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師的佛眼

   我感受到   師父對於弟子被靈障業力攻擊的不捨

 

(板橋)熊祐廷

 

有好幾次,我都把眼睛視線離開了  師父的眼睛,但   師父都還是慈悲對我開示:「那些在  師父臉上呈現很多很可怕的像都不要管,只管好好注視   師父的眼睛就好了, 師父不只是渡靈障也一併渡業力。」  

2013-01-09

 

     1月7號的晚間在板橋精舍舉辦分享會,當天祐廷護持的是秘書中心,在當天一切都還很正常時,還和師兄姐開心的交談,以及護持著當天的行政任務。
 
     就在分享會進入分組座談開始,當時,我正在禪堂內護持及協助回收已完成的新同修報名表,在即將圓滿回到茶水間時,當時齡心師姐請我協助整理當天使用的物資,當時拿著要整理的資料,坐在地上開始整理後,忽然感到周圍一片黑暗,且覺得十分吵雜,印象中,我抬頭說了一句:「今天人好多喔!!」,說完,我就低頭繼續整理資料,當時怡伶師姐看到了,就走過來,提醒我要記得觀 師父住位。
 
  就在不久,我就開始不斷咳嗽,而且是越咳越大力越難受。因為難過,就走出禪堂外,想要讓自己好些,但好像沒什麼效果,但此時心中卻也以為這種狀況,很快就好了,(因為以前也有類似的狀況,通常過一陣子就會好。),我回到茶水間,喝了水,在怡婷師姐的引導護持之下,慢慢感到舒服些了,後來我也先去禪定了。在一坐下開始禪定後,沒多久又開始不斷的咳嗽,我立刻下座,衝進茶水間,進到茶水間後,我用手摀住嘴巴,不斷咳越咳越大力,到後面竟然完全不管茶水間有沒有新朋友或是其他同修在,掩面大哭,是真的找不到任何原因的哭。一直到月雯師姐拿著手機,叫我張 開眼睛看   師父法相才慢慢停止不哭(其實原本還很抗拒不想張開眼睛)的。後來,師兄姐請我到禪堂後方座椅上休息,並且不斷看著  師父法相,不斷觀  師父住位。在這過程中,就是不斷咳嗽、大哭,不斷的循環,老師也過來關心並問我怎麼了?那個時候我很直接回答老師說:「我不知道。」後來,老師開示要我多喝點水,並到化妝室試著吐吐看,看會不會好些。但結果依舊沒有。
  在禪堂休息的過程中,師兄姐不斷的護持著我,不斷提醒著我要觀  師父住位。但不舒服的過程,依舊沒有好轉,在意識不清楚的情況之下,清楚聽見  師父要來的訊息,我在身體不是很有力的情況之下,由師兄姐們護持著走向禪堂的另一端,等待   師父來到。
 
  就在  師父來到禪堂立即先為另一位師姐加持後, 師父很慈悲為我印心加持,一開始因為我不斷的咳嗽,   師父也為我戴上口罩,還怕我戴口罩難呼吸,還將口罩拉下蓋住我的嘴巴,而不蓋住我的鼻子,開始加持時,  師父要我看著他的眼睛,但我還是因為不斷咳嗽、哭泣,即便老師和師兄姐也在旁邊不斷提醒要定住接受   師父的加持,但我依舊無法好好的接受   師父的印心加持。過不久, 師父輕輕的將手放在我的明心輪為我加持,不久,就感受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往我明心輪注入,我的心慢慢安定下來,咳嗽和哭泣也慢慢停止了。在不久之後,  師父請我到旁邊休息,並且親手將我的口罩拿下。
 
       師父不久之後,為我再次的加持,這一次   師父要我看著   師父的眼睛,這一次在過程之中, 師父將我的眼睛撐開來加持,在加持的過程中,我真的觀到   師父臉上呈現很多很可怕的像,有好幾次,我都把眼睛視線離開了  師父的眼睛,但   師父都還是慈悲對我開示:「那些在  師父臉上呈現很多很可怕的像都不要管,只管好好注視   師父的眼睛就好了, 師父不只是渡靈障也一併渡業力。」   師父在加持結束之後,讓我先到   師父休息室休息。此時的我已經好很多。之後, 師父要我回到禪堂並詢問我是否有還有不舒服的地方, 師父向我開示:「因為   師父不斷的將我們的元神靈性往上提升,自然也會承載更多的靈性眾生,加上先天法船較開,因法船的特質也不同,像我的喉嚨就屬於比較敏感,容易咳嗽,之所以會哭泣,是因為受到靈障業力所攻擊。但這一切不用怕,有   師父在,一切別擔心,更要不斷發願大願大行。」
 
     在這樣的過程之中,我感受到   師父對於弟子被靈障業力攻擊的不捨。已及對於弟子的疼愛,處處都為了弟子著想。從中體會當業力靈障爆發。是會讓人真正措手不及的,很感恩,今生有幸是一位大成就明師的弟子,不然當天的情況,會變成怎樣,真的很難以想像。
 
  感恩 讚歎   師父慈悲度化弟子的靈障業力。祐廷向   師父發願必定追隨   師父成就佛道,大願大行,將   師父的大愛,傳給身旁的每一位親朋好友,讓他們也能接受一位大成就明師教導引領,脫離命運定調軌道。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佛弟子 祐廷合十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