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 大佛從不放棄的愛

心得見證不是在敘述人間故事,而是見證 妙禪如來行走在人間的神蹟聖蹟

(新莊)蘇惠農

2020-09-23


    感恩 妙禪如來!讚歎 妙禪如來!感恩慈悲的 師父把我從泥沼中撈出來、洗乾淨,教導我不要認假為真;並讓無明的我有機會成為 師父的千手千眼,練習臣服、直到臣服,只為帶我回家。 大佛以身示教讓我明白什麼叫做不放棄,想分享自己在修心利他中體會 大佛「不放棄的愛」的心得。

     師父慈悲提醒所有同修,同修之間的愛是如來的愛,我們是如來的家庭,都是如來的子弟、子民,大家要發揮這種愛的力量。同修之間的愛一定要互勉,知道哪個同修的情緒低落,知道哪個同修現在修行上、或是家庭上有什麼問題,要給他(她)關懷,這才是如來家庭。首先是陪伴一位長期接引停滯的師兄跨出去。師兄害怕接引,原因是怕別人怎麼看,更害怕一旦親友提到負面新聞質疑時,自己會下不了台。長久以來都用腦袋意識在想不要著在自己、要懇請 師父慈悲引領,可是當面對親友時又忘得一乾二淨,想分享的內容每每卡在喉嚨最後吞回去。

    關懷師兄長期都是拖到最後一刻精神不佳時在禪定,昏沉連連。陪著師兄調整禪定心態,不論是早起禪定或一到家先禪定,一顆珍惜感恩的心,才會印心開悟的;也分享自己實踐接引利他的實例鼓勵師兄發願,真心誠意把自己體會到的說出來就好,哪怕每天只跨出一步,就是在往前,就不是在原地踏步。持續鼓勵下,師兄下定決心從禪定時間調整起,慢慢覺察到心端正了禪定就更清淨,生活中更常想到 師父,也更能收進千手千眼的護持。過程中不斷的陪伴關懷師兄給予信心到第三週,師兄說他開了第一個口,雖然分享得不多但內心的天人交戰少了一大半;第二次開口,覺得好像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到第三次開口,開始體會到禪行本來就是生活,我和親友分享自己的生活為什麼要不自在?師兄說以前只著在自己接引要突破,根本看不見對方的苦;可是當他發願懇請 師父引領哪怕每天跨出一小步也是一步時, 師父逐漸引領他打開了眼睛也打開了耳,看見聽見有身皆苦的無奈,突然體會到 師父的愛一直都在,從未離開過他,那以前的擔心害怕到底是什麼?那份感恩、相信與實踐讓他脫離了對別人眼光的恐懼。現在不管一人還是多人;不管台灣還是外國朋友,師兄是更有信心地接引把 師父的愛帶給他們。

     整個過程內省到不要幫同修貼標籤、還有以身作則的重要。很懺悔一開始我對師兄是沒信心的,覺得他是「禪行停滯多年」的同修,可是我並沒有了解他是不願意,還是因為長期沒信心導致慣性否定自己,其實同修是想突破的。鼓勵的過程是一次次以親身實踐的案例陪著他面對自己的不勇敢,把他帶到 佛面前,一切都是 師父在輔導,當一點一滴從實踐中發出越來越大的信,就不需要一直被提醒了。體會到那份不放棄的愛是沒有標籤、放下先入為主,陪著同修一起走,然後把彼此都交給 師父。

