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

如果靈魂是可以漂蕩的,那成為宜靜前我是誰?

 

林宜靜


  我是誰? 一日,國小四年級的我,課後關在房內,想起年邁的外婆,突感疼愛我的外婆若有日離開人世,將歸屬何處?是到處漂流?或是重新投胎成為人?若它日我離開人世是否也跟外婆一樣呢?再者,如果靈魂是可以漂蕩的,那成為宜靜前我是誰?一連串的自問自答中,在我小小的腦袋裡,產生了新的想法;真正的我是靈魂、肉身是房子、名字是代表號,沒想到一時天真的想法竟成為日後契入佛法的因緣。但讓我感到困惑的是我為什麼要來住在這個叫宜靜的房子,是否有什麼意義或安排呢?終於…我將自己問倒了,此後人生歷程我深感困惑、矛盾,不曾間斷涉略相關議題,從成長的環境中一路苦尋生命的意義。
 
  我與一般大眾相同來自於道教家庭,特別的是父親從事道教文物買賣與命理師行業。父親傳統的作法,讓我有機會見識木雕神像的製作過程,騎樓成為雕塑師的創作空間,完成後的神像上桌供奉或不再供奉都有儀式,父親是職掌這項儀式的人。這樣的成長環境讓我比一般人多接觸所謂的”神佛”,台灣有句俗語[有燒香有保佑],家裡香火鼎盛,供桌上三牲四果,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廟宇參拜是假日全家的休閒活動。但苦難並沒看到我們的虔誠,已敲門來訪。父親兄長的親情陷害、父親烏龍投資的牢獄之災、家計困窘、經常性舉家搬遷、我們與父親溝通失和、兄弟姐妹相處冷淡、莫名多病、情緒低落暴躁…等,從全盛時期走到家道中落,我強烈的質疑我的信仰。某日,手持三支清香眼望座上神像,站立許久無法言語,驚覺過往手持清香滿懷期望敬奉座上神像,現今身處種種苦難是否過度將藝術神格化?木雕非佛,佛在何處?此一覺,便踏上尋佛之路。
 
  十九歲尋佛之路第一站神秘的香格里拉—“藏傳佛教”,起緣於一位朋友的接引,皈依在一位修持綠度母的仁波切座下。也許是藏傳佛教的修行氛圍,當時的我深受藏傳佛教的唱經文化與文物著迷。期間我以藏傳佛教為主修,陸續也接觸其它宗教;雖接觸廣泛但總無法契合我心,似乎總有份說不出的失落感。另一方面長期以來缺乏自信、安全感、無奈、疑惑、矛盾相互糾結,憂鬱躁動的情緒早已蓄勢待發。
 
  民國九十年業力像地雷般的引爆,腦袋裡不斷湧現自殺念頭,無法克制憂鬱的心情躁鬱的情緒;不得已的情況下我求助了精神科醫師,三十分鍾問診,醫師初判我應該不是憂鬱症躁鬱症。萬沒想到醫師的問診加重我的病情,百般思索若我不是醫師口中的患者,我究竟怎麼了?每晚以淚洗臉無法入眠,內心五味雜陳、人魔交戰,幾次手握醫生處方藥劑,服與不服兩相為難。這段期間生活上的一切、人際關係、工作表現、身體健康、溝通能力、情緒掌控…等,猶如爆炸後散落的殘骸,慘不忍睹。一日深夜,忽然億起國小四年級時的自我對話,我是誰?一路走來種種苦難呈現是否告誡我,不忘找尋生命的意義呢?但誰能給我人生的答案?碰巧接引我修持藏傳佛教的朋友告訴我,在西藏有此一說:【一位明心見性的大成就者,能渡化七世業力】。深感業障深重的我,心想也許見到了這樣的人真能為我解惑帶我解脫。
 
  民國九十一年十月印度大暴動,任性的我不理會旁人的勸阻,執意前往。七小時的飛航、十一小時的車程,四十度的高溫下,在佛陀的故鄉一段找尋人生答案的旅程。在仁波切的安排下見到當時心中敬仰的最高精神上師,開口便請示如何解脫苦難?上師開示:【好好修持】。雖然聽聞的當下更強化修行意志,卻感覺有所些缺憾,但又不明缺憾為何?
 
