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妙禪師父慈悲加持渡化家父業力與靈障,救命,更阻止家庭業力的連環引爆

 

(台南)吳威毅

 
家父彬榮師兄(當時入門約一個月)突然在家中昏迷不醒,就不再認得人、不能與人正常交談、大小便失禁,且眼睛不停眨、雙手一直往返在身上到處抓,很像坊間所稱的”中邪”..
2013-02-06

在民國100年初,自己因同事老友的引薦,有機會在公司和幾位同事與懷維老師(當時是師姐)一起午餐與交談,在好奇心的驅使及人情壓力下,於民國100年3月1日以實驗心態加入佛教如來宗,開始在 妙禪師父的座下修行。自己為了客觀地進行實證,正式入門前,未曾參加過任何一場禪行分享會,直到入門約三個月的5月20日才參加第一場分享會,使自己不在“被催眠”情況下進行實證,尤其以為他人的悟與得,不必然也不會是自己的;也唯有自己的如實驗證所獲得的成果,才是屬於自己的。
 
入門初期,對於依教奉行中的接引利他不能理解,以為“沒有開悟,怎能接引利他”,自己當時曾在佛理教導會上提問,但心中的這塊石頭卻一直無法放下,只能以滿腦子的問號告訴自己是因為要利他所以行接引,但總是懷疑這跟直銷有何兩樣?!但因入門第一天就對禪定結束時的功德迴向,心中有所感受,且後來的觀察,也被精舍護持師兄姐的真心與整體運作的純正所吸引,因此即便心中有疑問,仍嘗試每日一禪定與每週一法會,並同步參加佛理教導會與各種組聚,不斷吸收與觀察。
 
就這樣邊抱著疑惑、邊實行的情況下,約莫過了一個月,發現禪定的好處:不僅原先已困擾自己多年的早晨流鼻血未再發生,一直被建議可開刀改善的肥大性鼻炎也獲得極大的改善,甚少再鼻塞;而心理上的定,也生起無畏心,與人應對或面對自己時的念頭覺知力,也被開啟出來。凡此都讓自己開始覺得此法門可能真的如師兄姐所廣傳的,是一個能同時圓滿身心靈的妙法。
 
在入門滿一個月後,第一次參加 師父主持的如來正法班(當時還在高雄精舍),禪定時往外觀,即觀到黑色莊嚴立姿移動佛菩薩像。之後在第二、三次參加如來正法班,分別在高雄精舍禪堂內、外的座位,在禪定中觀到:如太陽般的大圓滿佛光、燦爛耀眼閃爍的金白光、亮眼但不刺眼如太陽光普照的無量金色光,所感受到的是莊嚴靜謐的證量,伴隨著如冬陽般溫暖的氣感,整個中脈似被充飽貫串,處在很是舒服、安定、寧靜的狀態,直到禪定結束。同時也見證了這一句話:精舍是 師父的淨土,無論身在精舍何處,都能接受到 師父的大威德力。
 
之後又陸續在 師父帶領禪定時,觀到諸多殊勝景象:週遭充滿無量燦爛金光,並滲透全身,感覺似已與週遭交融在一起,並直接定入其中;也曾觀到閃爍的金光瀑布、金光雨,以及感應到從頭顶中脈向上直衝的擎天柱;其中在禪定第一次觀 師父法像住位時,金字塔狀金光直接由上向下籠罩全身, 一小尊金色禪定狀 師父像降在自己頭頂上。除了感恩讚歎 師父的無私慈悲與加持渡化,更感恩 師父以如來正法教導弟子的正念正行:對所觀殊勝景像應抱持不求、不取、不捨、不辯的態度;不自滿不傲慢不藏私,而應以追隨 明師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為終極目標;應珍惜殊勝因緣所具備觀的能力,而有更加倍的心行。每每想起 師父的諄諄教誨,心中總有無限感動,而熱淚盈眶。
 
