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是娑婆世界中無法被取代的「唯一」!

31歲前,我的生命是父母給的;31歲後,我的生命是 妙禪如來給的!

(高雄)莊逸筠

2020-07-11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給佛弟子莊逸筠補行功德的機會,在此與大家分享心得見證。
 
  我是莊逸筠,從小在眷村中長大,是父母的掌上明珠,造就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童年非常的多彩多姿,翻牆、飆腳踏車、拿鞭炮炸別人家的田、午睡睡在樹上等,這些都是家常便飯。從小運動神經較發達,所以很多體育項目難不倒我,跆拳道、保齡球、籃球、標槍、撐竿跳、射箭、攀岩……等,家中的獎盃、獎牌、獎狀多到數不清。因此造就了傲慢的個性,常常不把人放在眼裡,覺得大家都很弱!雖然運動成績理想,但也沒有因此荒廢自己的課業,在校也是模範生、班長,畢業更是拿到市長獎,也因為課業與體育都有不錯的表現,所以一直以來都是師長、教練們的寶貝,甚至有屬於自己的一句至理名言:「沒有我辦不到的事,只有我不要做的事。」
 
  後來成為一位射箭選手,但在高三那年,右手肩膀韌帶受傷,因此無法再拉開弓,更別說把箭射出去了;我的夢破了、心也死了,雖然這一路沒有放棄過治療及復健,從有牌的醫生看到無牌的醫生,然而我的手依然沒有力量;這樣的身心煎熬,直到大學二年級,竟然被診斷出罹患了憂鬱症與躁鬱症,那時苦不堪言,內心的痛,沒有人能懂,想當老師、教練的夢都破碎了,人生毀了,而我也徹底的廢了,考到教育學程到底有什麼用,所以直接放棄!並思考著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要當人?於是開始肆無忌憚、夜夜笙歌、鬥毆、鬧事與菸、酒當知己,過著對父母咆哮及摔砸東西的日子。
 
  2011年認識了一位房仲大哥,他一見到我就滿臉通紅、身體不受控制,那股力量的呈現,是我從未見,後來才知道他是神明關公的代言人,他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你知道神明在找你嗎?」我心想:我怎麼知道!自然而然就不把他的話當一回事。有天在洗澡時,脖子被一股力量掐住無法正常呼吸,所以便撥電話給這位房仲大哥,想詢問這樣的狀況到底是怎麼了?他立即和我見面,身體的反應漸漸緩和下來,並告訴我,要我在一個禮拜內,一定要在太陽下山前抵達高雄市的某間宮廟,向神明稟報,求個平安符,在那過程會擲筊─總共四個,會有一個笑杯、三個聖杯,還告訴我那天太陽會比較晚下山;但我仍然不相信,所以聽聽而已。就在這一個禮拜內,接二連三的發生一些讓我無法相信的事;首先是開車前往公司時,因下匝道前方汽車撞上一台機車,機車騎士整個飛到我的前方引擎蓋,而那位騎士卻是公司的打掃阿姨。後來,下班時又遭遇連環車禍,但這一切事故都有種閃過身的感覺,但發生了這些事件,讓我更不安,心想著,那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安排某日下班後趕去指定的廟宇參拜,果真太陽比較晚下山,也真的擲筊杯四個,這一切的一切也太巧合了吧!因此讓我漸漸相信有鬼神,也走上了修行這條路,每次放假我總是跑台灣各大廟,遵照著神明籤詩的指示要去哪、找誰,彷彿出任務般的跑遍台灣。
 
