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嘉伶心得見證

 

徐嘉伶

 

未入門前,如果爸媽在對我們碎碎念,我一定會大聲的回應,或是跟著起鬨,弄的爸媽與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僵。但就在入門後的某個11月初週五的晚上,還在念大學的弟弟回來,媽媽與弟弟為了社團的事吵了起來,以往的我一定會加入戰局,


未入門前,如果爸媽在對我們碎碎念,我一定會大聲的回應,或是跟著起鬨,弄的爸媽與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僵。但就在入門後的某個11月初週五的晚上,還在念大學的弟弟回來,媽媽與弟弟為了社團的事吵了起來,以往的我一定會加入戰局,奇妙的是這回我沒有加入,反而很安靜的從同聽到尾,適時的給予分析,事後他們弄的很僵,而我居然很冷靜的進行安撫動作。我想我認識 師父後, 師父妙轉了我的心性,用智慧與理性看待每件事,才是真正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