隨著自己開始參加 師父親帶的如來正法班,體悟與感受日深,接著也開始經由分享會,接觸師門中開大悟師兄姐的真誠見證,與他/她們為利益眾生的無私奉獻。心中逐漸燃起一個信念:"若不能利益眾生,個人修行與開悟又有何用?"。隨著持續的分享利他、接引輔導,以及伴隨的衝突、被質疑與挫折,但看著周遭朋友同事的正向改變與聖蹟呈現,這份信念似乎不減反增,也漸能理解,為何在 師父的別教期(不公眾宣傳,不陌生接引,只透過其弟子來接引其親友),是給弟子行的機會,是用來磨練個人利益眾生的決心,並在過程中行無量功德,開大悟,且撐大法船以利益更多眾生,是真正利他、行中開悟的法門;也漸能理解,若身為凡夫俗子的自己,都還會擔心因自己的怠慢,而延誤親友或他們家人,獲得解救的一個可能機會與時效。那麼一個已證佛道的大成就明師,那心中的不捨,相信絕對是更大更不忍。從這角度看,也就不難理解 師父為何這麼要求利益眾生,絕對不希望他的金剛弟子自私。
 
在民國100年9月底的一個晚上,家父彬榮師兄(當時入門約一個月)突然在家中昏迷不醒,緊急以救護車送醫院急診室。在途中,從上救護車張開眼睛後,家父就不再認得人、不能與人正常交談、大小便失禁,且眼睛不停眨、雙手一直往返在身上到處抓(醫師診斷證明書稱為是急性認知障礙與意識不清),因此在急診室被要求作保護性約束,雙手綁在病床上,避免拔除身上的治療管路而影響治療與安全。當時家父的症狀,很像坊間所稱的”中邪”,甚至自己家人的姻親中有乩身神通指出:是因先前台中老家的祖厝被拆,造成沖煞家父導致。若不儘速處理,一個月內,會從家父到家母,到我自己接連倒下。
 
在醫院住院期間(約8 天),使用所有儀器設備(包括核磁共振攝影 MRI),都無法找出確切病因。感恩師兄姐與老師的關心與回報,更感恩 師父的無私慈悲,在第二天就打電話關心,也要求身體上問題要與醫師配合,並在第三天高雄如來正法班前,親赴醫院探視家父後,馬上為家父加持渡化,在約莫10分鐘的眼對眼渡化過程中,家父由原先眼睛不停眨、精神渙散不集中、無法與人言語交談,轉而逐漸眼神定住,並在 師父的加持渡化結束時,隨我複頌”感恩 師父”, 之後沒多久家父就能認出我,並想要看報紙。當時 師父告訴我,家父的病症是業力引爆、靈障攻擊所致,並開示:醫院靈障多,若家父身體檢查沒問題,要盡快出院。 師父在離開醫院前,伸手臨空在家父病床四邊開光,當時老師們與我站立在 師父身後側,自己當時感受到極為強大的證量,並因此而身體不由自主晃動,自己當場叩恩,以表達心中激動與感恩讚嘆 師父的大威德力及慈悲渡化。接著幾天,雖然家父因此而在醫院逐漸康復,但因醫生慈悲,在查不出確切原因前,並不希望我們貿然出院,因此直到第八天才得出院調養,但醫生仍擔心不出一個禮拜,就會再回來掛急診。家父離開靈障多的醫院後,如 師父開示的,家父整個健康狀況,大幅並快速提升改善。出院一個禮拜後回診,能自己走進問診室與醫生交談並回答問題,醫生除了訝異外,並開出處方簽:每兩個月回診拿藥即可。家父出院至今一年多,不僅如 師父所交代的參加了如來正法班,並先後再為家父加持兩次,而目前與家母仍住在台中老家,並參加台中如來正法班。
 
感恩 師父的慈悲渡化!讚嘆 師父的大威德力!不僅加持渡化家父業力與靈障,喚醒救回家父,更阻止家庭業力的連環引爆,顧全弟子一家人;更感恩讚嘆 師父的慈悲與大智慧,不斷提點教導弟子如何心存感恩地,面對當時週遭的一切阻撓與不諒解;教導弟子”互相尊重彼此的信仰”,來避免家人間不同信仰的衝突,讓弟子在身處暴風漩渦中,仍能心安心定的面對一切,度過考驗。
 
隨著不斷行深,不斷護持並見證週遭同修入門後,人生軌道的提升與離苦得樂,甚至脫胎換骨,自己心中的感動與快樂,不可言喻。也因此更加堅定追隨明師,利益十方眾生,才是人生的真實義,也才能活出生命的價值。期許自己在 妙禪師父座下,以成為一個真正的禪行者為目標,真正心安心定智慧開,更有智慧地利益眾生,如此才是真修行真開悟,也才不枉此生此一殊勝修行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