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桂琴禪行體悟

 

林桂琴

 
困擾我約2年半的睡眠問題是我以往吃藥無法改善,早就習慣了每夜睡覺要起床5~6次的生活,應該說是麻痺了吧;在真正依教奉行後2個月才突然發現我晚上已經一覺到天亮了,頓時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生活上唯一差別在於我入到明師座下依教奉行

原本一切平順的我,自以為沒有修行之必要,但97年6月在大學同學音嵐師姐熱情邀請,基於個人好奇心與自我提昇的期許下終於在97年6月14日入到 妙禪師父座下。只因我願意嘗試,原本自以為良好的人生,從此邁向更圓滿的生命。

入門當時台南如來精舍尚未成立,必須每週六北上參加法會,由於路途遙遠,週六時總偷懶在家安逸渡過週末,所以平均一個月才去台北精舍一次,且用許多的藉口將未能每日一禪定予以合理化。某次在台北精舍法會時因曉薇師姐關心,讓我體會假如師姐可以無私的耳提面命要我們每日一禪定,而我們怎麼可以自已放棄與一位大成就明師印心的機會,便下定決心要做到最基本的每日一禪定,諸多美好就此發生。
在入門當時,困擾我約2年半的睡眠問題是我以往吃藥無法改善,早就習慣了每夜睡覺要起床5~6次的生活,應該說是麻痺了吧;在真正依教奉行後2個月才突然發現我晚上已經一覺到天亮了,頓時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生活上唯一差別在於我入到明師座下依教奉行,才慢慢相信 妙禪師父真的有改變命運的力量。
後來在上班時發現,面對原本討厭的同仁已不再起嗔恨之念,而能心平氣和的情緒圓滿解決那位曾經令人厭惡的同仁的問題了;每天面對同仁眾多問題,自己更能以平靜的心去解答,與同仁相處更能得體應對。甚而多次險些在路上發生交通事故,均因 妙禪師父妙轉渡化,才能有驚無險,包含家人也總能逢凶化吉。
我和俊凱師兄,5年多同事情誼,因為脾氣都不好相處時總是吵吵鬧鬧,5年多前我曾說過”我們2人不可能會有結果的”,然而俊凱師兄在99年5月入門後,在 妙禪師父妙轉習氣後,我們改以感恩的心看待對方,吵吵鬧鬧變成溫馨關懷,終於在眾多同仁期盼下,我們在100年3月完成終身大事;因為在佛教如來宗有明師教導成佛之道,我們明瞭今生苦難皆因靈性業力牽絆,而靈性是為解脫業力成佛而來,而成佛路上我們將彼此相伴提攜。
入門時我無所求,因為我覺得生活沒什麼缺乏;入門後只因我願意依 妙禪師父教導的四件事去行,生活工作皆因 妙禪師父妙轉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更圓滿,這是我3年多前無法想像的收獲與改變,有明師的弟子真的是最幸福的!再多的感恩與讚嘆都無法回報 妙禪師父改造之恩!今生今世,我誓願追隨 妙禪師父行如來正法,願自已也能明心見性,成就佛道,利益十方眾生。
以上是我如實的心得見證, 若有不實願負一切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