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領我回家的,是我的 師父- 妙禪師父!

宋睿祥

 
1.從無明高傲“若要如何全憑自己”的我,到對大成就明師 妙禪師父的絕對大信,依教奉行
2.在烽火漫天的葉門戰地,開悟,瞭解此生唯一的目的是追隨明師,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
3.見證到 師父大威德力無國界,在美國兩年,見證 師父的慈悲與大圓滿法。
 
2014-02-27

 
從小我就知道我這一生是有目的而來的,會走上醫生這條路,似乎是註定好這一生是要為眾生服務。從大學上大體解剖課時,我就開始思考,這一個肉身的主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躺在檯上的大體老師,和我擁有一樣的器官,卻又如此的不同。
 
從大學開始,我隱約知道要尋找生命的道理,上了心靈成長的課程,找到了人生一些積極的工具,我相信若要如何全憑自己,於是我開始了探索的旅程,實習醫生結束,心中有一股強烈的渴望,想要去世界的盡頭流浪,相信也許在那裡可以找到生命的大理,獨自一人在歐洲,西藏尼泊爾旅行,尋找的過程,讓我不安的靈魂暫時放鬆,但每一次的流浪卻帶來了更大的不安,我對於找到答案是一點把握都沒有,甚至只認為這一生最大的意義也許就只是在出發尋找的過程罷了。流浪的經驗,我覺知到,我這一生要找尋一位明師,但不知道在哪裡,更不清楚何時會遇到。
 
在醫院醫治病人,心中對病人的痛苦與包袱,總是不捨地想為他們分擔,我認為這是做好事,是種福田,這樣會讓自己成就為一個更好的醫生,但卻不明瞭,分擔地越多,自己卻越累,很快地自己的背包就重的再也乘載不動了,靠著若要如何全憑自己的毅力,這一條行醫路,不自量力地,越來越艱苦,入門之前的當下,心裡明白,我已經是完全滿載,當時隨便一個小事,就能讓我爆發,我心中的痛苦是,我知道我無法再承擔病人的包袱,但是心中的不捨,像是看見溺水的人,不忍心不救,但我更清楚,這樣的狀況再下去,有一天我的身體可能會出事。
 
在2009年二月,認識多年的怡青、隆達、元臻、慶鴻四大金剛來為我說佛理,引我入門,雖然當下腦中有許多的評估與判斷,但心中卻很清楚這是我要去的地方。入門當天,在精舍是又流鼻涕又咳嗽,全身不舒服,當時並不了解是 師父在為我渡化身上的沈重的業力,並沒有太多的感受,再加上老師及師兄姐的分享 師父的妙轉讓許多的同修身體的病痛好轉,而稱 師父是一位大醫王,當時我十分傲慢的說:如果 師父是大醫王,那人間何必需要我們這些醫生呢?後來才知,人身會病,是因為心與靈長久的不和諧,醫生在人的世界中,治療人身的苦痛固然重要,但唯一釜底抽薪的方法,是能醫治人的心與靈,心與靈的和諧,身體自然會好。
 
在2009年四月,自己的爺爺因為肺結核,病危入院,當時我的醫學判斷,以爺爺當時的狀況,可能凶多吉少,那週的晚上,本想請示 師父,是否可以幫忙,但其實當時的無明,其實是想考驗 師父,後來才知是要有功德弟子才能請示,但 師父慈悲,只要你發願願意依教奉行,補行功德, 師父依然願意保護我的家人,當時自己的傲慢,當下就想把請示單揉掉,還瀟灑的說:我這一生,最不喜歡欠別人。老師的棒喝:你真的很傲慢,如果我的家人病危,哪怕有那麼一絲的機會,我都會願意試,何況只是要你做那麼簡單的事,你就這樣輕易的放棄。這一棒打醒了我,放下了傲慢,我的阿公也奇蹟順利地出院。
 
    雖然開了小悟, 師父也不斷地開示人生所為何來,就是再簡單不過的三聖教,但心底深處,仍然想要去探索人生的道理,自以為是的我,不相信人生的大理會這麼的容易,於2009年的夏天,我決定再出無國界醫生的任務,當時 師父曾三次對我開示,不要去,但像小孩子已經換好衣服要遠足,但卻被老師說不可以去,當下在地上耍賴了起來, 師父的慈悲,知道我的習氣,給了我如來的棒棒糖,順了我的意,但只對我開示: 師父會保護你的人身安全,但是你要定住,心定智慧生,你才會開悟。
 
    到了葉門,才知道 師父為何不讓我去,一到葉門,那裡的內戰爆發,我工作的醫院完全在戰火的包圍下, 師父其實早已觀到這一切,祂是不捨我的靈在那裡受苦,戰爭事業力的大引爆,所有參與其中的無一倖免,這時我才深深地領悟,在那裡,即便再怎麼救人的身,但靈性的墮落,我們是莫可奈何的,在一個轟炸很激烈的晚上,我害怕到躲在棉被裡哭泣,那種恐懼,是不知道下一秒人會不會就沒有了,當時我只喊著  「師父救我!」奇妙的在一個當下,我感到我的心像是被一隻溫暖的手按住了,源源不絕的力量進到了我的心,那一刻我悟到了原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漂泊尋找人身的真理,其實它一直就被鎖在我的心門裡,只有 師父的力量,給了我那一把打開心門的鎖匙,心門打開的當下,我知道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開悟起修, 師父給弟子每一個行的機會,感恩 師父讓我能將這段開悟的歷程,寫成書“回家的路,是這樣走的”,讓眾生有機會瞭解,人間仍有住世的佛陀,讓更多與 師父有緣的弟子,能來到明師的座下,也找到回家的路。
 
