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基督教徒/法律工作者對大成就明師~妙禪師父的見證

 

葉雪暉

入到 師父座下,常聽到很多師兄姐的見證,與大家分享當家族業力大量引爆時,當家人性命危在旦夕時, 師父如何以大威德力,及時將這些人的性命救回來的奇蹟聖蹟。每次聽聞,都深深讚歎 師父愛護弟子、保護弟子的慈悲心。

2013-07-23

一、 點亮心燈開啟智慧
  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從小跟著父母進教堂,上主日學,雖然知道要常常向上帝禱告,可是對聖經並無太多體會,反而從小多愁善感,常常不知道為什麼大人的煩惱會這麼多,這麼愛吵架。

 工作後看到多數人忙著爭權奪利,說謊傷人,紛爭不斷,不知所為何來,時常覺得人性本惡,對人性非常失望,但我沒有能力改變周遭的一切,只好將眼睛閉上,將心門關上。雖然我每天還是很努力的工作,在專業上也深受同事及客戶的肯定,但是內心裡其實只求可以每天早點回家,躲在自己的窩裡,無須去面對那些無奈的事情,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完全沒有人生的方向。


 2007年7月間,就在我人生最感徬徨的時候,非常感恩我的同學鄧彥敦老師努力的接引我入到 妙禪師父的門下。我剛入門時,因為完全不瞭解佛法與佛理,並沒有依教奉行,因此沒有很快開悟,也沒有太多的領悟,反而在工作方面變得十分忙碌與不順利,母親也在2007年10月間動了一個很大的手術。說也奇怪,我那個時候雖然還沒開悟,卻向彥敦老師說,這一定是如來給我的考驗,有空時我還是會到精舍禪行的。到了2007年11月突然一切都變得非常順遂,我這才在嬿妮老師不斷的慈悲呼喚下開始去參加佛理教導會(現已更名為"禪行教導會")﹐漸漸敞開心門,接受老師及師兄師姐們不捨不棄的教導。


 而就在我第一次上如來正法班法會後,我開悟了,我知道我終於找到了明師,清楚的明瞭原來我生而為人,就是要跟隨 妙禪師父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法會圓滿後,我忍不住拉著嬿妮老師說,我多麼希望能在二十年前就能認識 師父,早一點瞭解我人生的方向,也許我現在就能像老師及開大悟的師兄師姐一樣,幫助更多的人。


 從那時開始,我就像小學生一樣的重新入學,接受 妙禪師父及老師們的教導,依教奉行,在不知不覺中,我開始心安心定,對周遭的一切事物可以用寬容的心對待,身體變健康了,貴人變多了,處理及分析事情的能力也更加事半功倍,這都要感恩 妙禪師父、開大悟的老師及資深的師兄師姐們不捨不棄的教導,我才能夠做得到的。


二、全然交給 師父的金剛心 無畏無懼/師父救我的母親、表舅及弟弟
 入到 妙禪師父門下後常常聽到很多師兄師姐的見證,分享當家族業力引爆時,當家人性命危在旦夕時, 師父如何以大威德力,將這些人的性命救回來的事蹟。我每次聽到這些分享,都深深讚歎 師父愛護弟子及保護弟子家人的慈悲心,但是還無法體會什麼是家族業力引爆。


 就在2008年5月下旬,我將住在淡水的母親接到我在林口的家中休養時,突然傳來在菲律賓出差的弟弟因為心肌梗塞,被送進醫院的加護病房急救。弟弟平時有高血壓及糖尿病的毛病,一直有吃藥控制,原來並沒有心臟方面的問題。我那時並沒有立刻向老師報告這件事情,還天真的以為小弟應該不會太嚴重的,可是沒想到在第三天弟弟情況較穩定可以轉進普通病房的時候,弟弟突然鼻子大量噴血無法呼吸而緊急送回加護病房急救。很奇怪的是就在弟弟發病的同時,母親半夜也突然不舒服無法正常呼吸並且嘔吐起來,因為怕母親擔心,其實我們並沒有讓母親知道小弟出事的事,可是媽媽卻開始覺得不舒服起來,睡覺也很不安穩,請示嬿妮老師後, 師父開示這應該是家族業力引爆。


