得傷害到 師父。無奈的是自己面對自己身上的靈障、業力竟然如此無力,連不要它出去都不行。
 
    師父在做的,更過於為人父母或為人子女的,願意為父母子女承擔身體病痛一樣;更讓我感恩的是,就當我有如此護持 師父的心時,心門忽然大開,原本只是一股的黯光,忽然轉成黑壓壓一片,更快更大量的湧向 師父,我靈性大聲哭喊,但是還是無能為力,沒有辦法保護 師父,我知道那是因為「感恩的心門」大開,而且真的有那道心門。 我懺悔自己宿世累結下竟有如此多業力,沒想到懺悔心門同時大開,我不捨 師父,因為每開一個心門,大量業力就湧向 師父,被 師父所妙轉,偏偏我是那樣無助的,只能接受 師父的幫助與渡化。自此,我見證到到開悟的心,其實就是打開感恩、讚歎、懺悔與謙卑的心門。妙禪師父---一位大成就明師,竟然大慈大悲的接受弟子、眾生的感恩、讚歎、懺悔與謙卑,還諄諄告誡弟子要真感恩、真讚歎、真懺悔、真謙卑。
 
行政護持與輔導護持
    去年七月份起,恒殷有幸能參與精舍法會班長、分享會班長及座位引導的護持,加上原本輔導組的護持、車輛護持…事業上又剛好因新的轉換須要更多投入,於是一切忙上加忙,一直勉勵自己:我不是最忙的,一定有辦法可以圓滿一切!但是事與願違。任何一項的護持機會我都很珍惜;任何一個事業機會也都難得。我都不願割捨。然而,已經連續十天都沒有在晚上十一點前回家過,兩個可愛的女兒不禁問我:爸爸,你為什麼連假日都要搞到三更半夜才回來?我無言以對。小女兒又問:爸爸,那下次甚麼時候晚上會在家?我有點心疼的回答:下下禮拜二晚上就可以在家了。
 
    我驚訝的覺知到:這樣子真的圓滿嗎?不是說:只求成佛不求餘物,餘物自然有嗎?不是又說:只要把禪行擺第一,一切都會隨順圓滿嗎?這一切我沒有「圓滿」的答案,一切在「不圓滿」中不間斷的運作著。之後在一次護持同修的談話中,我觀 師父住位,與師印心,通過我,同修收到 師父印心的力量,我竟然脫口而出:若要把修行、事業、親情友情、自我來排順位,那麼就算把修行擺第一,一切也必不圓滿;因為一切的事業、親情友情、自我等等都是我們修行的好道場。面對自我, 師父要我們每日一禪定。面對親情、友情、愛情的眾生性, 師父要我們行接引利他。面對事業、工作,我們應以護持的心去圓滿。回到精舍,護持與參加法會都是無比殊勝。對於一切的串聯,時間的卡位就變得相當重要,每個環結的的處理效率更是關鍵。
 
    當我的心開暢了,一切在 師父妙轉下,開始變得不一樣,我把握每個可以和孩子相處的片段,雖然過程必須來回奔波;對於事業上的客戶,護持的心讓我更加謙卑與無微不至的輔導,客戶滿意度大大提升;當我在精舍護持崗位上就位時,不再掛礙工作與家庭,全心投入護持。面對種種都以全然的心與護持的態度,於是各方面開始不斷圓滿。這一切的變化與突破,都來自於大成就明師 妙禪師父!
 
現在
    透過願意依教奉行,工作上我開始坦然面對挑戰,與家人、孩子的相處也更親密,而最讓我驚歎的是,當我過年回家,我竟然開始平靜的面對母親的叨叨絮絮,才第一次聽到母親對孩子的關愛,並順利排解原本弟弟就要引爆的衝突!生命的歷程無法中斷,也無法重來,加入大成就明師 妙禪師父的引領後,讓我懂得感恩賦予我生命的母親,讓我認知到生命的本源。
 
     在此誓願追隨 師父,直達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感恩老師!
   
                          佛弟子 張恒殷 頂禮見證
 
佛弟子張恆殷以上心得分享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負一切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