    開了悟之後,變得喜歡待在 師父的身邊,原本喜愛流浪的個性不再,但如來給了我另一個不一樣的考驗,在2011年,長庚醫院有一個可以到美國霍普金斯大學兩年的進修機會,這次的我,學乖了,懂得請示 師父,心想,最好 師父開示不要去,這樣我就可以理所當然的留在 師父身邊禪修禪行,然而正如 師父所開示的每一個人的中道都不同, 師父這次竟然開示:“睿祥,你應該要去!”
 
    在美國,每天需要殺生做老鼠動物實驗,即便是動物,也擁有無邊無量的靈性,在每一次實驗需要而必須犧牲動物時,睿祥都能感受到,動物的靈性往我的雙手攀爬而上,感恩 師父慈悲,不捨弟子背負這樣的業力,在赴美前,傳了弟子一個妙法,在每一次要作實驗之前,告訴這些動物,“我的 師父妙禪師父是大成就明師,因為實驗的需要,必須犧牲你們,我的 師父會度化你們”,不可思議地,用了這個妙法以後,手上不舒服的感覺就沒有了。身為醫療人員,介入人生的因果,人相上好像是慈悲救苦救難,但睿祥越是開悟,越能瞭解在法界裡,是背負了沈重的業力,沒入門之前,睿祥無明,所以不知不覺,而隨著開悟,越來越能感受,承擔業力竟是如此的痛苦,背不動。感恩 師父對我們一家人的疼愛,更讚歎 師父不可思議的妙轉度化,在美國期間, 師父為我們的累世歷代祖先及醫療實驗必須圓滿的靈性慈悲度化。雖然睿祥沒有開天眼,看不到也感受不到,但不可思議地,原本這些實驗動物犧牲的靈性,全被 師父轉為我的護法,讓我這個原本對基礎實驗一竅不通的門外漢,竟然在去年霍普金斯大學一年一度的年輕科學研究獎中,獲得首獎,我清清楚楚瞭解,如果不是師父慈悲的度化障礙著我的業力靈障,轉相關冤親債主為護法,並透過不斷地佛心印心,我是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開出這樣的智慧,有如此圓滿的研究結果。
 
    在美國的第二年,如來的慈悲,一個新的生命來到了我們的生命中,琇瑩師姐懷孕的初期,我們是既興奮又緊張,高興的是,有一群與 師父有緣的靈性團隊,將擁有珍貴的人身法船,而擔心的是,不知這艘小船在母體內,是否能平安的長大。在小佛子雲澤第十二週時,當天早上,我們進行了例行性超音波,看到他強壯的心跳,與靈活的四肢,我們心中充滿了感恩與讚歎,想說小佛子應該沒問題了!然而業力的引爆與侵襲,卻是說來就來,晚上突然琇瑩師姐,大量出血,並伴隨著羊水的味道,即使身為外科醫生的我,也嚇慌了,因為最糟的狀況是羊水破裂,以這麼小的週數,這孩子一定留不住了。
 
    打電話到醫院,院方只淡淡地回答,如果真的流產,他們也不能多做什麼,請我們明天一早,再到醫院確定胎兒是否還有心跳,電話掛下,心中的難過與無助,只能抱在一起,不停地哭泣。我望著床邊 師父的法相,心中想著應該要回報 師父,輾轉連絡上了嬿妮老師,正準備向 師父報告這個噩耗,突然電話的那頭,傳來了許久未聽到的 師父慈祥溫暖的聲音, 師父只在電話裡為我們加持了十多分鐘,整個過程靜默,但我可以感受到當下所有的恐懼與害怕都不見了,最後 師父慈悲地對我們開示:“明天去醫院再檢查,小佛子沒有問題,你們心要定住!”第二天一早,帶著 師父的開示,我們再回到前一天檢查的超音波室,當超音波探頭一放上去,小佛子的心跳與靈活的四肢和飽滿的羊水出現在銀幕上時,我們只有不停地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我們清清楚楚知道, 師父的妙轉,延續了這個孩子,未來與明師的佛緣!
 
從葉門的地獄之旅回來,我知道 妙禪師父是一位大醫王,能解眾生的苦,我也唯有不斷地開悟,直到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也才能成為一位真正的大醫王,不只是醫治人的身,也能醫治靈性的苦,帶眾生離苦得樂,而在美國的歷練,我見證到了佛法無國界,只要打開心門,依教奉行,不論在哪裡都能相應到 師父的力量,而為人父的我,更能體會 師父一再開示的,我把我的金剛弟子,當作寶貝一樣的疼愛,不捨,唯一的目的,就是期望在這一世,也能像 師父一樣見證諸相非相的如來而成就佛道,不再受業力的牽絆,這才是真正的大自由,大圓滿!
 
佛子宋睿祥在此向師父發願,此生必全然交付,依教奉行,實踐妙禪如來的悲智願行,直至通過如來的標準,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
 
感恩  妙禪如來!
讚歎  妙禪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