 我馬上打電話問我表舅葉逸彥師兄,因為表舅在過去五年每年五月,都會因為心肌梗塞送醫院急救,可是自從在2008年3月入門後,在 妙禪師父的妙轉下,身體越來越好轉。但非常奇怪的是,當我向表舅說明媽媽及小弟的情形時,表舅竟然覺得心臟也不舒服。我即刻向 師父報告這個情形,師父聽完我的報告後,確定是家族惡業大量引爆,並要我轉告表舅趕快打電話給 師父。當時表舅正在學校授課,本來打算下課後再打電話給 師父,後來因為越來越不舒服,等不到下課就趕緊打電話給 師父。而讓表舅讚歎的是,表舅在與 師父通話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內,表舅突然覺得一陣清涼,整個心脈就舒暢開了,也不覺得心臟不舒服了, 妙禪師父的大威德力,表舅親身體會, 更感恩讚歎 師父!


 到了小弟出事的那個星期的星期五晚上,媽媽非常的不舒服,睡覺時不停的在呻吟,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打電話向老師報告這個狀況,而 師父在半夜返家後二點時,即刻趕到家裡為媽媽加持,媽媽在 師父加持後,很快就安穩得睡著了。這時 妙禪師父向我慈悲開示,媽媽人在台灣, 師父會幫媽媽加持,讓媽媽身體精神慢慢好起來,可是弟弟人在國外,在家族業力及醫院大量靈障的攻擊下, 師父擔心弟弟會有生命危險。而就在這個時候, 師父竟然開示, 師父要在星期天陪我到菲律賓把弟弟接回來。當我聽到 師父對一個金剛弟子這樣的愛護,真不知道該如何感激,可是周末無法取得菲律賓簽證,而精舍有眾多弟子需要 師父帶領,我就跟 師父報告,我一個人去就好了。 師父非常慈悲的當下傳我一個法,可以代表將弟弟安全的護送回來治療,而我也完全相信 師父。


 非常奇妙的是,在這一個星期以來,雖然心裡擔心家人的安危,可是我心情非常安定,這是因為我是 妙禪師父的絕對金剛弟子,只要將所有的一切交給 師父, 師父一定會妙轉保護弟子及家人。那個星期六我還是照常參加精舍的法會,而其他同修也並未察覺我有任何不安的狀況。星期天我在家中練習 師父傳我的法,非常奇妙的是星期一傳來的消息是,弟弟已經較為穩定的轉入半加護病房,而我在星期一中午時,也順利在半天內辦好菲律賓簽證飛往菲律賓。


 當我到了醫院看到小弟的時候,他的整張臉和嘴唇都是黑色的,印堂上黑黑的一團,弟妹在身邊非常無助。我先向弟弟和弟妹說明 妙禪師父救人無數的大威德力,要他們相信我、相信 師父,之後我就開始用 師父傳授我的法,代 妙禪師父為弟弟加持。就在約莫十五分鐘後,我問弟弟會不會不舒服,有甚麼感覺,而這時,弟妹突然向我說,她在我身體四周看到了一圈的光,而小弟也說,他看到我上半身都在發光,我向他們說明他們看到的是 妙禪師父的無量光啊!後來小弟起來坐在椅子上,我繼續代 師父為他加持,過了一會休息的時候,弟弟竟然告訴我他在牆上看到了一個男子的光影,還問我說 師父是男的還是女的,這時候更令人讚歎的是,他戴上眼鏡後,在另一面牆上,竟然清楚的看到了彌勒佛的像,實在是不可思議啊!到了晚上弟弟睡著之後,我繼續為弟弟加持,一直到看到弟弟頭上出現一圈光,而且一夜各種指數都很平穩,我才休息。在醫院的時候,我一點也不覺得累或害怕,也非常有信心弟弟一定可以回家,這都是因為我把所有的一切交給 師父的絕對金剛心,才能辦得到的。