  直到有次的籤詩,內容是要我當「神明的代言人」,但懵懵懂懂的我,根本不懂這一切要做什麼?老師說:「這就是你要幫關公辦事啊!」心想發瘋了嗎?我才25歲,我有我的夢要去闖,我才不要穿肚兜、穿繡花鞋,還要用奇怪的聲音說話,醜斃了!所以我想抗拒這一切,我問我該怎麼做?老師說可以去找神明延期,去求看看,我便前往求神明,但跪了大半天,起立、跪下重複不知道做了幾百次,仍然沒有改變三年後要辦事!天生反骨的我,完全不想理會這事了,隨便要怎麼樣吧!我不要,你能耐我何?命運果然沒有放過我,晚上睡覺時,總是清楚的夢見參加自己的告別式,也看見自己的訃聞享年31歲,這一切的一切讓我不知所措!我不是一個容易相信的人,所以開始了多方求證,開始認識了更多的修行人,但結果都是一樣的!都是告訴我,我很有佛緣,今生是來修行的,如果沒有修行,壽命非常的短!聽完後,依然不相信,我身體那麼壯,我運動選手,怎麼可能啊!當有這樣的想法時,就一直觀到自己死亡的樣子,很安詳,沒苦痛的樣子!而修行的這條路上,神明關公也把我有車關的年份都告知我了!但命運定調的軌道仍然跳脫不出來,只能任它擺布!三年的時間過的好快,神明說三年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三年後,就要開始濟世辦事,直到快到三年時,我的心開始亂、開始擔憂……便開始找尋「人」的師父、老師教我,因為不要虛空法界的靈性教我,我要實實在在的「人」!地球上有七十幾億人口,要找個正派的人教,絕對不是難題!但要找這個人……卻又真的好難好難!台灣找了一圈,我認為是正派的人們,當我說:「你收我為徒,好嗎?」總是被委婉的拒絕,他們都告訴我「我收不起你,你要再去找,你要禪行的。」我心中總是期盼出現一位引領我的師父,祂到底在哪裡?我找到無語問蒼天,我沒有不要做,我做我做……,那我的師父到底在哪?找到萬念俱灰時……便開始想要結束人生!我將自己的身後事都準備好了,更是真的不知道為何我的人生會變成這樣?從小到大根本不相信鬼神,但卻常被靈性干擾,幾乎天天被鬼壓,也常常看到靈性,在我向家人反應這一切時,爸爸總是告訴我,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而媽媽就會私下帶我去問事,所以常常得喝符水、洗符水、上廟宇,但這些儀式總是無法讓我真正遠離靈性的攻擊!當被攻擊時,總是對它們說:「來吧!請便!」因為我根本無從反抗這一切。
 
  2013年7月的深夜,我與朋友在KTV歡唱時,突然左膝蓋卡住伸不直,便嚷嚷快送我去醫院。因運動員的背景,讓我有骨骼架構的概念,所以試著將自己的膝蓋歸位,歸位後我不再疼痛,因此不把這件事放心上。直到過幾天在電影院散場時,我起身後左腳軟腿無法站立,驚覺事情嚴重才前往醫院就醫,經由診斷後是前十字韌帶斷裂及半月軟骨破裂還有一顆骨瘤,需手術才能修復,但遇到農曆七月,媽媽按照習俗不適合手術的理由與醫生擇日再約開刀時間。在這一個月當中,有位道教師姊千叮嚀萬囑咐的要我不要手術,因為就算手術成功,我的腳也不會好完全,因此介紹一位天上神醫的乩身開中藥給我吃,在吃中藥的過程,我的腳漸漸不會沒力氣與疼痛,也可以正常的行走,但還是會卡住,要一直把骨頭歸位。
 
入門的契機
  喜歡拍照的我,總是用相片紀錄人生,紀錄著那回不去的時光,也因2014年5月我的大舅突然的離世,所以家族想出國聚聚!為了記錄這難得的家族旅遊,我前往相機店購買新鏡頭,因而認識了我的接引人。我是一個很跩的人「我的事不干你的事,我買鏡頭你就介紹,其他你不用跟我聊!」沒想到師兄對我說,他感覺我背後有一股好大的力量,我心想你最好知道!但又好奇的想知道他接下來要講什麼瞎話,我們便不知不覺聊起修行,他告訴我,他有位 師父!我心想「師父」!我要找一位師父!後來我答應參加禪行分享會;一到禪堂,我明白這裡是一個充滿正量的地方,但看到法台的照片,跑出3D立體的 師父,又看到大家的親切,我便開始戒備,當時我的左膝蓋好痛好痛,所以不願意填寫報名表!雖然師兄師姐鍥而不捨的邀約我,但是我還是不理他們,只回答「要寫才能離開是嗎?」我根本不理會他們如何安撫我,反正寫一寫,我就要走了!我也沒有在預定的時間入門!後來又因要買記憶卡,又前往相機店購買,心想我不要再遇到師兄!沒想到又遇到了,這次他不敢再跟我聊 師父了!但在閒聊中,聊到了三惡道,我好奇的問他,什麼是三惡道,沒想到他居然會!我就更加好奇,原來真的有東西可以學,這是我要的地方!入門我沒有所求,只是抱持著學習的心態像上補習班一樣,依教奉行只想懂佛理與禪定,於2014年12月19日入到大成就明師─ 妙禪如來的座下。
 