  對於這趟旅程我的內心充滿期望與信心,旅程中一度認為我已遠離苦難糾纏。結束旅程回到台灣回到現實,又回到憂鬱苦難。此時內心極端痛苦矛盾,一頭無計可施,喪失意志、另一頭急尋苦難出口,指引的曙光。
 
  民國九十二年九月,一個特別的機緣認識一位陌生的朋友—俞美吟老師。美吟老師每日電話關心我的心情、情緒、工作等,讓我感動與窩心。她的關心超出了家人與親友,我很珍惜很感恩。於是接受她的邀約,民國九十四年十一月正式入門皈依到 妙禪師父座下。由於過去對佛法已有些接觸,第一次見到妙禪師父時我便開口請示了當時很渴望證得的問題。請示:[如何做到真正的大智慧、大自在、大圓滿、大解脫?]語畢,心想 妙禪師父會不會也回答好好修持呢?起念的同時,妙禪師父開示:【唯有明心見性】,當時我尚不知何謂明心見性,但對於這樣的答案讓我印象深刻。第一次聽聞師父開示,人只有一世不需要修行,靈性才需要修行時,感覺很熟悉很契合,回家後方才想起,這不就是國小四年級自我對話後,天真的想法嗎?心中充滿無限感恩,如來安排我有此機緣入到師父座下。入門後每課必到,每日一禪定;很快的在三個月內我感受到平靜與喜悅,家人也感覺到我的轉變,陸續也接引他們成為 妙禪師父的弟子。期間我也曾經有過想退轉念頭,因為我的業力早已大量引爆、靈障嚴重。 妙禪師父的力量相當不可思議,能渡化那些想傷害我們與摧毀我們的深沉業力,可是業力產生的負面意識會不斷阻撓我們被救渡的機會,讓我們產生放棄、不相信的念頭。記得,有一次在上課前的一小時,臨時打電話告訴美吟老師我不想去了,電話那頭的她先穩定我的情緒,然後告訴我不要輕易放棄,我進步很多。碰巧那天 妙禪師父在精舍,接過電話後 妙禪師父告訴我,【宜靜要定住,現在產生負面意識的那不是真正的你,要相信師父不要擔心不要害怕,你趕快來哦~我在精舍等你上課】,掛上電話後我在房裡放聲大哭,心中卽感動又慚愧。回想這段期間我確實不再像過往那般憂鬱苦難,現今怎能因為一時的負面情緒升起而否定這種種的變化與成長呢?爾後,我告訴自己不論如何都要堅定意志跟隨 師父。
 
  【妙禪師父是大成就明師】我很驕傲的想跟全世界說。從入門前的苦難業報,苦思人生所為何來,如今因 妙禪師父渡化妙轉脫離苦難,開啟本有智慧,真的是不可思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師父開示:【人生(身)是難得又無常,造物者選擇”人”是唯一可以讓幻存靈性修行的幻存法船。無常的業力就像是旋轉門,不定時的轉出來傷害我們。】如果我們無法找到一位明心見性的大成就者,開啟本有智慧,了知人生來此的一大要事,那麼人生就白來一遭,終其一生也都在承擔苦難,。人生中最大的福報造化是找到一位明心見性的大成就者,全然臣服,全然大信,昇起堅定如金剛般的心,發願追隨大成就者,明心見性,成就佛道,利益眾生。無限感恩,妙禪師父的住世是如來的慈悲,妙禪師父以最究竟的佛理教導弟子,直接帶領我們契入本有的真如佛性,與我們佛心印心,完全不需要苦修。師父開示:【眾生本有如來佛性,[如來]修不來練不來,只是被業力、習性障住。猶如太陽被烏雲覆蓋不能顯現。】金剛經中開示[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聽聞 妙禪師父的教導與開示,心中常升起無比的讚歎與感恩。憶起對於第一次見面的我, 師父便是以最究竟佛理向我開示與我印心,真是大成就明師慈悲。末法時期,眾生無明,身處地獄不覺不知,現今有如此殊勝的佛緣與福報造化遇佛住世,應更為珍惜全力以赴,一世成佛。
 
  回想過去處於矛盾、極端的生死邊緣,現在的我脫胎換骨、煥然一新;我非常清楚沒有 師父我不可能走到這裡活到現在。心中無限感恩無法言諭,感恩此生找到大成就明師—妙禪如來,感恩此生得到人生的答案,感恩過去的苦難,生命的安排。讚歎感恩 師父讓我得以重生、點亮我心燈、開啟我本有智慧、賦予我造化格局,讚歎感恩師父為我們妙轉的,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讚歎感恩師父將我們當成寶貝疼愛,讚歎感恩師父真佛真愛,救渡苦難眾生,讚歎感恩師父真如大智慧。人生難得我今得、佛法難聞我今聞、明師難遇我今遇,此生唯有全力以赴,明心見性、成就佛道,報達佛恩,不論最後我是否通過如來認可見證真如,我誓願用生命護持真正的大成就明師—妙禪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