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倩心得見證

 

黃子倩

 
我聽了心頭一震,長久以來困擾我的問題終於有解,而且母親還有機會被渡到天界,因為我們家長期接觸道教,知道這種話不能亂說,坊間有些斂財者敢騙人說他成佛,但絕對不敢說能幫人渡業力,一說保證出事。

入門前

●家庭與個人
常言道,人生無常,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體會到了。四歲之前,我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家裡經營汽車製造公司,經濟不錯,有愛我的爸爸、媽媽與外婆,是別人眼中的幸福家庭。四歲之後,我的父親突然因肺癌過世,享年39歲。公司也因為經營不善,不但破產易主,母親還因此背上一身債務。

雖然家庭遭逢巨變,但四歲以前的記憶對我而言幾乎不存在,從我有印象以來,我們家的成員就是:脾氣很壞、身體不好的外婆、很辛苦的母親、跟我相依為命的妹妹。因為母親的辛勞付出與重視教育,我們雖然物質生活不富裕,倒也不致貧乏,一家四口樂天知命地過著平凡的生活。也由於母親的愛與良好的身教,我從小就深信,一個人的品德最重要,不管別人如何,但自己要懂得潔身自愛。這樣的家庭環境也養成了我堅強成熟的性格。

媽媽辛苦熬了20幾年,好不容易我大學畢業,開始能分擔家計時,上天卻開了我們一個大玩笑。2004年夏天,只是因為血便到醫院檢查的母親,卻被宣告罹患大腸癌末期。醫生不知道母親還能活多久,只建議我們還是要接受開刀與化療。

從此之後,一直到母親過世的三年間,我很少有快樂的回憶,幾個在醫院度過的中秋節、聖誕節、跨年夜,我注視著病床上的母親,看著臨床的病患與家屬,獨自流淚。現實如此殘酷、人生如此無常,我不明白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感覺自己年輕的生命正逐漸像稻草般枯萎。

為了母親的病,我們試過一切方法,甚至跑遍全台求神問卜,但終究難逃死神的呼喚。2007年1月,醫生對陷入重度昏迷的母親發出病危通知,因為母親本人簽過放棄急救同意書,所以將由家屬決定是否拿掉呼吸器。

我永遠記得那天,我親手代表家人簽下拿掉呼吸器的同意書,親眼看著母親失去呼吸、心電圖變成一直線,聽著如凌遲般的死亡宣告,止不住的淚,感覺胸口快要爆炸。坐在前往殯儀館的車上,我強忍著悲痛打電話安慰外婆、通知親友,我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但事實上我已成行屍走肉,感覺心整個被掏空。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為什麼要面對這一切?當裝著母親遺體的冰櫃門重重地關上時,我的魂好像也被鎖在裡面了。

原本好好的一個人,最後只剩下我手中的一罈灰。母親是那麼善良,總是替別人著想,為什麼人生卻是這樣收場?我對人生充滿質疑,說什麼好人有好報、努力就能改變命運根本是自我安慰,面對生死大事,沒有任何人逃得過。但到底是什麼在支配著我們的命運,我非常想知道,卻沒有誰可以告訴我答案。大家都只會說想開一點就好,當時我聽來卻像風涼話,心想你們哪裡知道我的痛苦。我感到憤恨不平,咒罵老天不長眼,發誓再也不相信任何宗教。

生活終需回歸常軌,但母親的死成了我揮之不去的痛,表面上裝做沒事,卻總在半夜裡哭,甚至常常做惡夢。本來就容易被靈性干擾的我,情況變得更糟,動不動就要跑宮廟收驚,莫名怕黑,連在自己家睡覺都要開大燈。我的身體越來越差,沒由來的失眠、頭痛、經痛經常困擾著我,感覺很疲倦,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生活好像失根的浮萍,沒有依託。

妹妹說我給自己太多壓力,但我忘不了母親臨終的託付,「好好照顧外婆與妹妹」,我自覺有義務卻苦於無人能分擔,加上外婆的悲傷無處發洩,本來就暴躁易怒的個性更是變本加厲,動不動就罵人,導致我幾乎失去情緒管理的能力,變得容易動怒,常常覺得自己很悲慘,極度孤獨,甚至有過輕生的念頭。其實我有察覺到自己的變化,很想跳出泥沼,卻無能為力。

● 轉機
2009年4月初,很久沒連絡的表舅(煒昶師兄)突然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跟一位很棒的師父在禪修,身心靈得到極大的改善,希望能邀請我跟妹妹參加。當時我跟妹妹(心瑀)一聽到是宗教都有點反感,於是藉故推託。但煒昶師兄打了兩三次電話給我們,後來因為不好意思違逆長輩,我們才勉強赴約,本想敷衍了事,沒想到就此開啟我人生的光明之門。