 師父的慈悲示現:
(1)在弟子未入門時, 師父已疼愛守護及示現
  入門當天,要出門時因找不到平常穿的外套原本打算取消入門,但又不好意思答應了沒做到,於是來回找了好幾次,一樣找不到!就在我火大的時候,看到旁邊的車頂有一顆人頭對我賊笑,我知道我被靈性整了,但越是整我,我越要出去!一回頭我看到了 師父的法相就在我眼前對我溫暖的笑,當時還想說這位先生是誰?後來想起來是在禪行分享會時看到的 妙禪師父!接著就上樓找到了衣服,順利前往共心會所入門;再次踏上禪堂,我便開始注意 師父的法相是不是3D投影的?這次並沒有觀到任何的相,我便專心的接受傳法;傳法後的一小段時間,我拿起了手邊的三聖教,當我看到第一句的開示,我非常的認同,也明白這三聖教的第一句話就是重點,後面內容都是在解釋第一句話!
 
  共心會時的禪定,我觀到好亮好亮的白毫光,讓我快要瞎掉似的,我不明白到底為什麼?這股力量好不凡,讓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回家,回家後趕緊練習今日所傳的禪定,不知不覺我禪定了35分鐘,禪定時眼前一直有人走來走去,穿白上衣,黑長褲,雙手還合十,這不是 妙禪師父嗎?禪定後睜開眼我發現房間變成金黃色,讓我驚嘆不已。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2015年5月14日的禪行分享會是我入門後第一次參加禪行分享會,在禪行分享會尚未開始前,我一如往常,靜靜的望著 師父的法相,這也是以往提早到共心會所的原因,不是因為有時間觀,而是想靜心,然後迎接殊勝共心會所活動,以及想好好將慈悲的 師父記下來;就在這個時候,坐在法台前方的新朋友,他們都還不是 師父的弟子,但隨後映入眼簾的卻是慈悲的 師父已經送給了這些新朋友們禮物了!禪堂內下起了如下雨濛濛般的法雨,是白金色的雨,飄向這些新朋友的身上,頓時我想起了自己是多麼無明,只有那平等無二、大慈大悲的住世佛才會有那對眾生真平等、真愛及真慈悲!
 
(2) 師父親帶的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慶生法會─明心輪的聲音
  2015年6月是我入門半年,參加了 師父為六月壽星舉辦的慶生法會。法會當天我坐在中後段的位子,也知道要寫心願貼,但當時候的我一點想法都沒有,因為在過去的輔導大組聚中,也曾經寫過心願,但無明的我根本不相信師兄師姐口中所說的要恭呈 師父? 師父會看!?所以慶生法會中的我,就觀 師父住位,意思、意思的寫了一下,其實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卻無意的寫了我要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接著法會開始, 師父上法座,佛曲「還君明珠」一播放,我的明心輪便開始吶喊著「我回來了!我回來了!」我不明白到底明心輪怎麼了?我還拍拍胸口,想說身體是不是故障了?但我的眼淚不停落下,那種感覺好像我流浪了好久,在海上漂流看到燈塔般的激動法喜。接著,當 師父慈悲的為我們的大願心慈悲開光的時候,我觀到 師父的手掃過心願貼上的文字時,這些文字都成金黃色的在空中翻轉著,佈滿整個法台,當 師父的手一合十,這些飄在空中的金黃色文字瞬間成了一顆非常亮的還君明珠的珠子在 師父的手中,當下的我非常非常懺悔,我是用懷疑 師父的心態,打從心底的認為這些儀軌都是做給我們看的, 師父根本不會在意我們的小小心願,殊不知 師父比誰都還在乎我們, 師父的愛是多麼細微,真的不是凡人眾生能懂的;感恩 師父一再的慈悲示現,在2016年6月25日南部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慶生法會,這是我第二次參加 師父為我們舉辦的慶生法會,這次的我有別於去年的慶生法會,當知道有慶生法會的那刻開始,我便非常珍惜、感恩,一直在思考,我的心願要寫什麼呢?但一直都沒有頭緒,後來告訴自己想這麼多幹嘛呢?交付 師父,懇請 師父引領!當天在法會開始時,我寫著心願想恭呈 師父!口袋放好毛巾與面紙,真的是準備好了,當大願心樂曲一下,我就鼻酸了,內心好想對著 師父大聲說出:「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一到法台前,我被引導的師姐引導到正中間的大願心貼上心願,剛好正對 師父,我便合十喊出「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頓時間的時空像被停止住,我聽不到身邊的音樂聲,身邊的人瞬間都慢動作了,這時 師父看著我,對我微笑點點頭,我聽到 師父的聲音說著:「我終於把你找回來了。」接著一切就像快轉般的轉回到現實,我的眼淚潰堤,我何德何能讓 師父找回來?我何其有幸能追隨 妙禪如來?
 
