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逃離鬼門關

 

入門才九天 師父就讓我中重業輕償

 

張子喜

 
醫生及護士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一般人中風即便復原,多少都會有點後遺症,臉型都會變歪,我完全看不出來有中風過,真的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讓我經歷這兩次惡業引爆在鬼門關走過兩次被 明師所妙轉給救回來
 
2012-11-15

 我從學生開始就是一位愛好運動的人,從國中到高中都是學校的籃球校隊,畢業踏出社會工作也都還有參加校隊,慶幸自己一生中所參加的球隊在比賽中也拿到了多次冠軍獎杯,因為靠打球的關係,民國64年畢業第一份工作是在中油公司做了一年多,民國66年又轉到銀行工作,因為嫌錢少民國73年又去找了一份晚上兼差的工作,是在當時的中央日報做發行的工作,負責全台各地報紙數量控管工作,一直到民國92年報社因為政治因素停刊,就沒有再兼差做兩份工作.

 

也是在報社工作時認識了接引人我的師姐,在民國85年間忽然有一天晚上看到這應該是男生才做的動的粗種工作怎麼會有一位女士三更半夜不在家休息睡覺跑來做這麼吃力的工作 經過詢問才知道家中狀況需要一份工作收入貼補家用,也因為工作關係就成為很要好的朋友。

  而在民國94年因為政府政策關係,銀行又因為合併因素,要求老行員加領優退多給7個月薪資讓我們提前退休,民國94年退休後生活就悠游在平常跑跑步,每到假日就爬爬山,還有持續不斷的運動,身體一直鍛鍊得非常結實,生活上也沒有什麼煩惱,一切都很順遂,
 
民國95年休息了一年,民國96年覺得太無聊又去找工作,是在最高法院開公務車載庭長上下班,很單純輕鬆,一直到民國100年6月份師姐忽然跟我說要不要跟她一起來禪行,當時第一直覺是跟宗教有關係,其實我對宗教信仰都抱持著尊重的態度但不偏好與排斥,完全沒有基礎信仰,就跟她說我的生活過得很好沒有需要便直接回絕她,但師姐並沒有打退堂鼓,他持續接引我三個月的時間我都不為所動.
 
在7、8、9月這段日子,每個星期六早上10~12點我們倆在學國標舞中午吃過午飯我就騎車載她到師大分部,她去上如來正法班,我則調頭回家,真要感謝師姐不捨不棄 最後實在說不動只好拜託女兒師姐出面,對年輕人我比較不好意思拒絕,也就勉為其難答應,也要感謝師姐的熱心出面,於是2011年9月10日正式入門,才剛入門對 師父根本不了解,都還沒搞清楚結果在9月19日 師父在我身上示現出不可思議的聖蹟.
 
當天早上身體感覺不舒服,有冒冷汗一直拖到下午下班,平時固定是下午6點下班,數年如一日,當天忽然有個想法想提早半小時去醫院檢查,平常生活習慣即使要去醫院也是先回家吃完晚餐才會到醫院去看病,事後回想事情發生經過這絕對是 師父妙轉渡化,只記得車子停在什麼方向,至於去掛號找醫生就診做心電圖檢查過程完全沒有記憶.
 
就在準備去做心電圖檢查的同時因為背了一個背包,問護士背包要放哪裡,護士回答放椅子上即可,就在放背包的同時,整個人瞬間倒地猝死,臉色發黑,突發狀況護士小姐也嚇到,還好醫生診間就在對面,馬上喊醫生急救,先做CPR沒有效,緊急送到急診室繼續急救,最後用電極在胸口電極六下終於恢復心跳,胸口也留下六道燒焦的痕跡非常的痛,醒來時手腳都被綁著鼻子插著管戴著氧氣罩,當時心想平常的我非常注重飲食健康,在所有同事的眼中我狀況好的像一條牛,怎麼那麼不堪一擊就倒下,我自己都不相信這個事實,入門前師姐曾說只要入到 師父門下的弟子, 師父就會保護我們的人身法船,還有家人的生命安全,果真應驗,
 
真的要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師父慈悲大願普渡眾生,只要是 師父的弟子 師父就會保護我們的人身法船妙轉渡化弟子,我才入門10天尚未清楚 師父是何許人也,結果我的業力引爆, 師父的大威德力輕易就妙轉讓我能第一時間獲得緊急的醫治,人身法船免於受到傷害,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要知道眾生即使有再高的知識權力、再多金錢,當業力引爆痛災難苦厄發生時全都一籌莫展毫無方法抵抗,而這次生死體驗讓我全然相信 師父真的是一位大成就明師,讓我重業輕償。
 
  經過醫師診治後須轉診到台大醫院才有精密儀器做所有檢查,檢查結果找不出任何病因,無奈醫生只好在心臟外胸口裝置了一台去顫器,也稱為電擊棒,目的是怕心跳過快或過慢就會自動電極讓心臟跳動恢復正常,10月1日開刀,10月8日就出院回家休養,回家後馬上聯絡師姐護持我上如來正法班,終於在10月16日上了第一次如來正法班
 