當時主談的懷維老師跟我們分享了師父的境界,我無法想像成就佛道是怎樣的境界,但我聽到原來真的有唯一的造物主,而天地萬物都是依照造物主的遊戲規則在運行,人相上無法解釋的怪事也都是因果業力的呈現。這樣的說法易懂又合邏輯,解開了我長久對人生無常的疑惑。

老師進一步說明,師父有大威德力可以渡化弟子的業力,只要照著簡單的方法做,就能脫離命運定調的軌道,擺脫六道輪迴之苦,甚至可以成就佛道。師父還會無條件為金剛弟子渡化累世歷代祖先與冤親債主到天界。我聽了心頭一震,長久以來困擾我的問題終於有解,而且母親還有機會被渡到天界,因為我們家長期接觸道教,知道這種話不能亂說,坊間有些斂財者敢騙人說他成佛,但絕對不敢說能幫人渡業力,一說保證出事。於是我跟妹妹就懷著期待又好奇的心在2009年4月15號入門了。

入門後

● 入門第一天
入門當天, 師父請新同修看祂的眼睛,我看著法台上的師父,只覺得 師父仙風道骨,眉宇間透著不凡,雖然不確定 師父是否已經成佛,但我相信師父的境界一定很高。不知為何,我覺得自己渺小而無知,甚至有種羞愧感,心裡有個聲音告訴我:「你應該追隨這位師父」!

其實我沒想太多,既然直覺告訴我這是我想要的,那就順從自己的心意吧!過去與現實的包袱已經太擾人,我來就是為了靜心、為了改變,我討厭複雜的世界,只想找回單純的本我,那又何苦拿舊思維的石頭砸自己的腳呢?況且 師父教的方法那麼簡單,那就先做再說吧!
● 親身見證
一、我從小就怕黑、怕鬼,經常跑宮廟收驚,去磁場不好的地方回家就生病,醫生也看不好。跟朋友說,人家還覺得我神經質、心理作用。但入門當晚我就發現,對黑暗的恐懼竟然無端消失,也不怕鬼了,這是我過去十幾年從未有過的自在。從此,我再也不需要跑宮廟收驚了,一年花上萬元安太歲、安元神、改運的情況就此離我遠去。

二、剛開始在家禪定,不但腿很痛,只能坐椅子,而且雜念不斷浮現,才五分鐘就忍不住下座,不過即使如此,我依舊每日禪定。結果不到一週,禪定時我開始感覺有股暖流在腿部流動,像是在打通氣脈。然後不出一個月,我就可以盤腿,疼痛感減輕許多,時間也拉長到近30分鐘。失眠、頭痛、經痛的問題超乎我想像地迅速改善,精神與氣色變佳,還被同事笑說是不是談戀愛了。

三、入門前我的健康檢查報告顯示:胸椎側彎、甲狀腺素低下、最糟的是胃癌指數過高!當時我其實很擔心,難道我還這麼年輕就要步上父母的後塵?但如果這就是我的命,也只好認了。一年後,公司年度健檢報告令我非常驚訝,這段時間除了禪修,我的生活型態完全沒有改變,但上述的問題卻完全消失。讓我不得不驚呼,真是太神奇了! 師父真的是大醫王!

四、師父開示,在家禪定可以改善家中磁場,原本容易歇斯底里、愛罵人的外婆,從我們開始在家禪定後竟然變得溫和許多,願意聽我們說話,彼此的爭吵減少了,家庭氣氛更融洽。甚至原本信仰道教,燒香拜拜了幾十年,起初毫無意願的外婆,也在師父的妙轉下入門了。外婆都還不太相信,只是簡單做到每日一禪定,身體健康就大幅好轉,從前連走幾步路都困難,加上外婆愛面子,不肯拿拐杖,其實非常辛苦。現在卻能走三層樓的樓梯去市場買菜,連孤僻的個性也變得開朗,結交了許多婆婆媽媽好友,生活比從前快樂多了,這完全是我始料未及的。師父不僅保護弟子,同時保護弟子的家人,一切都如實地發生在我的生活中。

五、為了想趕快開悟,我勤快地參加佛理教導會。幾乎每次我都拼命提問,不是故意找碴,是心裡真的有很多疑問希望被解答。我最愛參加嬿妮老師主持的教導會,老師很厲害,怎樣都問不倒,我好佩服老師的回答總是合情合理又溫柔慈悲,希望自己有天也能跟老師一樣。而很妙的是,我發現只要心理的疑問多被解答一個,自然對佛理就會多懂一些,像是輕鬆印在心上,不用強迫背誦就能記住,漸漸就能體會老師說的「一理通,萬里通」,只要智慧被開啟,明白是很容易的。