(3)共心禪行教導會中─ 師父慈悲示現千手千眼觀世音相、金色彌勒佛像
  2016年3月2日共心禪行教導會中,逸筠依然感恩的靜靜望著 師父的法相,這時逸筠觀到 師父法相沒變,但多了好多好多手,就像大陸千手觀音戲劇表演一樣舞動著,那時心裡好感恩好感恩,我的心好激動,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2016年3月,陪同組上師姐參加共心禪行教導會,在禪堂內望著 師父的法相,突然觀到 師父變成金色彌勒佛相在法台上。之前聽過師兄師姐們分享 師父的本尊靈性是彌勒佛,但凡人肉眼的我們怎麼看 師父都不像彌勒佛,曾經也在網路上看過有彌勒佛會降世,而這是我追隨的 師父!感恩 師父的慈悲示現, 師父真的都知道弟子的習氣,沒看到,就不會輕易相信!
 
 師父的慈悲妙轉:
(1)渡化過世的親人
  在入門後的第2天,當我禪定時,卻觀到往生的姑姑坐在我的旁邊,面無表情陪著我禪定,接著自殺的堂姊也來了,我不懂我在禪定時,他們幹嘛來嚇我!後來想起,自從堂姊自殺後,家裡附近有位看我長大的乩身奶奶,告訴家人,這位自殺的堂姊全身溼答答,讓人很不捨;而每年過年奶奶都會交代要我拿錢買衣服、蓮花、紙錢……等,化給往生的堂姊,而且還一定要我的錢,我曾經問過媽媽為什麼?媽媽總是告訴我:「人家說的,一定有原因,不要問這麼多。」自從入門後的隔天到現在,那位乩身奶奶沒有再交代要我準備這些東西了。當開悟明白後,我知道是 師父將我的姑姑及堂姊渡到了好的法界,不用再受苦難。
 
(2)圓滿弟子對親人的牽絆
  2014年初家中業力引爆,我的二哥與某間宮廟人員聯合詐騙爸爸千萬元,從小很疼我的哥哥怎麼變成這樣?而父母心力交瘁無法好好面對問題,我心中很難過、難以相信,疼愛我的父親被親哥哥當人頭,因此被告背信、詐欺等罪名!這時的我開始奔波搜集證據,曾三天三夜沒有闔過眼,並隻身與地下錢莊背景的對方見面並錄音蒐證!整個事件雖然圓滿解決了,卻讓我對宗教起了很大的反感,也讓我跟二哥勢不兩立!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二哥就不敢出現,但在我入門,依教奉行後,突然有天我可以在家中看到二哥,那次看到他我居然,願意叫他一聲:「哥。」這樣的反應,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無形之中心中這股怨恨竟然消失了,我知道是 師父! 師父知道我很愛哥哥,也知道哥哥很愛我,一切皆因業力的綑綁、傷害,是 師父圓滿了我與哥哥之間的恩怨情仇。
 