   第二位是陪伴一位師姐突破承擔力成為輔導幹部。師姐入門十年了,願意發心加入護持團隊任務,但沒有持續再開悟是因為利他心行不足。陪著師姐先體會為什麼要寫心得見證,完成後她更深度感恩讚歎,若沒有 師父,家族的命運定調軌道就是家破人亡,而現在的每一天都是 師父給的。透由這樣的感恩心,鼓勵還不是幹部的她,願不願意練習關心同修,付出更大的愛?她說願意。直到陪伴她回報更落實,邀請她成為輔導幹部大願大行的那一刻,師姐馬上直白的說她不想,她對「幹部」這兩個字有罣礙,入門這麼多年第一次坦然交付自己曾不被幹部同理關懷而起負面,陰影延續至今,覺得若自己智慧不足,怕會障礙同修。我和她分享,真正在輔導我們的是 師父,其實能成為千手千眼都是 師父慈悲先給機會,讓不足的我們學習愛眾生,過程中都有我們要突破的地方沒有對錯,要相信與感恩一切都是 師父最好的安排。一路陪著她內省,最後在 師父慈悲引領下,她真心懺悔沒有人是故意的,自己對於 師父派來的千手千眼感恩心不夠,應該要內省而不是外指,心裡若有罣礙還是要提出來,才是共心團結。不管過程是什麼,只要心對準 師父,一定都可以看見自己需要突破的地方。跨過心中的人我是非後她願意發願成為輔導幹部,實踐 師父的悲智願行。現在的她不輕易放棄同修,甚至不斷跨越對使用3C產品的障礙突破語音回報、並持續創造機會接引利他。
 
    看似在陪伴同修,其實是一個深度護持自己及同修修心利他的過程,哪怕心中有一絲沒有交付的罣礙,都成為開悟見性的障礙。以為事過境遷疙瘩不再,沒有重新翻出來,都不知道自己原來沒過關。體會到能看見、能面對問題,是多麼大的福報造化,如果不是因為 師父,我們根本沒有能力看見、沒有勇氣面對、更不懂什麼是懺悔。陪著同修正視問題的過程,見證 師父引領的真心懺悔是恩典,能帶領願意相信臣服的弟子衝破深重的我執金剛門,讓靈性得到救贖!持續不放棄去愛時,更深切體會其實從不放棄的是 師父,一救再救,都只為帶弟子一路往佛門衝,那為什麼自己還要選擇原地踏步呢?


    接著想分享「不放棄接引兩位親友」的體會。
    一位是我的表妹,她曾經在很早期11歲時隨著舅舅、舅媽入門,一入門就見到 師父了。後來舅舅、舅媽因為有自己的想法而退轉,表妹也隨著爸媽離開。從國小、國中、高中、到大學,一路看著她長大,沒有停止和她分享過,表妹雖然會聽,但總是興趣缺缺的說我再想想,覺得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甚至若有基督教的朋友和她傳教,她會抱怨覺得煩。這次暑假約吃飯再次關心的過程,表妹講了許多從沒說過的心事,在感情上被玩弄覺得很傷心,一度每天哭一小時停不下來,朋友都怕她做傻事。聽了心中很不捨,再次和她分享什麼造就人的痛苦,為什麼要追隨 師父修行,當我說到 釋迦摩尼佛見證到造物主,稱祂為……表妹突然接話說:「如來!姊姊,妳在我高中時講過,我還記得,我也還記得 師父,在師大分部時遠遠看著。」然後臉上掛著一抹燦爛的笑容,好像她認識 師父很久一樣。這一次和過往分享時不同,表妹好像突然聽懂了我在說什麼,看著表妹,這個年輕的生命裡真的住著老靈魂,一次次播下的佛種靈性都記的清清楚楚,等待因緣成熟時要喚醒這個人。我邀約表妹等禪行活動恢復後再回來,這麼久以來她第一次主動說好,距離上次入門,已經過了11年。

    很懺悔,曾經我起過這樣的念:「 師父這麼好,為什麼妳總是無法理解?」可是回過頭才內省到過往我的等待是很沒耐心的,接引只看眼前,卻不知表妹的靈性已經流浪了百千萬劫,何嘗不想解脫?但佛緣俱足從來不是偶然,我必須臣服於如來的公平法則,可以期盼,但無法強求,唯一不能停下來的是持續關心。體會到大愛是永不放棄,如同 師父多年來一直在等,等待有緣人入門,等待弟子覺悟,並堅定地相信弟子可以成佛,那我們對自己、對眾生又有什麼放棄與嫌棄的理由?