六、因為打開心門認真做,很快就有改變與體悟,所以雖然覺得別人可能不相信,但我還是自然想去分享。入門一個多月後,我打了第一通電話給高中好友貞夆,邀請她來到師父座下。當時貞夆正陷入人生的低潮,身心狀況都很糟,我很想幫她。沒想到只是單純而真心的一個念感動了貞夆,她不但入門了還認真照做。其實貞夆入門前,我根本不知道她會看到靈障甚至被欺負,後來我才明白,原來她之前的狀況都是靈障業力引爆所導致。入門沒多久,貞夆又遇到了嚴重的靈障攻擊,幾乎陷入發狂的狀態。通過秀運師姐以及淑貞老師的回報,師父了解貞夆的狀態後,也知道她雖入門不久但很有心,竟然在凌晨二、三點親自從淡水趕到現場為貞夆加持渡化,一位大成就明師的慈悲與大威德力完全展露無疑。經由這次的事件,讓我更深刻體會到接引利他的重要,如果當時我沒有帶貞夆入門,沒有明師的保護,現在的貞夆會如何?或許喪失心智?或許連命都沒了?我真的不敢想像。

七、現代人強調「樂活」,我解釋為「快樂地活著」,聽來簡單,其實大家心裡明白,一點都不容易。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每個人的煩惱都不同,我因為成長背景的關係,從小習慣背負長輩的期許、壓抑自己的性格,以為堅強可以得到別人的讚美,總想成為一個「被喜歡」的人。漸漸地,我發現自己很矛盾,一方面想做自己,卻又不敢,無形中在心裡築起了一道牆,給自己太多的局限與包袱,於是越來越孤獨,越來越不快樂。直到入門後依教奉行,師父不僅讓我心安心定,更讓我覺知自己的問題並有勇氣面對,加上老師與師兄姐的幫助,我就在禪行的過程中逐漸開悟,過去放不下的,自然就放下了,人自在了,當然就快樂了。

● 正法班
為了聽聞師父親自開示,我加入了正法班。第一次上正法班,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場地大、人很多,禪定時間久,不但腿又痛又麻,還被感恩讚歎的音浪襲擊耳膜,其實有點不習慣,但當法會圓滿前師父為同修行「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大法印加持時,我整個被震懾住了。如果你知道巴西耶穌山上的耶穌像,那無私擁抱世人的雙臂,無以言喻的神聖莊嚴,跟站在眼前的師父完全一模一樣!此時心中又是一陣澎湃,這是何等的境界啊!師父如果不是大成就明師怎麼可能做到!從此,我總是以感恩恭敬的心參加正法班,非不得已絕不請假。

上了幾次正法班後,終於在殷殷期盼中等到了師父開示《心經》。師父的開示何其精準易懂,從來沒有人能如此解說《心經》。在感恩讚歎之餘,我竟莫名地淚流滿面,像是顛沛流離了千年之久,終於來到大成就明師的面前;又像是迷失在荒漠中,終於找到了綠洲。我清楚知道人為何要追隨明師修行,那絕不是被洗腦的結果。每個人都有著明珠般的佛性,只是蒙上了業力的烏雲,而業力只有明師能渡,如來的慈悲,讓明師渡化願意依教奉行弟子的業力,烏雲被蒸發,本有的佛性展現,自然是了了分明,不需要誰耳提面命。

● 師父的眼淚
有幸在入門一年後,恭逢 師父為金剛弟子渡化累世歷代祖先與冤親債主的大法會,那絕對是我一生永難磨滅的記憶。平常我們看著法台上的師父莊嚴祥和,似乎都沒有情緒,然而在超度法會上,我第一次看到師父痛哭流涕。是什麼樣的眾生、什麼樣的苦難讓大成就明師都流下了眼淚?凡人無法承受的一絲ㄧ毫,師父竟然全部無條件幫我們承擔!師父如果不是如來的代言人,誰是?我無法克制地大哭,心中除了感恩讚歎已經沒有任何形容詞,其殊聖感動唯有親身經歷過才能體會。而經過此次大法會後,我也真正放下了對母親的罣礙,一切都因為 師父而圓滿,我再也不需要背著沉重的包袱了。