  2015年7月我與久未連絡的表妹約吃飯,表妹是高雄榮民總醫院的護士,她一出生就顏面神經受損,再加上因姑姑與姑丈沉迷電玩賭博,欠了不少債務,表妹因此講話唯唯諾諾,所以我不太喜歡跟表妹一起玩,入到 師父座下後,我真心懺悔過去這樣欺負表妹,我其實很擔心她,想起自姑姑往生後,表妹表現的很堅強,內心非常不捨,我不知道能幫她什麼?但我肯定我的 師父絕對可以!我便開始與表妹分享我禪行的體悟與改變,表妹聽得很認真,也非常認同,也有意願參加禪行分享會!但表妹告訴我他的甲狀腺長了一個腫瘤,經由檢查發現可能是癌症,回報後,表妹目前應該先照顧身體法船,我當場大哭,我知道慢了,於是我與表妹分享佛曲,護持她佛曲是有正量的,一定要相信我的 師父!隔月表妹進行甲狀腺切除手術,病理報告證實確實是癌症,好險沒有擴散至淋巴。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前往醫院探視表妹,她與我分享聽佛曲的體悟,她說是 師父安住她的心,因為護理人員工作環境比較緊張,個性龜毛的她,難免會動怒,但自從她聽佛曲後,每當要發火的時候,心中就有佛曲一直迴盪將她的心安住。隔月表妹要去接受放射線治療,因放射治療室手機沒有訊號,表妹來電詢問有什麼方式可以下載佛曲,我護持她佛曲無法下載,正在思考著該怎麼幫助表妹時,表妹說:「姐!沒關係,我把歌詞抄下來好了,你有 師父的照片嗎?我想放手機桌面,帶進去看。」我聽到時,懺悔至極,我有表妹那麼珍惜、那麼相信 師父嗎?從中看到自己的心與行太不足了,簡單相信確實是最有福報造化的,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圓滿了弟子對表妹的牽掛。
 
(3)保護弟子的人身法船
  回想起從小到大,來過家中看風水的老師,總是指著我的房門說,我有金屬傷害,所以十九歲那年,爸爸送了我一台車當我的生日禮物,原來是因為我有危及生命的車關!
 
  2014年神明的乩身提醒我今年有重大車關,一定會見血,要我特別注意,但我在2014年12月19日入門,都快要過完2014年,但心中的擔憂沒有鬆懈過,就在入門後沒多久,記得有兩次我騎機車外出,到達目的地後,停好機車人離開,不到十秒的時間,我的機車就被撞飛,人都沒有受到任何一點傷,也沒有金錢的損失。我明白是 師父把我保護的好好的。
 
  2015年4月4日我於南部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圓滿後,開車返家的路上(奇美博物館旁),被前方的一道夕陽照的眼睛睜不開,所以拉下上方的遮陽板,就因為這個動作讓我看到了儀表板上的溫度表是最高溫,當下以為儀表板故障,檢查了冷氣,發現冷氣是熱風,我便立刻靠路邊熄火,一熄火車子就冒出白煙,嚇的我立刻下車打開引擎蓋檢查並同時打電話給汽車技師朋友詢問,朋友請我等三十分鐘降溫後再將水箱蓋打開,免得高溫壓力之下噴出液體傷到自己。三十分鐘後,加水到水箱中,一發動水如同水龍頭般的流至地上,朋友請我打道路救援將車從台南拖回高雄車廠,千萬不要再開了,拖回高雄後,檢查出原因,朋友告訴我好險發現的快,不然傷到引擎或火燒車就麻煩了,也好險當時有那道陽光直射我的眼睛,讓我無意間看到儀表板,否則應該直接上高速公路了,這一切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再次帶我飛越了無常。
 
