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8日
妙禪師父慈悲開示:
「信」明師 才是 師父的心肝寶貝

妙禪師父慈悲開示,弟子只要開了大悟,於法界和 師父的心中就不再是凡人。這時 師父教導弟子的,是怎麼去利益眾生,怎麼成為 師父的千手千眼,怎麼通過如來法則成就佛道。而開了悟、「信」明師的弟子,才是 師父的心肝寶貝。

入到一切世間大成就明師座下的弟子,首要注意的是頭腦不能傷到,至於身體不是很健康,則不是問題。關鍵在於開悟之後,即使只是開小悟,如來都慈悲給予智慧。從那個當下起,就如同不再是小孩子,可以很快茁壯、長大、成熟,然後能對自己負責,對家人、社會、人類有所貢獻。

師父殷殷叮囑,依如來法則,只要是健康、活著的人,都會有正負的意識心,但我們要能掌握自己這艘人身法船的頭腦意識。當追隨大成就明師、開悟以後,弟子會升起對明師的「信」,從此才是 師父的心肝寶貝。 師父開示,在人間成為一個人,極可貴的是「情義」,而所有大成就明師對弟子絕對有情有義,所以弟子對明師更要知情知恩。

妙禪師父慈悲開示,所有開悟的同修,自然發得出對 師父真心的感恩讚歎。而當弟子開大悟後,於法界和 師父的心中,就不再是凡人了。這個時候 師父教導弟子的,是怎麼去利益眾生,怎麼成為 師父的千手千眼,怎麼行無量功德來通過如來法則成就佛道。 師父要弟子銘記,這一世擁有人身法船已是珍貴、稀有;但更尊貴的,是能夠追隨一位通過如來法則成就佛道的明師。人一生不過幾十年,能活到九十幾歲、上百歲的,自古稀有。但百年後呢?百年後身體報廢了,不再是「人」,那尊真正的自己,要去哪裡?

師父再三期勉弟子,既然入了門,成為 師父認可的弟子,這一世一定要發願通過如來法則成就佛道,能夠利益眾生。千萬不要以眾生的無明心、無明行,認為自己怎麼可能成佛?所有大成就明師接納的弟子,只要依教奉行,明師就會以諸相非相的如來與弟子印心,禪定時如此, 師父開示時如此,沒有講話也是如此; 師父眼睛閉著如此,眼睛張開也是如此。從無始劫到現在,明師對所有弟子一律平等,這就是如來法則。

從開小悟開始,弟子這一世不管開悟多大,都要全心全意追隨 師父,在這一世通過如來法則成就佛道。當我們在這樣的軌道中,即使未來圓寂而沒有成就佛道,以後投胎的當世都會再遇有佛住世。 師父也再次開示,當靈性佛從法界投胎人間之前,就已經把追隨過明師、全然依教奉行、真正貫徹始終要利益眾生,但還沒有通過如來法則的靈性找好,因為這些才是明師的心肝寶貝,帶這樣的弟子才有意義。 師父期勉大家,雖然成就佛道者稀有,但一定要依如來法則發這樣的大願,依教奉行,大願大行!只要我們還沒通過如來法則成就佛道,永遠、永世都要深深記住 師父的開示,這就是 師父給弟子的寶貝。

師父靈性佛現觀音相!
靜波與婉琪見證 師父渡化

在佛教如來宗每一場法會前,主持師資或班長均會提醒在場的同修,即便同修沒有感應,但 師父的靈性佛與力量一定會到。8月3日的台北如來正法班,土城精舍趙靜波老師與台北精舍彭婉琪師姐,就分享他們在一場佛理教導會上,同時見證 師父的靈性佛以觀音相示現,渡化弟子業力的殊勝景象。

土城精舍住持師資趙靜波老師,在7月29日中午主持佛理教導會時,一開始身體並無異狀,但一段時間後突然感覺鼻子很不舒服。由於還在主持佛理教導會,不能中斷佛理講述,以免影響同修與 師父佛心印心,靜波老師只能不斷輕壓鼻子,忍住不舒服繼續代師弘法。

當佛理講述完畢,靜波老師下法座,準備回答同修的提問,這時忽然聞到一股很濃的花香味。由於味道太特殊了,靜波老師詢問在場同修有沒有聞到一股清香味,幾位坐在法座前方的同修表示有聞到,大家並試著找尋味道的來源,卻都找不到。

但靜波老師原本非常不舒服的鼻子,這時居然好了。佛理教導會後,來自台北精舍的彭婉琪師姐上前告訴老師,她可以觀到殊勝的法界景象,而剛才她就觀到一尊 師父的靈性佛以觀音相示現,非常巨大;觀世音手持法瓶,法瓶中插著一束看似百合、粉白相間的花,並以花將法瓶中的甘霖灑向老師與同修。

此時靜波老師終於明白,原來剛才聞到的香氣正是 妙禪師父的靈性佛以觀音相示現,並以法瓶中的甘霖清淨、渡化同修身上的業力,過程中散發出來的味道。當下老師對 妙禪師父無時無刻慈悲照顧弟子的感恩心,實在無法用言語表達。

