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親臨 度我靈障

過程歷歷在目,分秒間都是明師對弟子的慈悲不捨

 

(板橋)黃唯

 

接著, 師父又再度往已躺平在蒲團上的我身邊坐下,再次的為我加持渡化,當時我眼睛是閉著的,但卻看見了像盞黃色聚光燈般的亮光,照亮我全身,不刺眼卻溫暖,然後我靜下來了

2013-02-05

感恩 師父,讚嘆 師父

 
   兩年前的黃唯,得幸入到 妙禪師父座下,成為明師的弟子,讓黃唯在此生得以追隨修行,不僅如此,102年的開端,因為一場意外的靈障攻擊,讓黃唯的靈性從此更有了不一樣的【脫胎換骨】,這一切,都是 妙禪師父給的,以下就是102年1月7日星期一,我在板橋精舍分享會發生的情況,黃唯抱以對 師父無法形容的敬畏與感恩,如實分享,有明師保護的我們,無以回報,僅能發以大願、行以大行,追隨 師父,誓證如來,一世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1/7板橋精舍周一大型禪行分享會,當天,黃唯護持的任務是秘書中心的執秘長,其中有一項任務是,在分組座談時,秘書中心的人員要去巡視全場,看看有哪組需要協助,很湊巧的,當天在茶水間的我,因為祕書中心的任務暫告一段落,因此想說進入禪堂內看看,就看到其中有一組發出求救訊號,於是我就請一個已經談完的主談人去協助,而我自己就繼續在禪堂護持,不久,又發現了其中一組,是由板橋同修接引的兩位新朋友,同樣發出求救訊號,在那當下,因為所有的主談人都還在主談中,黃唯心想,不然就我來唄,於是我就坐下協同主談,黃唯坐下大概10分鐘左右的時間,聽見新朋友不斷的高談闊論他們口中的『佛理』,甚至其中一個新朋友還誇著另外一個新朋友,說他才是真正的佛來的,巴拉巴拉之類的,黃唯一開始有所回應,但後來索性直接觀 師父住位靜側一旁,因為  師父開示,佛理不是辯出來的,也透由此,黃唯知道了這兩位新朋友的法執、我執都非常重,於是,10分鐘後,黃唯就靜悄悄的圓滿離開,回到茶水間。
 
    回到茶水間後,黃唯微微的感到不適想吐,只覺得整個人飄飄的,因為這不是第一次,所以當下也沒多想,直到當天秘書中心的師姐,看著我說:黃唯,你的臉怎麼都變形了,話一講完的當下,我就直奔廁所去吐了一下,然後再回到禪堂內,心想禪定一下好了,一禪定,精彩的就來了,兩行淚開始不自覺得往下掉,一開始像下毛毛雨,後來變小雨,到後來變傾盆大雨,怎麼也止不住,一直到自己覺得快昏厥了,撐著最後一絲意識,向正在忙的嘉憲老師求救,同時間,我聽到禪堂的另外一個角落有著跟我一樣的哭泣加嘔吐聲,原來是有個師兄也跟我一樣『中了』,期間,我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只聽見嘉憲老師一直說:「黃唯定住,不停觀 師父住位」,但我完全停止不了我的哭泣,老師可能覺得情況不妙吧,接著就聽見老師說:我先幫她加持,佩珊請趕快回報 師父,老師一邊護持我,一邊也同時間關心著另外一個跟我有同樣狀況的師兄,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竟然聽到老師說: 師父馬上到!癱軟的我一度以為我的神智怎麼不清楚到這種程度,連 師父要來這種話都能幻聽得出來,嗯!這隻靈障果然厲害??!
 
    當時的時間已經是晚上11點多左右,精舍的同修只剩下少數,癱軟中的我,開始聽見了一群紛亂的腳步聲,因為 師父真的要到了!這是多難得與殊勝的機會,於是大家開始共心認真準備迎接,我記得其中有趣的一句話是,有個同修不停的說著:師父的拖鞋ㄋ?師父的拖鞋ㄋ?然後,就聽見:感恩 師父!讚嘆 師父!我知道 師父真的到了,我也好想起來迎接,我也好想近距離看看我的 師父,可是真的起不來,接著 師父就坐在距離我不到半公尺的眼前,然後,問了我的名字,叫我合十,眼睛睜開看著 師父,但,哇塞!我當場竟然沒有「依教奉行」耶,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但無辜的是,我不是不做,是做不了,我的身體似乎被控制著, 師父看著我滿臉淚水的眼睛問:你不是要成佛?!你要不要成佛?!(事後想想, 師父應該不是在問我,是在問我的本尊靈性),原看似已稍稍平靜的我,經 師父這麼一問,突然的嚎啕大哭,而且猛然的往 師父身上一吐, 師父並沒有躲開,甚至還幫我拍背,拿衛生紙幫我擦嘴巴,這就是我們慈悲真愛的 妙禪師父!等我吐完,師父又用他的一隻手托住我一直往下垂墜的下巴,一隻手撐開我一直想避開  師父的眼睛,堅定的告訴我,看著我,我正在渡你的業,你怎麼這麼傻,不放,我又崩潰的大哭了!!
 