  2016年5月18日下午五點多車流量正大時,在博愛路被一名無照駕駛的機車騎士從後方追撞,因撞擊力道很大,對方彈到了內車道,所幸後方因紅燈沒有車行駛過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車禍發生時,我從後照鏡看到騎士從地上很快速的彈了起來,便衝向我的車門,我心想又麻煩了,對方一副激動的樣子,該不會要打架吧?我深呼吸並觀 師父住位後,便下車查看,對方一見到我立刻拉著我的手,懇請我別報警,要求和解,這個突如其來的反差,讓我傻眼。首先我先關心他,是否有受傷?為何騎車騎那麼快?要趕去哪裡呢?他說要趕去高鐵上班,人沒事。我便納悶的問他,未滿十八歲,在高鐵能擔任什麼職務呢?他回答我他是當清潔工,我聽了很捨不得……我跟他一樣大的時候,我在學校讀書,肯定這位弟弟家中有一些困難,所以我載他去高鐵請假以及高醫就診,所幸檢查無大礙;路上關心他是怎麼撞的,居然會沒事,還可以自己起來,實在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他告訴我有股力量把他彈開,他也搞不清楚怎麼會沒事?我將他平安送回他的家門口,沒想到他居然住的是別墅,他不是清潔工?不是家中有什麼困難嗎?我便向他詢問我的疑惑?他回答:「媽媽說,不讀書就要靠自己。」進入他家中,他母親便臭罵他一頓並教他上樓「懺悔!」,懺悔這兩個字,讓我對他們家越來越感興趣,他媽媽居然對我說要跟他兒子相撞不是偶然,感恩結下善緣,還說我是位護法。坐下聊天後,她摸摸我的左腳膝蓋,問我出過車禍嗎?我說:「沒有,怎麼了嗎?」他說:「感恩你的 師父跟神明關公,是祂們救你的,不然我現在看到的你應該少一條腿,你 師父帶領的禪定是可以治療你的左腿的。」他還護持我,要我跟 師父好好修,也拜託我,帶她兒子入到 師父座下。隔天中午我接到阿姨的來電,她介紹一位針灸老師幫我治療受傷的腳以及手,針灸老師替我治療後,我的手腳力道恢復七成左右,回家後抱持懷疑拿起罐頭試著開,也拿起牙膏試著擠,沒想到過去做這些動作有困難的我,居然可以自在的做,不會再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狀況。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一場無常的意外中, 師父悄悄的為弟子妙轉, 師父不僅帶我飛越了無常,更妙轉了貴人,將弟子多年來的苦,透過這樣的境,讓弟子從中得已得到救贖。
 
禪行過程: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師父派了許多的千手千眼一路護持我,一開始的我,根本不懂在感恩什麼,什麼都沒做,卻一直感恩、感恩的,那時的我非常傲慢、狂妄,總是對護持我的師姐們不友善,一方面是真的不高興,另一方面也是在挑戰師姐們的極限,我常常咄咄逼人,久而久之,我發現每當我這樣的時候,師姐們居然沒有不耐煩,反而很安定的回應我,頓時我才內省到自己太過份了,進而向他們道歉、懺悔。
 
  入門後,我依然不相信我如此幸運遇到了當代的住世佛,唯一的大成就明師,所以我仍然在找尋那永恆的真!透由朋友的介紹,接觸了藏傳佛教,因緣際會之下認識了一位從印度來臺的仁波切,仁波切與我分享他是如何徒步翻越喜馬拉雅山去到印度,我無法想像如果是我,我會這麼堅定修法嗎?抱持著這些疑問,仁波切對我說:「你要勇敢!」不知不覺我留下了眼淚…,原來自己這麼不勇敢!他還告訴我,我在藏傳佛教中是屬「白脈」,是重點栽培的!透過這個機會,我似乎更明白,我好像是真的要來修行的,但不服氣的是,為什麼是我?因為要找出真相,我仍然硬著頭皮乖乖的依教奉行,試著做給自己六個月的時間。就在評估猶疑是否該先試著先相信的同時,我內心糾結是否對關公忘恩負義,我跪在關公的面前,把內心的疑問一一的請示關公,請關公給我允三個聖杯指示:
1、  妙禪師父是否是大成就明師?
2、 是否要逸筠追隨 妙禪師父?
3、 是否如同師姐說的,當我靈性位階提升的時候,關公您也會一同提升?
4、 我去共心會所時,您也都會去,是因為您也在學習嗎?
以上的問題,每個問題都是三個聖杯回應我,當下我傻了,雖然事實擺在眼前,但那時的我還是不斷不斷催眠自己十二個聖杯是機率。
 
  2016年10月22日週六中南部合併舉行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所以華醫周邊湧入了大量的車潮,我的車停在離華醫很遠的地方,走路約要一個小時的路程,但法會再15分鐘就要開始了,我心中喊著「我一定可以的! 師父等我、等我!」沒想到我竟然觀到現實與另一時空交疊的景象,現實的時空是走在馬路上,一心要前往華醫參加 師父親帶的我,另一空間是一位光頭披著袈裟的修行人走在荒蕪的地方,一樣朝著一個看不到盡頭的地方走去,那個光頭是我!我想過去的我,肯定是非常全力以赴的追隨當代的 大成就明師;在剎那間我心中覺知到非常的懺悔,這世的我,卻是如此的狂妄,甚至是回到 師父座下,我才學會為別人鼓掌,因為有顆自認任何事都很全力以赴的傲慢心,但為何我卻沒有盡全力的見性、利益眾生!?此刻的我終於明白,過去經歷的一切,都是為了要回到 師父座下,現在的我知道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才會是最大的圓滿,那我還在害怕什麼嗎?那我還在猶豫、遲疑什麼嗎?不!我要全力以赴、勇往直前了。
 