聽了婉琪師姐的描述,靜波老師想起他妹妹趙軒老師的分享。多年前趙軒老師剛入門時,並沒有像現在這樣的佛理教導會,同修們都是圍著圈圈分享。趙軒老師當時觀到同修們剛進來時,臉都是黑黑的,但一段時間後就開始發亮,非常不可思議。

而觀到這番殊勝景象的彭婉琪師姐,是台北市黎明眼科的門診護理人員,一年一個月前入到 妙禪師父座下修行。她說自己能讓 師父找回來,今生的福報造化真的很大。

去年參加台北如來精舍禪行分享會時,進禪堂後看著法台上 妙禪師父的法相,她覺得很眼熟,而入座後她就觀到在 師父法相中間的位置, 師父的靈性佛以觀音相示現,巍然聳立,而且呈現千手千眼的相。同時間,在法座兩側的牆壁上有一文、一武兩尊護法,也是非常巨大,頂天立地。代師弘法師資的法座上,則有一尊小一點的觀音相;台下所有同修坐著的蒲團,都是一朵朵金白色的蓮花座。這樣殊勝的景象,震撼了婉琪師姐。

其實在入到 妙禪師父座下之前,婉琪師姐已有修行的經驗。過去靈修的老師曾告訴師姐,自己所學並非最究竟,總有一天她會遇到一位與她佛緣非常深的師父,帶領她到修行的最高境界。

當時婉琪師姐雖然沒有很在意,但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因為她知道此生此世是來修行的。因此,當她在禪行分享會觀到殊勝的景象,就清楚知道眼前這位師父是自己今生今世所要追隨的師父,於是當晚便入門。之後,婉琪師姐就經常在新班法會、佛理教導會,以及如來正法班,看見 妙禪師父的靈性佛示現,保護在場每一位同修。

婉琪師姐表示,7月29日這一天,她第一次帶著先生黃文嘉師兄前往土城如來精舍參加佛理教導會。因為當天出門較晚,抵達土城精舍時是12點45分,佛理教導會已開始。一入禪堂大門,師姐隨即觀到已經坐定的同修們,身上有一團一團黑色的點狀物體,摻雜著臭味,往 師父的法相,也就是代師弘法靜波老師的方向撲去。師姐同時也觀到, 師父的靈性佛坐在法座上。

在老師講述佛理的過程中,有一些同修陸續入座,他們的身上同樣出現黑黑的點狀物體,味道有如臭襪子,持續朝 師父的法相撲去。她知道這就是 師父開示的「業力」,而 師父的靈性佛正在禪堂內不斷清淨渡化弟子的輕重業力。這樣的景象和趙軒老師的見證相吻合。

此時,婉琪師姐也發現靜波老師的鼻子愈來愈紅,還不時按壓鼻子,看起來不是很舒服。到了佛理教導會結束前,老師的鼻子已紅得像「酒糟鼻」。接著老師準備下法座,回答同修的提問,此時師姐又觀到 師父的靈性佛也跟著老師下法座,並且站在老師右後方。 師父的靈性佛幾乎是同步跟著老師移動,一直在後方護持著老師。

當靜波老師在回答某一位師兄的問題時,問大家是否聞到什麼味道?此時婉琪師姐也有聞到這股香氣,但文嘉師兄並未聞到。就在下一刻,師姐不經意閉了一下眼睛,結果居然在老師與同修之間的位置,即老師法座的左前方處,觀到 師父的靈性佛以一尊非常巨大的觀音相示現,手持插著看似百合、粉白相間花朵的法瓶,並且將法瓶中的甘霖灑向大家,清淨老師與提問同修所在的區塊!原來剛才的香氣正是甘霖散發出來的。

婉琪師姐之後再觀到, 師父靈性佛清淨渡化後的禪堂,散發出雨後般清新的味道,同修身上也散發白色的光,空氣中還持續出現陣陣的清香。此時靜波老師的鼻子也好了很多,酒糟紅迅速消褪,以觀音相示現的 師父靈性佛也跟著退去,但是那一股清香持續在禪堂裡繞梁不去,直到佛理教導會圓滿。

心得見證分享圓滿前,婉琪師姐除了感恩 妙禪師父的護佑與慈悲渡化,也感恩十方諸佛的護持,讓自己能夠觀到如此殊勝的法界景象,並且與所有佛教如來宗同修分享她的心得見證。靜波老師則向 妙禪師父懺悔,入門7年來行得不夠、開悟不夠,並真心發願今後更要大願大行,持續依教奉行,不辜負 師父的期望,一定要在這一世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利益十方眾生。

▲ 妙禪師父慈悲為心得見證的趙靜波老師加持。
▲ 妙禪師父慈悲為心得見證的彭婉琪師姐加持。
中部地區沙鹿精舍 法喜成立
▲ 妙禪師父慈悲為沙鹿如來精舍大門開光。
▲ 妙禪師父慈悲為沙鹿如來精舍禪堂開光。

00:00 /
Faith 大信

曲:馬修連恩