    然後,慢慢的我緩了下來,於是 師父換到另外一個師兄那邊,(當天 師父真忙),起身前囑咐當時的同修們,把蒲團舖好,要我躺下休息,因為當時,我感受到我的明心輪位置有卡著一個東西,讓我很不舒服,像快窒息,一躺下馬上就又起身吐,但不管我怎麼吐,怎麼往明心輪捶打,它就是卡在那不出來。接著, 師父又再度往已躺平在蒲團上的我身邊坐下,再次的為我加持渡化,當時我眼睛是閉著的,但卻看見了像盞黃色聚光燈般的亮光,照亮我全身,不刺眼卻溫暖,然後我靜下來了,我感覺到打從心底的寒冷哆嗦停止了,我知道我的心被 師父定下來了,然後 師父接著去處理當天那位接引人,因為聽說她也出了狀況,所以已經回到家的她,也被 師父招回。然後 師父又再轉身處理另外一個同修時,又叮嚀:如果我有要起身去如廁,一定要三個人扶著我,結果,我果然要去如廁了,走到一半,突然腿軟整個跌下,果真是佛語言不虛妄呀! 師父都說了一定要三個人扶著我,結果當時只有兩個人扶著,我當然跌倒呀,由此可知!大家一定要依   師父開示,乖乖依教奉行。如廁回來後,我大概已經好了一半,但整個人像打了場仗一樣的疲憊,不過已經可以坐著了,然後 師父第三次回到我面前,再次的以眼對眼方式渡化我體內的靈障,這次我看到的景象,我想我這輩子大概很難忘了, 師父一樣的看著我,並輕聲的跟我說:眼睛盡量不要閉上,就看著 師父,定住,眼球千萬不要轉動,就直盯著 師父看,了解嗎?這對於帶著隱形眼鏡又剛大哭過的我,其實有點難度,但更難的來了,我開始看到 師父的臉像電影情節裡的畫面一般,開始變形,眼神開始變得很兇狠,臉部表情也都呈現出兇惡的樣子,人的直覺反應,看到可怕的肯定先將眼睛閉上,所以我直覺便將眼睛閉上,師父馬上說:不要閉,不要躲,再問我,你看到什麼,我回:師父你的臉好可怕,師父馬上說:不要怕,你看到的不是   師父,是被師父渡化出來的靈障,千萬別躲,就看著   師父,一直看著,  師父要將它渡化出來,然後經過幾分鐘,我又吐了,然後打了一個很大的嗝,我卡在明心輪的那個東西出來了,而我就清醒了, 師父的臉當然就變回那慈祥的樣子了,結束後,師父跟我說,你的靈障已經被   師父渡出來了,你已經不一樣了,整個脫胎換骨了,我,只有一句:感恩  師父,讚嘆  師父!
 
    其實整個過程我就是在哭、吐、喝水,哭、吐,喝水,像無止盡的輪迴著,而每每都在已經快不行的狀態下,師父就又出現在我身邊,師父的慈悲,無私,真愛,大威德力,在當天,一次全部示現,黃唯何德何能,讓    師父深夜從遠處趕來,渡化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只因為我是  師父的弟子,只因為    師父不捨所有跟他有緣的弟子遭受到無情的業力靈障攻擊,   師父在最後要離開板橋精舍前開示,要所有的弟子都不用怕,有   師父在,就會渡化一切弟子身上的業力,只要弟子依教奉行,這是真的!!!!
 
黃唯在此跟   妙禪師父發願,此生必定追隨   師父明心見性,必定大願大行,必定將   師父的愛傳揚出去,
出去!
 
 
感恩 師父!讚嘆 師父!
佛弟子 黃唯合十叩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