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手掌心發出白毫光灑滿我的全身


師父慢慢地將不知名的能量推進我腦袋裡,突然心中委屈苦悶的感受消失得無影無蹤


(台北)常凱琍,黃秉權

 
  1. 從半信半疑到全然相信。
  2. 師父的大威德力保護著我們。
  3. 誓願全力以赴依教奉行,利益十方眾生。
2012-11-05

凱琍與秉權的心得見證:


  凱琍在今六月初入門,當時為了裝潢房子的糾紛感到非常的無助與不安。因為我買的中古屋房子有一面牆漏水,造成隔壁鄰居大淹水,但一直找不到漏水來源。剛入 師父座下的第二天,第一次自己在家禪定時,莫名的想把心中累積已久的煩惱與不安一併發洩出來,淚流滿面幾乎停不下來。突然間我眼前一道白毫光佈滿我眼簾,一位穿白色衣服黑色褲子的先生走向我,直到走到我前方約不到半步的距離。我有些嚇到,仔細一看是 師父來了,我確定這個人和新班法會上所看到的法相是同一個人。我趕緊睜開眼確認我是不是還醒著,又閉上反覆睜開又閉上,但畫面一直都還在。後來 師父右手突然很快地高舉手掌心朝下,好像充滿力量似的,手掌心發出白毫光灑滿我的全身,慢慢地將不知名的能量推進我腦袋裡,突然間我心中委屈苦悶的感受如同一股輕煙般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再也不想哭了,也不覺得事情有那麼嚴重的感覺。那時我真正感覺到什麼叫換了個腦袋,就是這種感覺!
  
  一下座我趕快把這件事與當時還未入門的秉權師兄分享,他也只是笑笑沒太大的反應。到了第二天,我想想昨天真的很不好意思,第一天禪定就哭成這樣,害得 師父趕來安慰我,所以一開始禪定時,我就把房子裝潢糾紛事情的來龍去脈,在心裡一一和 師父說明解釋一番。才說完我眼皮開始一直跳,跳到我都可以看到外面,突然間我眼前出現畫面,是在我新家巷口,  師父就站在我房子前面, 師父突然兩手張開,好像耶穌一樣,兩手掌心朝前發出白毫光罩滿我新家,後來 師父騰空,手的姿勢一直沒變,把我家一到四樓層全部照過一遍,一層也不漏掉,騰空到四樓後,畫面就消失了。畫面沒了我又哭了,哭的原因是 師父幫我保護這個家,而且一個地方也沒漏掉,真的好感動好感動。
  
  第二天一早,我竟然接到現在幫我裝潢的工頭打給我,說抓漏抓到了,我又哭了一次。所以從禪定的第一天到第三天沒有一天不哭的。我知道 師父不管我看得到看不到,祂一直都在。   師父是真的!而第一次參加如來正法班時,我整個嚇傻了,我才發現 師父用手掌蓋住我的頭頂叫做灌頂。最後 師父會替全場師兄師姐加持,像耶穌的姿勢一樣,手心朝前發出白毫光,叫做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大法印的印心,加持與度化。這一切一切我入門後前四天就看到了, 師父真的是真的!

  之後我也將我這一切的親身經歷,分享給我們診所的院長黃秉權醫師。秉權師兄雖然半信半疑,但因為身為牙醫師的他,工作上長期累積所承受的種種壓力,也很想藉由禪定的方式得到心靈上的紓解;於是主動和我提出,想一起入門參與禪修禪行的行列。所以我直接接引黃醫師入門,也沒有讓他聽分享會。

  秉權師兄在九月初入門,入門當天秉權師兄說,當老師說我們此刻正式成為 妙禪師父的門下弟子時,秉權師兄右眼眶感到濕濕的,心靈深處突然出現一個聲音:「我回家了!」但秉權師兄還是認為這一切的感覺並不代表什麼,也不以為意。每次到精舍對於所有的感恩,只是抱持著入境隨俗的心態,是這裡的團體文化。但不知為何,每次新班法會或佛理教導會坐在他旁邊的師兄姐,每次在說感恩 師父時,都是最大聲的那一個。他常常在心裡想:難道感恩的程度真的會與音量成正比嗎?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大威德力, 師父是大成就明師,更不用說是佛心印心,這些在當時秉權師兄的心裡永遠只是個問號!

