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妙轉渡化救了爸爸一命

在共心會所看到的佛光,當我跟爸爸分享時,一模一樣佛光圍繞爸爸周遭

(新店)莊婕妤

2020-05-06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感恩 師父讓婕妤有補行功德的機會。
 
  還沒追隨 師父的我,是個冷漠、脾氣暴躁的人。雖說家庭衣食無缺,但爸媽在我國小就離婚了,離婚前,中間吵了好幾年的時間。印象中,我常常要想辦法應付大人,媽媽半夜喝醉酒,我要想辦法安撫她;爸爸跟別的女人搞曖昧,為了不讓媽媽情緒爆炸,我要想辦法幫爸爸說謊。在爸爸與媽媽的爭吵中,我常常夾在爸媽中間,所以我沒有快樂的童年,我常常要想回家之後不知道又要怎麼處理大人們的事情。
 
  爸媽離婚後,我與媽媽同住,雖說媽媽給我很好的物質生活,但媽媽的極端情緒化以及神經質讓我很痛苦,所以我特別討厭我媽媽。媽媽只要心情不好,就口出惡言,常常很激動的說是我害慘他的人生,或是叨唸我直到半夜,而我隔天一大早還要去上課。從小看著大人紛紛擾擾,影響自己對人變得十分不信任。國高中也常常因為自己的暴怒脾氣以及冷淡,跟同學處不好。雖說在小康家庭長大,但看著有錢人依然沒辦法用錢去阻擋苦難災厄,被各種恩怨情仇羈絆,這一切常常讓我思考,到底人活在世上幹嘛?有錢又能怎麼樣?而誰又能給我答案?
 
  即便對於生命真相的渴望一直在我心中,但我卻不知道要如何尋找,也不想問人,因為大概也沒人知道。而我自己從來就不喜歡心靈探討、參與宗教活動,我的信仰是科學與邏輯。但在19歲那年,朋友只告訴我他在禪修,我便跟他一起來分享會,我什麼都不懂,甚至有點抗拒,但也就這樣入門了。可是很懺悔,我並沒有開悟,因為我沒有耐心照著 師父的方法做,所以並沒有任何改變。
 
  直到兩年後,心中想要尋找答案的聲音又再度響起,當時的我特別想要平靜的心,更渴望答案,朋友再度與我分享,這次來到分享會,我才發現,生命的答案原來兩年前 妙禪師父早就告訴過我,現在我只剩試著照做,我便能明白 師父所說到底是不是真的。
 
  感恩 師父,在依教奉行一段時間後,我開悟了。有一天我突然在心中問著「到底什麼是愛?」突然有個聲音說:「大成就明師對眾生的愛、上帝如來的愛,便是最至高無上的愛。」我瞬間明白 妙禪師父就是大成就明師,就好像沉睡了許多年,我突然醒來,明瞭了原來這就是我此生的目的,原來我在找的是一位大成就明師。我的心變安定了,這就是我在尋找的真的平靜!
 
  不知不覺我開始變得有溫度,笑得出來,變得細膩,且願意關心別人,也開始敢面對面跟媽媽聊天說話,不再有怨恨。還沒入門前,我看到媽媽很常是巴不得想揍她,但入門後我看見她,既然不想生氣,她的碎念我開始覺得是關愛,即便她情緒不好,我也能同理她的壞情緒,甚至跟她分享 師父。她雖然沒有入門,但是她曾跟我說:「其實我蠻感恩你的 師父,把我教不會的女兒教成這樣。」媽媽有時甚至會提點我要懂得感恩,我也開始會主動關心從小就疼愛我的爸爸。
 
  但當日子安逸了,就開始變得傲慢、不珍惜,因為禪行不扎實,也讓我掉回原有的命運定調軌道。2016年因為身體情緒因素,我暫時離開了佛教如來宗,這段3年多的日子,我沒有禪定也不宜到共心會所,感恩 師父慈悲、特別教導我,依然可以上網恭聆佛曲、恭讀週報甚至和親友分享 師父。我能很清楚聽得見自己內心深處本尊靈性的聲音,本尊靈性會主導我要好好照著 師父的開示依教奉行,但是頭腦意識心又會作祟,常常飄出一個念頭:「 師父是不是不要我了?」可是我內心卻很清楚知道, 師父一直都在!
 