● 感恩
人們常說要做自己、找自己,但如果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一切都只淪為口號,沒有實質的意義。回首跟隨 師父禪行的日子,過去二十幾年彷彿一場夢,直到 師父讓我開了悟,我才真正找回自我,有勇氣與智慧去掌握自己的未來。

非常感恩接引我的煒昶師兄,因為他的不放棄,我才有機會來到師父座下。我更感恩 師父,雖然我失去了雙親,但我找到了佛父佛母。 師父為我渡化了雙親的靈性,時刻保護著我與家人的安全,開啟了我的智慧,如太陽般為我照亮光明的未來。 師父的慈悲大愛撫平了我內心深處的傷,讓我懂得真心去愛別人。

師父為弟子無私付出卻從不求回報,我終於明白正法班上那震天響的感恩讚歎是怎麼回事,面對我們的救命恩人、再造父母,如何能不打從心底發出最真誠、最恭敬的感恩讚歎!況且,即使喊破喉嚨,也絲毫不及師父為弟子所做的千萬分之ㄧ!所以我決定將自己的感恩心化作實際的行動,護持大禪堂的建立與 師父廣設精舍的心願,將有限的人間財化為無量法財,讓更多有緣眾生也能來到 師父座下,有機會跳脫命運定調的軌道,擁有美好幸福的人生,這才是真正的布施與利他。

功德迴向時的發願絕非口號,佛弟子黃子倩誓願全力以赴追隨 妙禪師父,盡我一切所能護持 師父弘法,定要在此生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對新同修的勉勵
做任何事都有初衷,凡事都有其意義,今天坐在這裡的我們多數參加過分享會,明白自己在做什麼。雖然每個人的願望與需求都不盡相同,但共通點無非是希望藉著明師的引領,透過禪行,讓自己變得更好,生活更圓滿。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還要背著過去的包袱不放呢?有緣來到明師座下,不妨拋開舊思維,敞開心門接受引導,一定會發現全新的自我,獲得前所未有的安定與自在,正念正願必然實現。

回首入門以來的1000多個日子,師父從來沒跟我說過一句話,但師父圓滿我的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勉勵各位新同修,禪行貴在真心,讓禪行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功課,您就能體會到禪行絕對是您人生中最大的助力,有一天您會感恩當初願意依教奉行的自己,明白此生得遇明師有多麼殊勝!機會是留給懂得珍惜的人。

●從護持精舍行政運作、接引、輔導所啟發的心得
以前的我太過注重道德形象,甚至有些憤世嫉俗,對自己很嚴格,也以同樣的標準衡量身邊的人,殊不知這是傲慢的。但從護持精舍、接引利他、輔導同修的過程中,我深深體悟,人唯有放下我執,願意真心交付給一位明師,如來才願意當我們的主人。每一次依教奉行的過程,都讓我有機會覺知自己的習氣與不足,當我真心懺悔並改過時,就會相應到 師父不可思議的印心加持力,本有的慈悲智慧逐漸開啟,人自然會越來越謙卑,利他遂成為一種習慣。這同時形成一個的良善的循環,在行中覺知懺悔,便在行中開悟,而隨著不斷開悟突破,那種不受外境影響的安定自在、生活中的隨順圓滿,更是再多金錢也買不到的。

入門前我常感嘆,對別人好,人家不見得會感恩,甚至不領情,我何苦?但來到明師座下沒有這個問題,不管別人的態度如何,只要是依著明師的教導、真心利他,如來悉知悉見,必然給予我們更多的圓滿,所以為什麼老師常說:只求成佛不求餘物,餘物自然有。唯有利他才是最大的利己,打趣地說,投資報酬率這麼高的事,何樂而不為?

●用一句話描述入門前後的自己(各15個字)
入門前:被命運習氣束縛,明知苦痛卻無力掙脫。
入門後:有明師引領,脫離命運定調軌道,一切自在圓滿。


● 獻給師父的詩

《孺慕》

一公分的鐘乳石是三十年歲月的積累
一棵開花的樹是在佛前祈求五百年的結果(註一)
一阿僧衹劫是十的一百零四次方的無盡輪迴
我帶著一身污濁來到祢面前
祢沒說一句話    卻已將我的靈魂淨化
百千萬劫的飄蕩只為了此刻
深埋的種子終遇甘霖
綠葉萌芽    即將開花結果
佛曰: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
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註二)
祢曾經的注視    使我甘心等待千年
思念引我走向祢    使命讓我追隨祢
原來一切並非偶然
我祈禱   請讓我更勇敢、更智慧、更寬容
行於中道    定不讓祢失望

(註一) 緣於席慕蓉的詩作《一棵開花的樹》
(註二) 出自《金剛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