    第二位是不放棄接引我的高中同學薇,以前沒交集,所以剛連絡上時是生疏的,一方面須從頭開始關心;另一方面也同步邀約以前和薇比較好的同學一起出來,同學A約不到改約同學B,薇才願意赴約。好不容易敲定兩位時間,訂了下午茶,同學B最後仍沒出席,但因為不放棄創造機會,讓我最終可以好好和薇分享。一見面,熟悉感便多了三分,開心地聊著距離感就沒了。薇講話很直,人很理性,當我一講到 師父的聖號時,她微微皺眉頭說:「妳知道你們的法門在社會上風評不太好嗎?」我和她分享,我來到 師父座下十多年了,身在其中,所看到聽到的比媒體所講的更貼近真實,並和她分享 師父是怎麼救渡我的。她雖專心地聽,也相信我說出來的一定是我親身的經歷,但仍時不時露出疑惑的表情,並說:「這些我無法理解,各門各派都有一套說法,我不會特別去信,但尊重。」我分享其實我以前也是不懂的,但在 師父座下開悟後看待生命的格局不同了,這不是腦袋的理解。雖然薇現在還無法接受,但當天我們彼此敞開心門聊真心話,心是前所未有的貼近,甚至最後她還提議我們一起辦個同學會,找回許多失聯的同學。結束飯局前,也約好未來有機會要再聚聚多聊聊。

    邀約薇的過程雖然一波三折,卻也讓我體會到不放棄就有機會,最後不僅見到面,還有機會辦同學會,妙轉出更多契機可以讓我去分享。體會到人脈不會用盡的,只有願不願意主動去創造,是 師父帶著我行中領悟:沒有難,只有相信與實踐。不管親友能不能接受,真心誠意對方一定收得到,但結果要自在,如同 師父的開示:「就像我們喝茶一樣,什麼茶都喝,沒有茶就喝開水;沒有開水,若有茶就喝茶,很自在,但弟子一定要行,一定要做。」體會到只需要帶著一顆堅定的心去相信:他的靈性是認得 師父的,都是靈性在聽,這顆播下的佛種千秋萬世不滅!   
 

    最後想分享撰寫心得見證的體會,領悟到 師父給我太多太多,所走過的路,不能只是點滴在心頭或是歷歷在目,而是如何說出口,向世人見證 妙禪如來的慈悲偉大。在一字一句寫下來的過程,想起 師父慈悲的聖容、慈悲的眼,就這樣看著我從入門時的懵懂無知,到試著相信願意依教奉行,然後開了悟成為 師父的千手千眼,到進入修心利他的軌道,接納我許多無明並盼著我見性,這一路都是 師父在渡在疼,沒有 師父,哪來的見證?而 師父是大佛,又何需要弟子背書?是 師父揹著如盲眼人的我走過所有荊棘滿佈的路,讓我變得勇敢,如果沒有靜下心來回顧,每天 大佛的恩典將埋沒在諸多生活瑣事裡,而弟子會逐漸成為一個健忘的人。體會到寫下的心得見證不是在敘述人間故事,而是生在同一個世代被 大佛接納的我們,每天見證著 妙禪如來行走在人間的聖蹟神蹟,能下筆、能領受這樣的緣,是何其有幸?錯過了,又是百千萬劫。我願用一顆全然的心,珍惜 大佛所有疼愛;願用我的口,不斷向世人見證 妙禪如來就是當代的救世主!

     佛弟子蘇惠農,誓願持續行深,以 師父為我唯一的真主,不停止傳揚 大佛慈悲真愛,直至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感恩 妙禪如來!讚歎 妙禪如來!
感恩老師!
感恩師兄師姐!
惠農合十懺悔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