  直到2019年6月,我畢業後從事高壓的媒體傳播業,對於工作上的事特別焦慮不安,但我很清楚知道,表面上看起來是因為工作關係,事實上是業力、是習氣,也是因為我沒有好好遵循內心的聲音。我開始失眠、淺眠,時常胃痙攣,好多時候會覺得世界要毀滅,而這樣恐慌焦慮的來襲是很突然,也沒有原因的,自己都還無法思考怎麼一回事。除了沒來由的焦慮恐慌讓我睡不著,頭腦的思緒也很難停下來,特別是夜晚我常常聽得見自己內心的聲音,催促自己一定要好好跟 師父懺悔、發願, 一定要好好跟隨 師父!
 
  很懺悔,拖了很長的時間,才願意遵循自己內心的聲音,直到我真的痛苦到受不了的時候,才開始願意每天認真、真心的跟 師父懺悔,跟 師父發願要好好依教奉行,我願意臣服於 師父,圓滿真正的我一世成佛的願。因為我很想回到 師父的座下,所以主動找了接引人吃飯,感恩接引人再次與我分享,師姐們也鼓勵我繼續練習內省、覺知懺悔。沒想到過了兩個星期,接引人與師姐通知我可以再入門了,感恩 師父慈悲接納我。
 
  師父慈悲開示,無條件渡化依教奉行金剛弟子業力並保護金剛弟子家人,都是真的!這次再入門,我的心比起以前更想珍惜,更想好好依教奉行,每週都會去共心會所參加禪行教導會或新班同修共心會,每天也一定會禪定,也會跟親朋好友分享。就在我認真依教奉行一個多月後,某天上班時接到繼母的電話,她哽咽的說著爸爸在救護車上,隨後大哭掛掉電話。我知道爸爸有生命危險,還沒來的及哭,就聽到內心的聲音要自己把心定下來,心中合十,想著 師父,不斷地跟 師父懺悔發願,發願真的要好好追隨 師父,一世成佛。
 
  當我趕到醫院,聽弟弟與繼母說,爸爸因不停冒冷汗,全身不舒服而去看醫生,上了救護車後,爸爸在車上就停止呼吸心跳,被醫護人員一路CPR進急診室。而從進急診室到手術結束,心臟一共停止跳動三次,被急救了三次,是急性心肌梗塞病發。繼母說,從爸爸發病的一路上,都有許多人幫忙。在就醫途中,原本繼母與爸爸要去某醫院,熱心的計程車司機建議爸爸去另一家醫療設備齊全的醫院;爸爸在醫院失去意識時,救護人員以及醫療人員都全力的搶救;而在發病前,原本過完年就要回大陸的爸爸,機票一直被取消,倘若爸爸飛去大陸,在當時新冠肺炎疫情盛行的狀態下,一定沒有這樣的醫療資源。而爸爸事後跟我說,院內有不少醫生都來看他,因為心臟停止三次卻被救回的的例子罕見且不可思議,讓醫生想以此個案跟學弟妹們分享。我心裡清楚知道,這一切不是巧合,是大慈大悲的 師父妙轉渡化這一切的因緣巧合、救了爸爸一命!
 
  記得在急診室,當爸爸感嘆地跟我說道,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我回答爸爸:「這就是 師父一直開示的業力無常。」當我這麼跟爸爸說的時候,我看見爸爸身上有佛光。感恩 師父的慈悲與護祐,爸爸很快等到加護病房,且隔日就胃口很好,在加護病房探望爸爸的時候,我依然看見爸爸周圍有佛光,就像我在共心會所看到一模一樣的佛光,爸爸在急救後約莫一個星期就出院了。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想起我的爺爺也是在像爸爸這個年紀時,心肌梗塞突然病逝,婕妤懺悔行得不足,根本沒有什麼功德可言, 師父為什麼要救爸爸?我心裡有一個答案, 師父一定是要我無罣礙的好好依教奉行、補行功德,期盼我趕快突破上去。
 
  這一次再入門,我知道自己不一樣了,是在考驗自己到底有沒有要真心成佛?能不能面對自己的障礙?雖然面對自己很難,甚至會感覺到辛苦、痛苦,然而當聽懂 師父開示的佛理,清楚明白這是宿世累劫,過去生過去世未成佛所累積的習氣與業力,開始懂得掌握頭腦意識心,感恩 師父大慈大悲,一直在我身邊,一直在殷殷期盼叮囑叮嚀,從未放棄任性頑強的我。
 
  很幸運的我遇見了大成就明師,透過 師父的方法,真行實證,我開悟了!明白真正的我是靈性,靈性擁有人身是要來追隨明師一世成佛;明白 師父真的是像耶穌這樣見證上帝的大成就明師。雖然現在還未參與 師父親帶的如來大圓滿法會,願能以最快的速度見 師父。人生很短,也很苦,真的願這世間能夠沒有苦難。真的願自己能夠好好追隨 師父一世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