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師既得,只欠吾心

     師父救度那場車劫中,我悟到無常跟業力像禿鷹一般無所不在盤旋四周

 

彭紹威

 

身上的西裝、甚至太陽眼鏡,奇蹟似的完全沒有損傷,連一顆扣子都沒脫落!彷彿瞬間被只無形的手握在掌心,連脖子都沒扭傷!經林口長庚醫院急診判定,僅腦震盪而無外傷。

2012-10-22

 

    一直以來,都算是個晚睡的夜貓子,如果你能夠想像閉上眼睛,顯現著的,是成千上萬雙星星般閃亮的眼睛,忽遠忽近的看著你,最後壓制你的身體,動彈不得;腦袋裡面,充滿著跟火車經過一樣震耳欲聾的鳴笛聲嗡轟乍響;如果,從孩提的時候,睡覺反而是種苦差事,應該很快就發瘋了吧!所以每晚總是拖到深夜逼著自己無力抗拒的臨界點入睡。辛苦的父親是個公務員,為了養育三個調皮的男孩與房貸、學費、跟起床後睜開眼睛,似乎都會有意料之外的花費!逼著他兼差講課來養活一家五口。母親則是為了照顧生病臥床大半輩子年邁的外公、老是闖禍的三個小孩而鬱鬱寡歡著滿天埋怨。其實,跟更糟甚至連溫飽都成問題的家庭比起來,其實該知足常樂吧!可是家中的氣氛一直處在低氣壓裡,只好把自己當成螢幕前的觀眾,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看著好像沒有下檔日期的灰色肥皂劇,看著自己有形的身體在裡面跑龍套。父親近五十歲生下我,跟兩個哥哥年紀有些距離,沒什麼互動跟交集,甚至玩鬧起來,如果說是騎馬打仗的話,我反而得扮演是跨下的那匹馬吧!
 
    記憶裡的家,總是充滿著母親的嘆息與無奈.....長年失業、酗酒的二哥,總是以死與燒掉父親辛苦建立的家來要脅!無論最後算是家中唯一能跟他談得上話的我,也無法勸說離開台灣,才能離開他身旁這群損友的連累與糾纏。整個家,像似跟厄運打了個死結般的朝向烈焰的深淵墜落.....
 
  近四十年的人生,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歲月在複雜糾葛的情愛關係裡翻攪空轉著。
 
 看著另一方從理智到情緒崩潰,從來不認為能言善道自忖思考邏輯條理分明的自己存在著毫釐的缺陷,直到八年前的某一天,當時的女友連續幾次試圖自殺未果,眼神著魔似的灼燒吞噬了我所有理智跟世間一切事出必有因的看法,轉而投入修練靈性神通的法門,希望能夠逃遁出因果業力的束縛,出脫現代醫學所無法解的靈障以及業力引爆。
 
 事實擺在眼前,即使訪遍靈山淨土,招得陰兵陰將,肉眼所不能及的法器;再厲害的次第法老師也無法幫助度化,反而連本帶利的伺機反撲而來。
 
 感恩  妙禪師父慈悲的藉由眾師兄師姐千手千眼地引領入門,入門的第一周不知不覺間,八年來凡打坐必靈動的狀況消失了,不吉時辰出入郊區也得清靜自在,不用持咒招喚靈界力量護持;同樣的應對進退,換來家人朋友以及異性正常的互動與回饋;失業的二哥竟然在入  妙禪師父座下的隔週的一個晚上主動找我徹夜長談與懺悔。當他問著: 是否還憎恨他把這個家敗散如此;其實捫心自問地很淡然的回應: 早就釋懷、恨意無存!因   師父的開釋與度化。至少,這個暮沉的家從自己誠實省視的轉念乍現出轉機的曙光!次月初,二哥便依著二嫂的安排展開海外的嶄新人生,父母親最放不下、愛恨交織的矛盾,自此煙消雲散!父親被確診的帕金森氏症,依大夫的說明,屬於不可逆的病症,也就是最好的病況就是現在的模樣不會轉好。尿失禁、眼神渙散、意識不清,居然在自己入門後三個月後開始轉好;主治大夫看著父親居然回復到可以自行搭乘公車捷運就診、上下家裡四層樓梯而減少用藥;母親也重展笑顏鮮少怨嘆。從小到大皮膚過敏的紅斑跟脫屑反覆覆發的困擾,入門月內幾近不藥而癒!這一切的不可思議、難以想像的轉變,都在入  妙禪師父座下後,不知不覺中,接二連三的發生。放下了總是兵戎相見定高下的次第法,反而找回了心安心定的本我與清靜自在。
 
 2012年的十月三號,早上九點十分,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上班的路上,熟悉的路線、熟悉的紅綠燈 很有把握的時間點、去機場的路上,看著眼前持續的綠燈、空曠的十字路口。無常,一個很抽象的辭彙,該怎麼解釋都說不精準的我,在那個時間點,老天直接示現!一個沒踩煞車,違規左轉的休旅車,直接撞進開車的自己左耳方向,瞬間昏迷。車子則是一好心駕駛提供的行車紀錄顯示:被強烈撞擊翻轉一圈、撞斷路邊的警示桿,摔落路旁一片深約一米半的廢田裡,車頂朝下,幾近全毀。安全氣囊的感應元件因側撞無法感應而無動作。按照警方的紀錄,約莫七八分鐘後,由路旁好心路人將我從尚未變形的後車門拖出把我喚醒。身上的西裝、甚至太陽眼鏡,奇蹟似的完全沒有損傷,連一顆扣子都沒脫落!彷彿瞬間被只無形的手握在掌心,連脖子都沒扭傷!經林口長庚醫院急診判定,僅腦震盪而無外傷。仔細勘查現場跟前後路線,恍然發覺,如果不是為了閃避砂石車輪下飛出的石子刮損前擋玻璃而走慢車道,經過這撞擊,幾乎可以推測將會像撞球一樣,直接撞進快慢車道間分隔島上的燈柱。如果發生在路程上其他路口,則是按角度直接撞進民宅或是工廠垂直的牆腳。輕則毀容斷肢,重則一命嗚呼,自忖稍有感應力,行車技巧又很有自信的自己,事前一絲預兆跟奇怪的感知全無。原來,無常跟業力,就像是禿鷹一般,無所不在的盤旋四周、計畫著一切人們所謂的---意外!腦中一片空白裡忽然呈現  妙禪師父慈悲的法像,跟一個震撼我心的意念---重業輕償。曾經年少輕狂的自己,因為犁田摔車骨折住院,看著醫護人員跟警消,推送著其他因更輕事故而入院的傷患哀嚎或喀血的經驗,我深信,失憶又毫髮無傷地被拖出殘骸的狀況無法跟僥倖聯想在一起;強烈而唯一的連結,是一位大成就明師 妙禪師父的度化!
  
 雖然過去修習靈性神通故,盤座在石版、樹根、雪地裡竟不覺苦好似神功護體;反而現在禪坐在圃團墊上連單盤都酸麻難忍,相信已入門開悟的師兄師姊們一定能體會,再苦,看到了 師父引領著回家的路標與方向,即便千里遠、鞋穿指爛、匍伏跛行;明師既得,只欠吾心.....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感恩眾師兄姊
紹威懺悔合十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