 非常奇妙的是第二天醫院竟然同意家屬的申請,讓小弟出院,一路上我繼續請 師父的護法保護弟弟,也因此很順利的在星期二6月3日回到桃園機場。那天外面下著傾盆大雨,當我推著坐在輪椅的弟弟出關後,我淚如雨下,因為慈悲的 師父就站在候機室等我們。 師父馬上為弟弟加持並開示弟弟的本尊靈性已經脫離本來的位置,所以必須將弟弟的元神保護好。 師父還親自開車到淡水家中為弟弟加持,並為弟弟房間設護法保護弟弟, 師父愛護弟子和其家人的慈悲,我真是牢記在心。


 第二天弟弟到馬偕醫院檢查,醫生看到菲律賓醫院的報告,說明弟弟心肌梗塞、心臟功能衰竭、肺積水、腎臟發炎,急得立刻要將小弟送入加護病房。可是在檢查後,似乎並沒有發現急迫性的危險,於是讓弟弟入院做整體的檢查,而 師父知道後,又立刻趕到醫院去為小弟加持。試問在這娑婆世界,到那裡可以找到這樣的 師父、大成就明師,有這樣的大威德力,為了幫助弟子明心見性,為弟子做了那麼的多,不求任何回報,只要弟子早日明心見性,跟隨 師父利益十方眾生,我們怎麼能夠辜負 師父的教導與殷殷期望呢?弟弟住院五天後就回家修養,這麼幾年來生活工作一切如常,弟弟、弟妹和二個女兒都入到 師父座下,全家人都非常感激 妙禪師父的救命大恩。


三、  師父慈悲渡化母親
 媽媽因為年輕時長時間照料家中一個個生病的長輩,所以年紀大了之後身體越來越差,所有老人家的疾病,包括高血壓、心臟肥大、心律不整、帕金斯症、愛滋海默症,媽媽全部都有。其實在2008年,媽媽就會離開我們的,但由於 師父的慈悲,一直在法界保護著媽媽,這麼幾年來圓滿我們對媽媽的孝心及不捨。然而媽媽身體實在不堪病痛折磨,在昏迷臥病將近一年後,媽媽終於在2013年5月間離開了我們。而慈悲的師父不但把媽媽往生的靈性接到 師父的大法船,讓媽媽圓滿她對世間的不捨外, 師父更是慈悲的將媽媽的靈性渡到天界安享天年,在渡化媽媽的過程中, 師父相應到靈性的苦,還慈悲不捨的落淚。我們為人子女在父母健在時,盡一切努力孝順父母,然而父母往生後,他們的靈性何去何從,子女再孝順,也無法把墜入三惡道的父母靈性渡出來。然而,只因為弟子願意依教奉行,願意追隨 師父,發願一世成佛,利益眾生, 師父就慈悲的渡化弟子的家人在天界安享天年。 師父恩重如山,弟子永世不忘。


四、感悟與發願
 雪暉非常慶幸此生有緣得遇如此疼愛珍惜絕對金剛弟子的大成就明師。雪暉在此感恩讚歎 妙禪師父的大威德力,渡化眾生的無明,感恩接引我入門的彥敦老師,感恩老師們與師兄師姐不離不棄的耐心護持,讓我能留在 師父座下,接受 師父的妙轉及渡化,開啟智慧,認識上帝,更接近上帝。更重要的是,弟子深刻體悟大成就明師的悲智願行,殷殷期待早日聖花佛果實的大慈大悲。弟子誓願此生追隨 妙禪師父,直達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佛子葉雪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