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門關前,幸得 師父救度

 

 妙禪師父讓我健康、家庭、事業皆得圓滿

 

(台北)劉德海

 
師父趕到後就立刻替我加持,消除業力
在 師父的開導下,竟然很快地變得情緒穩定
渡祖先更讓我大開眼界,不得不相信 師父確有大威神力
 

我第一次見到 師父時是在台大醫院急診室。當時我因心跳突然急速降至四十幾下,出現嘔吐、暈眩與無法站立的現象,而被救護車送至台大急診室。這是我在一週裡第二次因同樣病徵被救護車送至醫院急診室。事實上兩天前我才在萬芳醫院住院三天後出院回到家。萬芳醫院的腦神經科與心臟外科會診結果發現我一切正常,心臟結構正常,心律脈搏正常,膽固醇與血壓也都在正常範圍內,頸部神經亦無堵塞或病變,因而無法得知發病的原因,讓我覺得可能是太勞累所致,並慶幸自己身體保持得不錯。而第二次發病到台大急診室時,我開始擔心起來,一直在思索導致病發的原因。姊姊(宜仁)與姊夫趕來台大急診室探望,他們見我情況危急,便在未事先知會我的情況下以手機向 師父求援,沒想到 師父二話不說就表示願意趕來救我。姊姊便將這個好消息告訴我,我當時雖然並不相信 師父能對我的病情有所幫助,但是想到姊姊姊夫是一片好意不便峻拒。 師父趕到後就立刻替我加持,消除業力,稍後醫生檢查發現心跳已恢復正常,先前的病徵亦已消失,他也查不出原因就說我可以回家。

 
  回家後,我雖然對 師父的加持是否是使我恢復正常得以出院一事是半信半疑,但是由於有感於 師父大老遠地跑來急診室為我這個陌生人加持,因此原擬於返回工作崗位後再抽空前往精舍親自向 師父致謝,並無意長期參與精舍活動。因為我的工作壓力很大,又要同時兼顧照料兩個小孩,時常感到時間不夠,工作老是無法如期完成,一拖再拖。事實上我在回到學校工作後,由於工作忙碌,並未立即赴精舍向 師父表達感恩之意。
 
   而內人玉玲在大姊的說服下先行前往精舍向 師父感恩,並參與禪修。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性格不久即出現很大的改變。她以往個性急躁,經常與兩個孩子、家人發生衝突,讓我時時有內憂外患,寢食難安的感覺,擔心有一天她會失控做出後悔莫及的不幸事情。而她在 師父的開導下,竟然很快地變得情緒穩定,耐心處事,溫柔體恤,彷彿是歸真返璞,換了個人似地。因此,當她敦促我前往精舍向 師父感恩時,我決定一探究竟。其實,當我聽到 師父自稱明心見性時,覺得此人太過傲慢,倒很想要看看這自稱如來者功力究竟如何。另一方面,儘管內人心性出現大幅改善,我仍希望就近仔細觀察,擔心萬一有問題(當今世上太多騙財騙色的宗教敗類)可以及早察覺。就是在這些背景下,我到了精舍參拜 師父。之後,在內人的要求下持續每週參加禪修,經過這幾個月來的觀察(教書的職業病:見人總是給人打分數),漸漸地我發現 師父功力非凡,絕非常人(在此之前我常與內人戲稱 師父如果是如來,我就是孫悟空), 師父因材施教與因人而異的因應對答令我相當佩服,例如我曾帶一位資深的張教授向 師父請益開釋,我們最感驚訝的是 師父對他的開釋竟然與我和另一位李教授對他的建議大致雷同,好像 師父曾聽到我們去拜見 師父前的對話一般。而後來事情的發展亦如 師父所料(如他不完全按照師父所開示地去做就不會成功)。此外, 師父和藹可親與一再真誠加持,讓我極為感動,誠如沐浴在佛的慈悲之中一般。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4月25日, 師父親到我們家來渡祖先更讓我大開眼界,不得不相信 師父確有大威神力,因為內人相應靈性的能力很強,故當日內人在 師父渡祖先時的種種反應,真是令人不可思議。一開始 師父渡家父的祖先時,內人站在那兒就像跳有氧舞蹈一般前後擺動。而當 師父渡我岳父的祖先時,內人感應到祖先靈性所受的苦難與盼望,內人不但由站著,突然跪在 師父面前,而且發出悽慘的哭聲,甚至叫著「 師父我等得好苦!好苦!」、「等得好久!好久!」的慘不忍聞的叫聲。而當 師父接下來超渡內人母親的祖先時,內人更是趴跪在地上對 師父猛磕頭,並且大聲而悲慘地哭喊著「媽你死得好慘!」「阿媽你過得好苦啊!」我真怕她激動得把額頭磕破。連一向自認堅強的我亦悲從中來,感應到祖先靈性所受的苦難,以及等待 妙禪師父這位大成就者的救渡與無限感恩。
 
  對我而言,在眾多宗教中,我比較偏好佛教,一方面是因為祖父母都是虔誠的佛教徒,我也曾拜密宗貢噶老人為師;二方面是因為佛教隨緣等哲理讓我比較能夠接受。在此特別感恩 師父,讓我恢復健康,家庭圓滿。雖然由於本人無明,迄今未能與 師父印心,也未能親自目睹 師父的佛光,但是我不忮不求,相信 師父應該是如來,且盼有朝一日,我的修行精進,得以與 師父印心,且親眼目睹 師父的大威德力,終而能在 師父的醍醐灌頂下明心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