第一次上如來正法班時當 師父正在上法座的同時我的眼淚就不停的流出來,當時師姐護持我上如來正法班坐我旁邊告訴我說我的本尊靈性及所有靈性團隊在向 師父感恩,感恩 師父慈悲妙轉渡化,讓我的人身法船還能健在,能繼續跟隨 明師修行,時至今日每週的如來正法班從不願缺席一次,每場必到
 
在今年8月23日早上心臟裝置的去顫器忽然短路,莫名其妙連續電極我的心臟26下,整個人變得很恐慌,因為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被電極,內心非常害怕趕緊拜託人叫救護車直接到台大急診室聯絡去顫器儀器廠商,到了下午4點才帶著儀器來檢查,經過檢查結果查出原因是連 結去顫器到心室的一條線路鬆掉了,就跟家裡電線短路電器就不能使用,這個去顫器因線路鬆動接收不到正確訊息就任意亂電極,超級恐怖,經廠商向主治醫師報告情況,主治醫師要求必須馬上住院,隔天要第一個開刀更換線路,不得已只好馬上住院
 
隔天第一個進開刀房,冰冷的手術台四肢被綁著動都不能動,只有胸口局部麻醉,頭腦是很清醒,醫生的手術刀此起彼落血跡斑斑,一直沒有停過,當時心情是害怕到了極點,在住院的當天晚上師姐特別跟我說明天在開刀時叫我只做一件事,就是觀 師父住位,第二天一進手術室在手術台上就拼命一直觀 師父住位沒有停過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那種感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唯有自己親生體會才瞭解是什麼感覺,簡單的說當你躺在手術台上整個背脊是冰涼,忽然間有一股暖流充滿全身,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還可以跟醫生閒聊,很快兩個小時過去,手術順利完成已中午11點30分,手術過後必須靜靜躺著12小時都不能動,醫生交代要我躺18小時,沒有辦法只好躺著
 
到了第二天早上整整躺了18個小時不能動,那也是非常痛苦的事,終於到早上心想躺那麼久可以下床走動好高興就想到樓下走走,誰知道從5樓搭電梯到1樓才出電梯門口不到10步忽然感覺身體不對勁有狀況,當時是太太陪著我一起走,就在那一瞬間叫我太太趕緊扶我,在這同時扶著我太太的肩膀整個人就往左側倒下去,太太也被我拉倒在地上,夫妻兩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趕緊請人叫醫生
 
很幸運是在醫院發生狀況,醫生護士趕緊來急救才知道我是中風,馬上採取必要措施,照X光發現右腦全是一片黑,心臟打出來的血栓堵住腦血管非常的危急,必須緊急處理,否則也會有生命危險,當時醫生評估我才開完刀有傷口不適合注射藥物方式以免血液會從傷口噴出,情況非常危急只有自求多福,靜觀其變,當時太太不敢做決定只好聯絡我家大哥師兄從新竹趕上台北來,當時大哥師兄叫我一直觀 師父住位,我聽話照做沒有停過
 
在這過程當中醫生也會不斷的測試我的左手及左腳的反應感覺,還要我說出家住哪裡,嘴有一點歪了就這樣不斷重複測試,毫無進展,我一直觀 師父住位太太一直陪在旁邊不斷地抓我手跟腳,到了當晚8點左右忽然之間左腳稍微可以動有一點感覺,左手也能出力,太太趕緊跟醫生講,醫生趕緊測試左手及左腳情況,醫生及護士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情況持續越來越好講話也完全恢復正常,一般人中風即便復原,多少都會有點後遺症,臉型都會變歪,我完全看不出來有中風過.
 
真的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讓我經歷這兩次惡業引爆在鬼門關走過兩次被 明師所妙轉給救回來,唯有大成就的 明師才有此大威德力,我的師父 妙禪師父絕對是一位大成就的明師,唯有跟隨大成就明師修行才有機會回到如來的家。
 
  我和太太在75年結婚,兩人婚姻生活非常不融洽,兩人的個性與脾氣都非常倔強,互不認輸,常常話說不上兩句就開始爭吵,經年累月都這樣,逐漸為了避免爭吵在家中開始完全沒有互動,完全各自過各自的生活,連正眼都不瞧一眼,即便在家都把對方當陌生人看待,不會說一句話,這種生活一直到我第二次進台大醫院住院開刀後,當我照著 師父的開示四個方法依教奉行後,夫妻倆之間情況漸漸改變了許多,有互動也不會再大吵,互相會關心對方.
 
也因為我的體悟以及改變,也跟大哥、二哥們分享,大哥及二哥也陸續相繼入門,在日本的大姐當大哥跟她分享說我來到 師父座下被 師父妙轉渡化及夫妻感情的改變,大姐兩眼淚下非常感激 師父讓我的改變,今年十月也因姪兒結婚特別從日本回來也入到 師父門下,心想我何德何能 師父跟我無親無故,卻三番兩次妙轉渡化,讓我重業輕償,圓滿我的夫妻生活及人身法船,這世上有誰能無條件做到這些事,唯有大成就明師才有這樣慈悲心,我們的師父 妙禪師父就是大成就明師。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佛弟子張子喜誓願跟隨 妙禪師父成為千手千眼,讓更多的人得遇明師,且要不斷依教奉行,一心不二心直證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佛弟子張子喜以上心得見證,一切屬實,若有不實我願意負一切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