  但自從入門之後,秉權師兄周遭的事情總是被妙轉似的,都很順心如意。入門不到三週,從台大校友會會長順利升官為台大校友會常務理事。秉權師兄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是第34屆的,但前面31到33屆還有人沒擔任過此職務,照理來說應該還不會輪到他。更讓他覺得奇特的是,診所有一位助理,總是遲到也常常請假。有一天秉權師兄決定在發薪水當天,順便和這位助理提資遣一事;當他正要按分機叫這位助理過來時,竟然被助理搶先一步按了分機,主動和秉權師兄提離職。這些事秉權師兄總覺得好像是 師父默默地替我們化解,但又覺得一切好像是碰巧似的,抱持著半信半疑的心態繼續依教奉行。

  直到有一天,今年11月3日凌晨12:30左右,秉權師兄忙完工作,開始做今天未完成的功課:每日一禪定。但其實思緒仍被繁瑣的case綁架著。才剛上座,心中浮出一個植牙病患的case:他是一位台商,他植牙的部位已經重覆種三遍。植體就是人工牙根,植入植體後他的骨頭長不好,無法咬住植體,造成植體一直鬆動,所以重覆種三遍。這原理就如同鎖螺絲般,同一個螺絲洞,如果反覆鎖上又拿起來,鎖上又拿起來,這螺絲洞會耗損而撐大。秉權師兄想,如果再鬆掉的話,乾脆就建議病人改成活動假牙好了。做了這個結論後,秉權師兄決定開始乖乖禪定。

  才剛想完,秉權師兄眼皮開始一直跳,腦海裡突然浮現 師父, 師父的臉色紅潤,兩頰好像彌勒佛般的輪廓,駕著如蓮花般的雲朵,以禪定的姿勢,合十,閉著眼睛,背後發出白毫光。好像從大老遠的地方趕來似的,突然對秉權師兄說:「你絕對不可以這樣做!你如果這樣處理,之後會有很大很大的問題產生。 師父告訴你接下來該如何做。首先你先約這病患明天下午來照個片子,確定植體尺寸要多大。再來你可以問兩家廠商有沒有你要的植體size。你可以先和你常叫貨的廠商Osstem,用庫存的植體去換最大直徑size的植體,可能size不夠用,但先問Osstem,你可以不用再花錢買。如果size不夠,你可以連絡另一家廠商昇碁。它應該會有你要的size,只是要用買的,這樣一來你這case會賠本,但至少事情解決了。最後你要做的就是約病人星期一下午5:30的時間幫他再次手術,他應該會有空。還有你就這樣告訴病患:因為他天生牙槽比較大,現在廠商有出比較大size的植體,也許這狀況就會改善。這樣和病患解釋,他是可以接受的。記得星期一不要為了趕上佛理教導會而影響到你,慢慢來,如果趕不上佛理教導會就算了,把病患處理好比較重要。這件事一定要愈快處理愈好!」

  秉權師兄當時回答:「但我星期一晚上要參加佛理教導會,我只有這時間有空,而且我只差這一次的佛理教導會,下週我就可以參加如來正法班了。如果我和凱琍師姐說,她一定會生氣說我找藉口。」 師父回說:「你下星期四中午不是不用開會嗎?」秉權師兄嚇到,因為秉權師兄不是每一週的星期四中午都不用開會。 師父繼續說:「你叫凱琍師姐幫你預約星期四中午的菁英佛理教導會,你一樣在同時間可以看到 師父。」秉權師兄聽完流下淚, 師父開示完,仍在秉權師兄的面前微微笑著。秉權師兄不斷地感恩 師父,並和 師父說:除了每月弘法護持金外,還要護持隨喜功德金。還告訴 師父在接引利他的部分,因為實在太忙,但在能力範圍內會盡量行。

  後來秉權師兄下座後,馬上與我分享 師父剛剛為他的慈悲開示。我呆坐了幾秒問他說,會不會是你自己想出來的呀!秉權師兄說:「不可能!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用這種方法。而且我曾有為此case請教Osttem指導教授過,指導教授建議用另一種埋入式方法,但成功機率不高。這個方法真的從來沒有人跟我說,更不用說是自己想出來的。」秉權師兄說最讓他最動容的是,  師父竟然把依教奉行的事,擺在弟子的事情之後,只希望我們能過得平平安安的。而且秉權師兄很懺悔自己其實並沒有很投入在行四大法,一星期還只是空出一個時段,每週新班法會和佛理教導會輪著上而已。到了第二天, 師父所開示的真的都一一印證,病人照 師父開示的時間來;廠商真的是昇碁才有8mm的植體;病人聽了 師父開示的解釋也非常滿意地配合醫療計畫,真的是佛曰不可說!

  從今以後,佛弟子常凱琍與黃秉權,願以金剛之心全力以赴依教奉行,幫助身邊有苦難的人離苦得樂!成就佛道,利益十方眾生!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佛弟子以上心得分享見證為真誠屬實,若有不實,願自負責任!佛弟子願無條件提供佛教如來宗及同修弘法利益眾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