  2017年6月因工作關係,再次前往醫院檢查左膝,帶著當年檢查的核磁共振光碟就醫,這次特地找了運動傷害權威醫生看診,醫生告訴我:「你的韌帶長的很強壯,沒斷啊。」當下我愣住了,並向醫生說明當年看了高雄各大醫院,醫生都是說要立即手術。醫生笑著對我說:「你韌帶長得很強壯,都可以當我的教材。」當下,我明白了,業力真的很恐怖,若 師父沒把我從業海裡撈來,現在的我或許已不健全。
 
  2018年是我31歲,命運定調軌道中該圓滿的一年,那年年初全身莫名的無力,在短短一個月內爆瘦7公斤、肌肉萎縮、無法行走,一切來的非常突然,因此前往醫院就醫檢查,檢查得項目非常的多,更是辛苦,千刀萬剮,針針刺骨,一科換過一科,能看的都看了,最後檢查出末梢神經受損,但與我臨床反應搭不上,醫生也束手無策,最後醫師下了一個病名──重症肌無力,要從這方面著手,當我聽到時,內心非常的糾結、害怕,因為這是沒藥醫的病。回家後,一直內省著,難道我此生無法成就佛道了嗎?一直深陷負面情緒的漩渦中,當覺知到這一切都是業力,腦海中不斷觀到如來正法大圓滿法會中法台上的 師父!是如此堅定,而我呢?並發願要一如,勇敢面對過去所造諸惡業,真心的懺悔!就在下次回診,醫生仍然找不到病因,並告知剩下最後一個方式了──投藥。若吃藥後狀況有改善,那我就是這疾病的患者,但這藥物有副作用所以我遲疑了,因從小就很討厭吃西藥,因此透由介紹開始了中醫治療,身體無力狀況,漸漸恢復,肌肉也透由訓練漸漸長了回來。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我明白我不會得到我想要的,只會得到我需要的! 師父是娑婆世界中無法被取代的「唯一」。我相信 師父在法界宣示:「無條件保護依教奉行的金剛弟子與弟子的家人。」當我什麼都沒有滿身業力與殘缺來到 師父的座下前,是祢張開雙手慈悲真愛的接納了我,而我何其有幸,能讓祢慈悲護佑?祢總是在背後默默成就了我,教會我內省、覺知、懺悔、感恩。將自己不能成佛的障礙一一移除,邁向成佛之路。金剛經裡提到:「 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師父讓我重生,並用慈悲的佛乳灌溉著我,我是佛的孩子!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感恩 師父!讓我此生還有機會擁有人身法船追隨明師,一世成佛的靈性大願。願此生不要是靈性的曾經。
 
  親愛的家人們,珍惜您所擁有的一切,感恩您所遭遇的一切,這一切都不是平白無故的,逸筠曾經很厭惡自己,厭惡自己的不平凡,總是好多人告訴我:「看得到、感應的到,好好喔!」逸筠總是回覆:「那我跟你換。」一直至今從來沒有人說過:「好。」也曾透過宗教儀式要關眼睛,但儀式結束我張開眼仍然看得到,法師對我說:「對不起,關不起來。」在無數的夜裡,我不斷不斷的恨,直到來到 妙禪如來的座下,這一切的恨已悄悄的轉為感恩、讚歎!逸筠並不是因為看得到進而相信 師父!即便看到也沒有相信過,唯有扎實依教奉行、行中開悟,您便有您的心得體悟!
 
  佛弟子莊逸筠在此向 妙禪如來發願!願此生追隨 妙禪如來,成為 師父弘法利眾的透明大法器,超越生命愛 師父,超越生命護持 師父,直至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要與 師父一起回家。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述諸文字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開放與世人分享,並無償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所用,且同意接受佛教如來宗順文調整文字。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佛弟子莊逸筠合十懺悔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