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明師,依教奉行真簡單

中醫淨化餐,因依教奉行,禁吃食物自然不吃

 

(板橋)邱翊瑄

 
1.健康的改善
2.習氣的改變
3.依教奉行的重要性
2012-10-01

從小學二年級就去美國長大的我,對回來台灣生活及工作是有點排斥的。小時後每年暑假跟寒假都會回來台灣,長大後慢慢覺得那只是渡假而已。讀建築系畢業後就在美國加州一間建築師事務所工作了五年才回來台灣定居。當時也是因為公司的一些政策改變及工作的壓力讓我原本不太需要加班的人可以一個禮拜工作80個小時,而這樣維持了5個月。精疲力竭的我,突然有一天在公司崩潰,讓我很驚訝,因為我覺得在我身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剛好那時媽媽跟阿姨們決定要把一起投資的房子賣掉,我也以這樣的藉口,想回來台灣散散心,休息一下再回美國工作。回來台灣後,碰巧跟我大學同學吃飯,她介紹我到她上班的大仁公司看看,不知不覺的,我也在這家公司上班了9年。台灣工作程序跟模式跟美國是180度的大轉變,以用美國人思考方式的我到現在都還覺得有點不適應。台灣的工作壓力對比起來就好比在美國每天加班到80個小時一樣。因為這樣從大學就養成的熬夜習慣一直到職場上也都如此,回來台灣上班更有壓力的我在2004年得了乾癬。一開始還不知道病情是什麼,看醫師了解後,對西醫來說,它是不可能斷根的長期慢性病。就因為它沒辦法治好,看病吃藥對我來說沒什麼意義,我也就沒有一直持續的去看醫生。從小就不太會吞藥對吃藥是有點恐懼的,每天要吃藥是一件很難的事。媽媽在2011年一月先入門,三個月後遇到了一位醫師看她的乾眼症。這位醫師是過敏免疫科的剛好也符合我看,媽媽也並一同帶我去看病。看了大慨一年,病情有好轉,皮膚增生的也變正常了惟持了半年。我也在2011年六月入到 師父坐下,可是並沒有好好的依教奉行,沒有每日一禪定。西醫開的藥越吃越多,因為工作上須長期熬夜的我,我的肝沒辦法正常運作,吃的藥又沒辦法負擔,我的乾癬又再復發,西藥也停止吃一陣子。今天暑假五跟六月去美國休息,媽媽在台灣每天關心的我的健康。這段期間板橋精舍成立也讓媽媽有多時間去精舍做護持,每次跟媽媽通電話都會跟我分享在板橋精舍的互動跟體悟。回台灣後因媽媽常去精舍很晚回家,我也就陪同開車護送,也多花時間在精舍走動並參加護持團隊。在嘉憲老師的鼓勵下及以媗師姐的分享,我開始依教奉行,每日一禪定。七月中,我爸爸突然買了一本書回來給媽媽,而這本書是一位中醫寫的 「頑固乾癬可治根」。爸爸沒有入門,他卻說這本書是 妙禪師父引導他去買的。我跟媽媽都覺得很不可思議。這個中醫的治療需要全體改變生活做習習慣,要吃所謂的淨化餐,禁絕吃我30幾年來最愛吃的甜食、巧克力、冰的飲料、油炸的食品、七月底媽媽幫我約看中醫,原本我只想去試試看而已,看不好也就是花點錢罷了。第二天早上媽媽很用心的幫我買菜,要做指定吃的淨化餐菜色。前三天我還有點偷吃一點點餅乾,但是一個禮拜後,媽媽小心奕奕的問我說我是不是我的意志力刻意控制自己,不要去吃我被禁止吃的食物,我自己想想回說我沒有,好像就沒欲望要吃那些東西了。這時我才了解,是 師父把我的習氣給渡化掉了,就好像聽別的師兄姐分享他們抽煙、喝酒,被師父 渡化一樣。第二個星期去看中醫時,我剛好看到醫師有一張禪卡在她的電腦旁,並問醫師是不是也是 師父的弟子。真是太奇妙了!醫師說她的病人要是也是 師父的弟子,病會好的更快。我一聽,就知道這完全是 師父的妙轉,也因為醫師也是同修,讓我有更大的信心更信任我的病是可以治好而斷根的、也讓我很明了這就是 師父的大威德力。我從七月到現在,短短三個月內,乾癬以好八成,但還須繼續維持配合吃中藥跟淨化餐。但我很明了依教奉行的重要性跟行接引利他的真實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